世界名人网
世界名人网|名人文摘|新月文摘|微信版 全屏显示 大字显示 小字显示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名人时尚]

巴黎吻戲:留法女生索吻百名异国男性(组图)

世界名人网专题报道 黄峰编          录入于 December 02, 2009 at 17:46:09:
长相可爱的27岁台湾留法女学生杨雅晴,今年暑假展开“在巴黎吻百个男人”行动。从金发碧眼到黑人,从男模到清洁工,甚至是秃头凸肚男,均是索吻对象。目前,杨雅晴已成功向54个男人索吻,而其记录吻戏的网络博客也一夕暴红。

据台湾媒体报道,在法国进修音乐硕士班的杨雅晴在她的博客上表示,三年前曾突发奇想要跟一百个人亲嘴,并且拍照存证。当她把想法告诉友人后,有人说她疯了,“这跟和100个人上床有甚么两样?你有这么饥渴吗?”他们认为这种行为跟荡妇女巫没差别,杨雅晴因此压抑念头。

在巴黎留学近两年,今年夏天杨雅晴又浮起吻百个男人的狂想。她觉得虽然留学两年可拿到文凭,但缺少了让她“永远自豪的丰硕成果”。在“我想要的,我都有勇气、有能力实现”的想法下,她毅然实行“在巴黎吻百个男人”,并找来摄影师拍照,准备将经历出书。

杨雅晴7月14日开始在巴黎向陌生男人索吻,第一个吻是与美术馆旁的换布景工人,对方还问说:“亲嘴吗?”杨在博客上形容吻的滋味,“就像一片偶然飘入口袋里的落叶。”第三吻则吻后留情,对方在非洲任教师,还邀杨到非洲一游。

暂不愿接受采访的杨雅晴在博客中记录,行动开始后,她曾两周吻过35名陌生男子,最让网友羡慕是吻到一名超俊帅男模。与她亲吻的多数是金发帅哥,但也有清洁工、秃头凸肚男。而与第48名男子亲吻时,还被对方偷咬嘴唇,杨形容“蛮有趣的感觉”。

杨雅晴的博客在网络上暴红,吸引逾110万人次疯狂点阅。但网友评价不一,支持者认为,这是一项大胆计划,人生就要乐于挑战;反对者则担心传染疾病,并指出“根本是以写书为借口找帅哥亲嘴。”甚至还有人酸酸地说:“为何不选在台湾索吻,根本崇洋媚外。”


杨雅晴:我触动了亚洲男人的神经弱点

外形甜美的台湾留法女学生杨雅晴,今年暑期展开了她的“在巴黎吻百个男人”之旅,不论肤色外表和职业,从男模到清洁工均是她的索吻对象。但无论是社区论坛里的网友,还是在巴黎的留学生们,都将她的举动贬得一文不值。是世人误解了这样一个普通的女孩,还是她过于离经叛道?

南都周刊特约记者·春玉 法国巴黎报道

当杨雅晴的故事在网上闹得纷纷扬扬的时候,我特意去她的博客里看照片,心里很好奇:像她这么青春可爱的女孩子,为什么要吻100个男人呢?

3年前,当杨雅晴将想跟100个陌生人接吻的想法告诉友人时,大家都觉得她一定是疯了,甚至认为跟百个男人接吻和跟百个男人上床没什么两样,根本就是妓女和女巫的行为,杨雅晴因此打消念头。但在巴黎留学两年后,她仍对这个疯狂的想法念念不忘,今年夏天毅然开始向百个男人索吻的行动,并找来摄影师拍照存证。

杨雅晴在博客中记录,行动开始后,她曾在两周内吻过35名陌生男子。目前杨雅晴已经成功吻了54个,大部分都是金发帅哥,当然也有清洁工、秃头凸肚男。

“索吻”事件顿时像开了锅一样,引起了激烈讨论。反对者酸酸地说:“为何不选在台湾索吻?根本崇洋媚外。”支持者说:“中国女人的解放是自下而上的:100年前,女人解放了下部(脚自由);6年前,木子美领导女人解放了中部(性自由);今天,杨雅晴领导女人解放了上部(吻自由)。”

杨的家人却始终没有反对索吻,生活单纯、个性低调的爸爸妈妈都是老师。妈妈看到杨雅晴博客里的吻照后,第一时间愣住了,她有些害羞,而杨爸爸的反应却相当自然。杨妈妈说,杨雅晴从小学音乐,个性活泼外向,留学法国有了很多新想法,两个妹妹也都很崇拜她的计划。“我们全家都全力支持,即使全世界都反对,我们也是全力支持,就这样。”

说来也巧,恰好有朋友认识杨雅晴,我下午给她发邮件过去,第二天就接到回复,说很乐意接受采访。此时的我,忽然有些兴奋。

和杨雅晴约在巴黎东站旁边的一家咖啡馆里,她比我先到。一个穿黑色外套黑色裙子的女孩静静地站在咖啡馆的门前,夕阳浅浅地洒在身上,给她镀了一道金边,很是美丽。

我们两人一同走进咖啡馆,在一张靠窗的桌子坐下来。她带了她的小狗妳妳,刚刚坐下,就有一个法国男孩子走上来请求给妳妳拍张照。“每次我带它出来,都有人想给它拍照。”杨雅晴把它打扮得漂亮干净,就像它的主人一样。

说我没有情欲,那很虚伪

南都周刊:你为什么会有这个百吻计划呢?

杨雅晴:很多人认为这一行为很疯狂,其实我一点也不认为这疯狂,我的动机很单纯,我就是想知道跟100个男人亲吻是什么感觉。有些人对我说:你应该把它用艺术手段包装一下,显得神圣化一些。我个人觉得没有必要。在这个过程肯定是有情欲在的,如果说在与这100个人的亲吻过程中完全没有情欲,那很虚伪。我之所以敢亲100个人,是因为我觉得情欲并不可耻,把它表现出来也没有什么错误。

南都周刊:“错误”?为什么这么讲?

杨雅晴:因为大多数人认为这是不道德的,不好的,女人不应该把情欲表现出来。但是我从小受到的教育很开放,对我自己的道德价值观没有产生什么包袱。我家的小孩都比较单纯。从小父母就告诉我们要学会独立思考,要懂得自己来判断好坏对错。所以在做这件事的时候我没有什么道德包袱。我本来打算今年回台湾,但是因为有这个计划,就打算再读一年,拿个MASTER文凭,不过文凭也不是我真正想要的东西,我真正想要的是呈现真实的自己。我来巴黎是为了探索,而不是文凭。现在觉得如果可以亲吻100个人,比拿到文凭更有意义。对文凭不重视也不见得就是堕落的学生,我在学校里成绩也很好,从没有重读过。

南都周刊:但是在某种程度上,文凭是一个人被社会认可的能力价值证明。

杨雅晴:只要自己明白自己的价值所在就可以了,社会怎么看你并不重要。

南都周刊:如果得不到社会的认可,这个人会在现实生活中四处碰壁的。

杨雅晴:我觉得现在的人太多注重社会认可,不太重视自我认可和反思。这件事(索吻)本来很普通,但是引起了这么大的轰动,是因为它触动了亚洲男人的神经弱点:面对外国男人时的自卑和盲目排外。有些人问我你为什么不亲黑人?为什么不亲亚洲人?为什么只亲白人?这说明他们自己就是看不起黑人的,把黑人和亚洲人放在低人一等的位置。这件事见报之后,我收到了很多的邮件,也接受了不少记者的采访。欧洲人的邮件内容会是“很有趣,祝福你”,而亚洲人邮件的内容则是对我个人的谩骂和攻击,骂我是“妓女”,骂我“无耻”。问我“你既然可以和100个人接吻,为什么不跟100个人做爱”?有些人甚至号召网友一起去台中向我家扔鸡蛋。

南都周刊:看到这样的博客留言,你有没有为你家人担心?

杨雅晴:我有打电话给家里。我妈接的电话。她说来呀来呀,我们抓现行犯。

南都周刊:你家人怎么看这件事?

杨雅晴:我们家里很开明,我父母都是教师。他们对别人说:我们家雅晴是什么样的人我们最清楚,不用别人在那里指三道四。

不排除向女人索吻

南都周刊:你为什么要用跟100个人亲吻来表达你的情欲?跟100个人接吻和跟100个人做爱有什么分别呢?

杨雅晴:后者不见得就是下流,只是和外人的一种交流方式。亚洲人大多没有把吻和性分开。他们认为吻就相当于承诺,相当于爱,他们把接吻、做爱、爱情三位一体,如果没有爱,吻别人是不道德的。其实吻和性是不同的,吻一个人不一定要跟他做爱。性和爱也是可以分开的。

南都周刊:那你有一天会不会想到要去跟不同的人做爱?

杨雅晴:应该不会吧。我刚才说性和爱是可以分开的,是因为我觉得应该接受不同的人有不同的价值观,现实生活中有些人这么做了,我对这些行为不做什么评价。但并不代表我个人就会这么做。很多人认为有这样想法的人(性和爱是可以分开的)就是这样的人,会做这样的事,不一定的。这是一个思想包容问题。

南都周刊:如果说是为了体会不同的接吻感觉,为什么不跟男朋友接吻?在不同的场景不同的时刻你也可以有不同的感受。

杨雅晴:因为我想了解男人,或者说人是什么样子的。每一次我和他们的亲吻都很真诚,在和他们真心交流。其实吻就是能量的交流,在这个过程中可以传递给你很多信息。比如在和我接吻的那些男人中,你可以发觉,有些人表现得很羞涩,有些人是为了帮个忙,有些人对我有一些心动,有些人则是出于对艺术的热爱。接完吻后,你看着对方的眼睛,就知道他在想什么。

南都周刊:你刚才讲对艺术的热爱,还有其它缘由吗?

杨雅晴:我本来想写100个吻的故事,每个故事配上照片。恰好这时我遇到毕业于北京航空航天大学新媒体艺术系的向振华。我跟他讲了我的想法,两个人一拍即合,就开始了这个计划。

南都周刊:你想吻的一般都是什么人?有没有外形气质上的要求?

杨雅晴:我觉得他的人生会是比较有趣的人,人生是带戏的。

南都周刊:怎么判断出他的人生比较有趣?

杨雅晴:这个问题比较微妙,要靠感应,不少都是像我一样学艺术的。因为我想写的故事会配有照片,摄影师有时候会要求我选择长得好看一点的,不过大多时候都是我自己在做选择。

南都周刊:你刚才说你亲吻100个人是想了解人是什么样子,那你为什么只亲男人,不亲女人?

杨雅晴:我想亲谁要看感觉,想亲谁就亲谁。我会考虑亲女人,不过到目前为止我还没有看到想亲的女人。

南都周刊:你会亲什么样的女人?

杨雅晴:跟我有类似气息的,看起来很自由的样子。如果看到一个女孩子的眼神不受世俗价值观的束缚,也许我会去请求亲她的。

亲了54个,只对1个有感觉

南都周刊:为什么只亲100个,有些人说100个很容易就办到了,应该亲1000个。

杨雅晴:其实这个百吻计划只是一个探索过程,100个就足够了,1000个没有那么多的时间,到后来也不会有那样的新鲜感了。

南都周刊:在你亲吻的过程中,有没有让你心动的人呢?

杨雅晴:到目前为止,我亲了54个,只对一个人有感觉,亲的时候有些心动。是在法国议会前面的那个广场,那个男孩子很单纯,很害羞,是法国南方人。他在亲吻结束后,静静地看着我的眼睛,在那一刻我有心动的感觉。

南都周刊:你一般是怎么发出接吻请求的?

杨雅晴:看到一个合适的人,我会走上前去,跟他讲我有一个计划,我想写书,记录我在巴黎的生活和观感,可不可以和我一起拍张照,照片主题以接吻为主。

南都周刊:我听说你三年前就有这样的计划,那为什么那时候没有开始做?

杨雅晴:我三年前确实有这样的计划,但是当时在台湾,受到的压力很多,因为还嫩,还在乎别人的眼光,在乎社会价值判断,就没有做。来到巴黎之后,巴黎是个兼容并包的城市,人们特别宽容,你想做什么,没有人管你。再加上我在学校学弹琴,老师总是强调要有自己的特色和风格,要独一无二,学艺术的想什么就应该做出来,要呈现真实的自我。所以现在就这么做了。有些人对我说,如果另外和你一样的女孩子,想亲你男朋友,你就不会让她亲了。我才不会呢,如果真有这样一个女孩子,我会很清楚她的动机,像我一样的,我不会在乎的。

南都周刊:东西方爱情观有什么差别?

杨雅晴:这个可真不好说,我没有交过外国男朋友。不过从总体上感觉西方人很自我,不喜欢勉强自己,不愿意接受了就走。我的爱情观和人生观是一样的:真实地活在当下,想要的就拿,不想要就放。

南都周刊:你在巴黎的留学生活很不错吧?

杨雅晴:我在这里的留学生活?每一天都很快乐,每一天收获都很多,从整体上可以说很幸福。第一年我就是练琴,练呀练,很辛苦。这一年我活得很封闭。第二年我开始走出去,交了很多朋友,了解了很多不一样的东西。我每天都有出去散步,看到很多有趣的人和事。第三年我开始专注自己想要做的事情,把时间花在最值得花的地方。

南都周刊:你现在有没有什么人生目标?

杨雅晴:以前没有,但现在有。我大学毕业之前都是过得糊里糊涂的。现在我的目标就是身心合一,坦然接受真我。向 100个男人索吻,就是追求真我过程中的一步。当然我还没有完全做到,还是走在这个路上,还没有做得非常好。像我们弹钢琴的,内心有多丰富,钢琴就可以弹得有多好。一个人只要不断提升内在的丰富程度,外在的成就便可以赶上。

不知不觉三个小时就这么过去了。放眼窗外,行人熙熙,车水马龙,天边只剩下最后的太阳的余晖,夜幕的影子隐约显现。

和杨雅晴道再见,她忽然给了我一个拥抱。拥抱过后,我看着她的眼睛,瞬间,读者们对杨雅晴百吻计划的留言又浮现在脑海,无论是社区论坛里的网友,还是在巴黎的留学生们,都很不待见这一举动。是世人误解了这样一个普通的女孩,还是她过于离经叛道?或许对她来说,吻一个人就像说“Hello”一样稀松平常,这就是她的世界。从这个意义上说,有什么可大惊小怪的呢?

个人档案

  昵称:Angelduck
  性别:女
  星座:双鱼座
  血型:O
  职业:艺术(音乐)
  喜欢的:初吻
  自我介绍:妮妮早上睡醒会自己下楼梯去尿尿



杨雅晴博客选登



July 13, 2009
*我

考試之前的某天晚上,
閃過一個念頭"何不多留一年?"
當時想,倘若˙˙˙
今年考試順利通過,明年也暢行無阻,
那麼明年這個時候我就有兩個碩士學位了,
雖然室內樂碩士在台灣尚有認證問題,
但仔細想想,"三年拿兩個碩士"似乎挺威風,
起碼可以讓把拔、馬麻、阿罵覺得很欣慰,值得一拼,
於是,我開始朝著"多留一年"的方向去計劃下一步,
注意獎學金、留心補助音樂人才方案、尋找更便宜的房子˙˙˙等等。

兩星期後的某次睡前胡思亂想時間,
一個始於三年前,卻至今仍未付諸實行的狂想,再度浮出腦海。

三年前,也是在睡前的黃金時段,
突發奇想:
"跟一百個人親嘴,不知道是什麼感覺?"
"如果我作一到一百的號碼牌,
 然後拿著號碼牌跟他們親嘴,並且拍照存證,一定超酷!"
"好好玩喔好好玩喔~~我要親誰好呢?˙˙˙˙˙"
就這樣,越想越高興,
隔天便忍不住告訴一些朋友關於一百個吻的念頭,
當時也只不過跟四個人報告,
就被其中三個打槍,
第一個說:"你瘋了。我不想理你,也不要告訴我任何相關細節,我不想聽。"
第二個說:"真的嗎?好好玩喔~我要領號碼牌!"
第三個說:"這跟和一百個人上床有什麼兩樣?你有這麼饑渴嗎?"
我跑去問第四個:"跟一百個人親嘴,真的等於跟一百個人上床嗎?"
他回答我說:"我覺得差不多,你為什麼要這樣?"

出言制止的人覺得我這種行為,基本上跟蕩婦和女巫沒有差別,
應該被綁在十字架上燒死才對,
巴不得把我的腦拔出來洗過,防止我此生再有機會發起這邪惡的念頭。

當時的我還很青澀,一想到世界上有某些人會把我當成蕩婦和女巫,
就嚇得不敢再越雷池一步,
立刻把這個狂想徹底封印在心底最深處,
用遺忘來抹煞它的存在。

也不知道為什麼三年後的某個晚上,我又想起這件事。
好笑的是,想起這件事的同時,
我竟然打消了"在巴黎多留一年拿碩士文憑"的衝勁。

這兩者到底有什麼關聯??
起初我也很好奇,
為什麼回憶起一百個吻的狂想,會讓我放棄拿碩士文憑?
又花去一個睡前的黃金時段,才得到答案。

想拿文憑,是因為對自己還不夠滿意,
在巴黎兩年,
我琴藝進步了、人際關係變好了、EQ更高了、整個層次都提升了˙˙˙
然後呢?
總覺得還少了什麼,少了某個重大的關鍵,
某個讓我對這兩年了無遺憾的重大證據,
某個能夠永遠自豪的豐碩成果,
某個無法取代的獨特記憶˙˙˙˙
就是覺得少了什麼,讓我沒辦法對自己點頭,乖乖回家。
所以我又給了自己一年的可能性,
或許一年過後,
我對一切就了無遺憾、得到永遠自豪的成果、創造出無法取代的回憶,
因為我拿到˙˙˙"兩張碩士文憑"。
??

兩張碩士文憑真的可以給我這麼多嗎?
不行。

拿到碩士文憑,不管最開心的人是把拔、馬麻還是阿罵,
總之一定不是我。

那不是我要的。

對我來說,
這個暑假跑遍巴黎,瀟灑地親一百個男人,
比多留一年、拿兩個文憑,
還有意義。

這兩年,巴黎將我從一個青澀的小傻瓜,鍛鍊成無堅不摧的女神,
為的就是讓我有一天,能夠將狂想一一付諸實現,
有什麼比"我想要的,我都有勇氣、有能力實現"還要了不起?

一個狂想被我塵封了三年卻絲毫未褪色,
三年後,選了個這麼恰到好處的時間蹦出來,
難道不是在告訴我:"是時候了!"
是啊,是時候了,
現在的我,
一絲都不在乎有誰覺得我是蕩婦或女巫,
我是什麼、我是誰,我自己很清楚,
現在的我,
想要什麼,就敢去做,而且比起以前有更豐沛的能量,
現在是我這一生頭腦最清楚的時刻,
此時不做更待何時?

再說,
世界上還有什麼地方,比巴黎更適合接吻?


二零零九年暑假,
在巴黎,悠哉地親完一百個男人,
收拾行李,回台灣。


原汁原味,這才是楊雅晴。 




July 13, 2009
*開工

我跟攝影師的合照

兩星期前,
我跟親愛的攝影師"向振華"約了喝咖啡,
關於"一百個吻"的計畫,
我想請他當我的攝影師,
所以約出來聊聊,看看他有沒有意願。

說到這一百個吻,
三年前我告訴四個人,三個打槍其中兩個都是金牛座,
以金牛座的邏輯來推理,
這種行為的確很值得被打兩巴掌之後,靜靜地退到聚光燈照射以外的黑暗之中,
儘管如此,
我現在依然很有種地找了金牛座的向振華擔任我的攝影師,
因為我就是喜歡金牛座,很喜歡,
全世界我最愛的金牛座就是郭先生,無法取代,
而且導致我對所有的金牛座都先入為主產生喜歡。

我知道向振華八九不離十會覺得我瘋了,
但是我一絲都不介意,只求他點頭就好,
幸好他答應了。

今天,二零零九年七月十三日,巴黎天氣晴,
我們倆開工了。

這一系列的網誌,會一直出現"向振華"這個名字,
因為他是我親愛的攝影師。

另外,我不會每張照片都放,也不會每篇網誌都PO,
為什麼呢?
因為我要出書啊,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總要留點新鮮的東西在後頭嘛,
沒錯,
我要出書,
雖然出版社還沒找,相關細節都還沒規劃,
但,
不管書出不出,一百個男人我都親定了,
那就先好好的親吧。

最後,
有人想幫我出書嗎?
請跟我聯絡,
感激不盡!!

巴黎萬歲!豆楊萬歲!





*百吻1:清幽的奧賽美術館
1 Musée d'Orsay

早上十點多,走路去奧賽車站接向振華,
今天是休館日,
奧賽館前的廣場呈現出難得的清幽,
正好適合我的第一個吻。

奧賽旁邊的小博物館有個年輕工人,
戴著白色粗框的太陽眼鏡,棕色捲髮,T恤牛仔褲,
應該跟我差不多年紀,從神情看來似乎挺喜歡這份工作,
他拍了拍雙手,握住一只高得不得了的銀色梯子 ,
架妥之後便一步一步地爬了上去,
不曉得是清潔工呢?還是維修員?
表面上我好像對他的工作有興趣,
但其實滿腦子只期盼著待會兒再度回到奧賽時他還在,
因為我的第一個吻實在不知道要找誰,
如果是他的話,好像比其他人來的令我自在一些,
畢竟,從剛才到現在,我已經認識他七秒。

我跟向振華先到我家中庭拍攝我跟妮妮的開場序曲,
呵呵,就算即將親吻一百個帥男人、拍下一百張浪漫的照片,
我最愛親的傢伙,還是妮妮。

開場的工作結束之後,我們回到奧賽,
真好,年輕工人還在,
我假惺惺地在附近轉了轉,作勢要尋找其他對象,
但其實根本想直接走向那個工人,
再怎麼說,現場所有人,除了向振華,我跟這位工人最熟了,
即使很有種地啟動了這個計畫,
卻依然希望第一次開口要求別人親我,
對方可以是個不要太陌生的陌生人。

瞎轉了轉之後,
回到原地一邊偷瞄年輕工人、一邊默念索吻台詞,
這時我才看清楚他到底在做什麼,
他在拆卸上一期展覽的帆布廣告,
雖然聽不到他有沒有在哼歌,但他看起來像是在哼歌,
儘管在烈日底下,得要戴著太陽眼鏡才能工作,
他看起來卻很閒適。

我走向他,
假裝若無其事地敘述我要親他的理由,
他笑了,因為覺得莫名其妙,
他問:「親嘴嗎?」
我答:「是的,親嘴。」
他問:「哇喔,那˙˙˙˙˙˙哪種親法?」
我答:「輕輕碰一下就可以了。」
他說:「嗯˙˙˙˙˙˙˙˙那˙˙˙˙˙˙˙˙ok。」

對他的反應有點驚訝,
我以為洋人都很放得開,說親就親,半個問題都不會問,
沒想到他還會確認是不是親"嘴",
我猜,若我跟他要求法式接吻,
他鐵定雙手一攤,以一種法國人與生俱來就拿手的聳肩來拒絕我,
幸好我要的沒有那麼多。

年輕工人跟著我走到階梯上,我們面對面,接著他拿下太陽眼鏡,
隨後依著向振華的指示,
我們輕輕地親了彼此的嘴唇,
不過是一瞬間,
好像沒什麼感覺,卻又有那麼點浪漫,
然後他笑了笑,祝我擁有美好的一天,
便戴起太陽眼鏡,回到他的工具箱和梯子旁邊,繼續剛才中斷的工作。

我發現˙˙˙
這樣的吻,其實很美,
就像一片偶然飄入我口袋裡的落葉,
就像擦肩而過的香氣,
就像在我窗前歇息片刻、哼哼唱唱的棕色小鳥。

後記:連工人都有這麼帥的咖,巴黎真是該死的城市。









*百吻3:安然平靜
3 Jardin du Luxembourg

第三個吻超乾脆。

樹蔭下斑駁的光影很美,
所以向振華想在這兒拍一張,
右前方有個高大的男人,
起初在吃三明治,
我們倆心想著等他享用完三明治再去打擾他,
後來他吃完三明治,似乎打算抽菸,
我們倆又心想著等他抽完菸再去打擾他,
原以為他低下頭是要取菸,沒想到他拿出一隻鳥,
捧在掌心,陶醉地欣賞了起來,不時地跟鳥兒說話,
完全沉浸於旁人無法滲透的喜悅當中,
此等氣氛化作一道堅固的結界環繞在四周,
讓我們打消找他的念頭。

幾步路之後瞧見另一個坐臥在兩張鐵椅子上看書的男人,
我向前去打招呼,然後提及親吻的事情,
他闔上書之後露出淡淡的微笑,讓人看不出是答應還是不答應?
我又說,我們得到那邊的樹蔭下去拍照,
他便起身了,順手拿起背包跟著我走,這才確認他是答應了。
好安靜的人,安然又平靜,
我猜他熱愛大自然,
親吻過後他再度露出淡淡的微笑然後離開,
回到原本的鐵椅子上繼續看書,
銜接之前停頓的段落,彷彿不曾中斷。

後記:超配合,絲毫沒有質疑,理所當然的程度破表,整個人散發禪味,極有可能是會花大把時間在靜坐冥想的高手,一定愛好大自然,常去當志工什麼之類的狠角色。

後記的後記:最近跟這個男生連絡上,他果然在非洲當老師,我就知道他是這種角色,不然散發不出這種氣息,他還告訴我說:"世界上還有太多事情等著我們去發掘和探索",一直邀我去非洲玩,雖然人在非洲,但嘴巴還是跟法國男人一樣甜,呵呵˙˙˙˙不管怎樣,我眼光好準哪。




*百吻4:人心探測器
4 Palais du Luxembourg

巴黎人的冷漠,有時只是一層外皮,
尤其是專為隔絕其他人類而存在的,
對於動物,
他們總是笑容滿面。

妮妮到哪兒都受歡迎,
多的是男人衝著妮妮笑,反而一眼都沒有往我瞧,
呵呵,他們看妮妮,我則看他們。

盧森堡宮前面的水池旁,我閒晃,向振華取景,
妮妮從包包裡爬了出來,在白沙沙的土地上走來走去,
移動範圍就那麼一丁點兒,畢竟她那麼小隻,
然而,儘管只是方圓五十公分以內的散步,
竟已經引來遠處微微的騷動,
我不懂,為什麼巴黎人眼睛總是這麼利?
他們永遠可以準確地發現妮妮的所在位置,
不論妮妮在哪,總是可以立即吸引巴黎人的目光,真是不可思議。

其中一個盯著妮妮看的男人,
身穿黑色合身T恤、刷白牛仔褲,
戴著鏡片顏色很深的太陽眼鏡,
在陽光下靜靜地看著書,
給人感覺不太好親近,
可能是因為那頭豎直的深棕色短髮,和略顯消瘦的兩頰吧。
就在妮妮爬出包包,走不到兩步之後,
這個男人就笑了,
跟所有的巴黎人一樣,
不僅很快地發現了妮妮,並且迅速被擄獲芳心,
前一刻還面無表情地做自己的事情,現在笑得像個少年,
他的視線跟隨妮妮在一個小範圍裡頭滑動,
他看妮妮,我則看他。

我喜歡這感覺,我喜歡男人見到妮妮就笑,有時勝過見到我就笑,
他如此對著妮妮猛笑,殊不知我也在對著他笑,
直到我把妮妮給撈了起來,他的視線才跟著妮妮移上來,
然後我慢慢走過去,坐在他旁邊,跟他要了一個吻。

果然溫柔,
妮妮是我的人心探測器。

後記:剛開始拍沒想到要拍正面留念,結果這帥哥就只留了個這麼小顆的倩影,可惡啊˙˙˙˙哼!!!!不過呢,其實長什麼樣子也無所謂了,我對他的印象,都因為他衝著妮妮猛笑而變得十全十美,哈哈哈哈哈哈˙˙˙˙





*百吻5:西班牙吻
5 rue de Rennes

這是第五個吻了,
我跟向振華兩個人在公車亭呆了許久,
想等待一個要搭公車的人來這兒坐著跟我拍一張,
不巧,駐足於此的盡是一些手提生鮮的婦女以及撒野中的兒童,
於是我在亭外晃來晃去,
向振華在亭內的座位上,隔著透明擋雨板拍我,
後來他招招手要我進去看剛才隨意拍出來的相片,
沒想到,擋雨板後的景象,有種說不出的迷濛美感,
便決定隔著這層朦朧,拍一張試試。

接著我站在人行道上開始物色對象,
即使是第五次,依然免不了有點尷尬,
開口的前一刻,仍想用力敲幾下自己的腦袋,檢查我是否真的清醒。

迎面而來一個步伐輕快、面容愜意的男人,
我向前去要他親我,
他說:"嗯˙˙不好意思,我法文不是很好,所以我不是很了解妳的意思。"
喔?今天第一位非法國人呢!
我用英文重新解釋了一次,
順便問問他的國籍,
呵呵,這位西班牙籍帥哥答應了。

我們走到公車亭的擋雨板前面,
向振華準備了幾秒之後,
對我們比手勢"一,二,三!"
啵)))
又是一個輕柔的吻,
今天第五個羽毛級的甜蜜。

接著西班牙帥哥對我們笑了笑,說聲再見,就離開了。

他的泰然自若,
讓我想起去年暑假到西班牙旅遊的第一天,
瞧見一對情侶開著車子,
遇到紅燈停下來之後,便開始猛烈熱吻,
長達一世紀之久,
完全無視於綠燈早已亮起,而沉醉在惹惱後方駕駛的兩人世界之中,
不幸被這個吻阻擋去路的車子,使勁地用喇叭大罵髒話,
此起彼落的喇叭聲響徹雲霄,
這兩個傢伙仍舊親個不停,
火大的駕駛們紛紛拿出高超的駕駛技術,
從接吻車旁所剩無幾的空間,
緩慢又精準地讓車子避開並甩掉接吻路障,
在呼嘯而過的同時,
不忘落下幾句惡狠狠的髒話。

真是一個鮮明的西班牙印象,
讓我即使受到了最輕巧的紳士親吻待遇,
還是想起這段微辣的西班牙風味回憶。

後記:這個帥哥字很漂亮,留e-mail的時候,字母A都畫三角形△,真可愛。









*百吻7:閱兵典禮
7 Quai d'Orsay

每年的法國國慶日(七月十四日)都會舉行閱兵典禮,
想要清楚地觀賞到整個典禮過程,
不是待在家看轉播,
則是天未亮就得去香榭麗舍大道卡位,
去年我十點多才出門,閒晃的結果,
是在蒙恬大道看見正準備上場的騎兵,
以及大皇宮附近巧遇整隊剛從香榭麗舍退下來的坦克車,
最後在傷兵院前的大片草皮等待大約八架即將降落的直升機,
即使只參與到"周邊"演出,我已經覺得趣味盎然,
所以今年也不打算進行任何站崗,
直接跟向振華約在亞歷山大三世橋,
也就是正對著傷兵院、有著四座黃金天使守護、巴黎最華麗的大橋。

橋邊有成群穿著不同制服的軍人,
看似剛完成了重大演出任務,正在悠閒地聊天、歇息,
我在一群白色制服的軍人堆附近,興致勃勃地拍攝眼前軍樂隊的影片,
旁邊有幾個軍人蠢蠢欲動,很想跟我說話,
畢竟在樹下歇息說真的也夠無聊,
在閱兵結束之前他們不能離開,
除了在樹下跟其他男人打屁、推來推去以外,也沒別的事幹,
時不時有民眾要求跟他們合照,
就是唯一的、最大的樂趣了。

我拍樂隊影片拍到一半,
有人輕輕點我的肩膀說:
「你想要跟樂隊合照嗎?我可以幫妳拍喔~」
轉頭看見四五個軍人同時盯著我,彼此搭著肩,
個個露出不同的調皮表情,
跟我交談的是站在最中間的軍人,
我端詳著他˙˙
眉清目秀、相貌堂堂,看起來有點色,但是軍人難免,
想著想著,就突然開口了:
「好啊,我跟你合照,不過,我希望可以拍接吻的照片。」(稍微解釋了一下理由)
頓時掀起一團起鬨的呼聲,
周圍的同袍一邊笑一邊使勁地猛捶我眼前這位軍人的肩膀,
嘴裡叫囂著:「好小子,爽喔~」之類的揶揄話,
我看出他有點為難,
再怎麼說,本來想把妹卻變成被把,一時之間不知所措是可以理解的,
另外,穿著背負國家榮譽的制服,心裡就產生了莫名的道德包袱,
導致一個吻也可以讓他陷入彷彿犯下叛國罪的沉思,
然而叫囂和揶揄根本容不下他的考慮,幾秒之內他就答應了。

我完成了第七個吻,
LUCKY SEVEN 7 7 7,Yes!
我親了閱兵典禮的軍人,真得意。

後記:這個帥軍人連電子信箱都沒有,所以傻傻的留了他鄉下的住家地址給我,難道他都沒有想過如果媽媽收到這張照片,會逼問他什麼嗎?





*百吻8:戴草帽的皮耶赫
8 Assemblé Nationale

國慶日除了有閱兵、煙火可看之外,
還有封鎖不盡的路口、橋和捷運站。

我跟向振華被堵在國會對街的人群裡,
湊合著拍那一輛又一輛從眼前駛過的坦克車,
雖沒特別興奮,但跟著身邊的人拍拍手、不時歡呼幾聲,也挺好玩的。
我轉身時瞥見一個戴草帽的男人,
草帽的陰影稍微遮住了他的五官,但八九不離十是個帥哥,
所以我開始用眼角偷瞄他,
倘若確定是獨身,就去索吻。

他旁邊有個草帽亞洲人,疑似跟他同夥,
兩人沒有任何的眼神交流和對談,
我純粹依據草帽來判斷他們的關係,(真是個白癡的方法)
觀察了一下,確定這兩人毫無瓜葛之後便動身,
走向他的時候,我發現他竟然有一點不自在?
彷彿知道我是衝著他走去的,
也似乎早就看穿了我對他的物色、觀察、決定、行動˙˙˙
對於我如此一步步地接近他,
他的神情就像正在準備著什麼,
由於他不如其他路人那般毫不知情、容易攔截,
讓我起了一絲莫名的尷尬,
我問向振華:「找那個草帽男,你覺得他會肯嗎?」
他說:「快去吧,我看他簡直像在等妳呢。」

果然,草帽男絲毫沒有抵抗地答應了,
而且湊近一看,真是迷人,我眼光好準。

拜向振華討厭"平行線上有閒雜人等"這一堅持,我們親了兩次,
後來看相片時才發現,他閉上眼睛了,
開拍以來,他是第一個閉上眼睛的男人,真溫柔,
可能因為他散發著令人醉心又平靜的氣息,
所以在他湊過來的片刻,
一股突如其來的衝動讓我伸手想圈住他,
但礙於某種微妙的壓抑,最後只輕輕碰了他的胸膛。

皮耶赫的吻透露了淡淡的愛意,
並且感染了我。

走往另一個場景的途中,
向振華說:「我看他挺樂意跟妳親下去,要不剩下的吻全找他拍完算了。」
我猶豫了大約零點一秒,就否決掉這個提議,
儘管理性地堅持完成計劃,
但心裡已經開始想腰斬這本書,率性地跑去跟皮耶赫談戀愛,
當個甜蜜的巴黎戀人,在草皮上纏綿,耗去整個下午,
在每一寸土地上接吻、並且摟住彼此一萬年。

後記:當天晚上回家之後,我把這張照片和另一張皮耶赫的正面照,輪流反覆看了不知道有沒有兩千萬次,一邊看一邊傻笑,皮耶赫真是令人心神蕩漾,而且他約我出去喝咖啡耶,神哪,可以把我的法文瞬間變溜嗎?




October 14, 2009
*百吻9:Rouge et Vert
9 Musée du Louvre

今天穿紅色的衣服,
所以想找個穿綠色衣服的男主角。

一個綠色條紋T恤的男生,坐在金字塔周圍的噴水池邊,
我觀察他許久,心想他肯定是觀光客,
觀光客有種特別的氣息,
撇開他身上的裝備和衣著不說,仍一看就知道是觀光客,
觀光客在移動的時候,神情總是充滿好奇和喜悅,
而一旦停下步伐,臉上便會浮現徬徨或疲勞,
巴黎人則相反,
移動的時候,面露匆促和不耐,
而一旦停下步伐,就露出鬆懈、解脫和滿足。

這個綠色衣服的男生停在噴水池旁,看起來有點累,
低著頭,咀嚼著無味的時間,
哪兒也不想去,
卻又沒多喜歡這個擁擠的小角落。

我上前去,說我需要一個吻,
他跟大多數人的反應一樣,笑了,
然後問我:「什麼樣的吻?」
我回答他:「小小的吻,像打招呼那樣,輕輕一碰即可。」
他又問:「我要戴著太陽眼鏡,還是拿下來呢?」
我回答他:「都可以,你自己決定。」
他再問:「我們需要擺什麼姿勢嗎?」
我回答他:「簡單地坐著就可以了,攝影師會喊一二三,然後我會輕輕地親你。」
除此之外,他還問了幾個問題,
一副等待接受指示的態度,相當順從,
像個聰明伶俐又乖巧的學生。

接著他拿下太陽眼鏡,聽到向振華喊一二三之後,
微微地湊近我,噘起嘴唇、閉上眼睛
我覺得他這個舉動很稚氣、很可愛,就也跟著噘了嘴唇、閉上眼睛,
一瞬間,相片就拍好了。

這個吻在他心裡,是可愛的,
因為他用一個可愛的舉動,來面對這一瞬間,
我還沒觸碰到他的嘴唇,就已經觸碰到他的感覺,
那份可愛傳了過來,創造了一個可愛的吻。

在他這樣的人心裡,
這樣的吻,就好像兩小無猜的海報那樣純真無邪,
他閉上眼睛、噘嘴的瞬間,
我彷彿窺見他童年的活潑淘氣和初嘗愛情的青澀。

後記:向振華取了一個很新奇的景來完成羅浮宮的吻照,看起來很有科幻感,他個人很愛這一張,哈哈哈哈哈˙˙˙˙我也很喜歡,讚喔老大。





*百吻10:猜猜看我親了誰?
10 Jardin des Tuleries 

第十個吻很有趣。

目前為止,我都是物色獨身的男子,
但人來人往的杜勒麗花園,獨身男子的比例卻低到不可思議;
跟盧森堡公園的閒適氣氛截然不同,
這裡擠滿了前往羅浮宮的遊客,
以及三五成群、不知為何聚集於此嬉鬧的好友。

找一群好友索吻是方便沒錯,但也很危險,
聽見我要親他們其中一個,
通常先是一陣錯愕,接著轟地笑出來,然後推來推去、互相揶揄,
最後總會派出一個上場,不太容易落空;
然而危險的是,
如果他們推了一個我一點都不想親的出線,
那就有夠尷尬,
所以想想,還是找獨身男子比較簡單一些。

今天下午的杜勒麗花園,陣仗簡直可媲美周末的家樂福,
獨身男子戰略徹底失效,
到最後我挑了三個成一群的結伴好友,
三個都挺可愛的,笑容滿面、精神奕奕,
不論結果是誰,我都可以接受,
就走上前去笑嘻嘻地跟他們索吻。

他們一邊笑一邊推打彼此的手臂,最後推派出奧立佛,
奧立佛跟我站在階梯上給向振華構圖的時候,
其他兩個朋友笑得合不攏嘴,
並拿出手機,虎視眈眈地要奪下接吻那一幕,
然後緊握這個籌碼,以便日後能向奧立佛勒索些什麼。

奧立佛調皮地對我擠眉弄眼,叫我別理他那兩個叫囂中的朋友,
然後在手機啪擦啪擦的拍照聲中親了我一下,
第十個吻便在笑鬧聲中,開心地完成了。

我拿出小冊子請他留下email的時候,
他還假裝嚴肅地皺起眉頭質問我說:「妳在這個地點,還親了別人嗎?」
我說沒有,
他才滿意的點點頭,壓低聲音模仿一種老成、世故的男人特有的口吻說:
「很好,妳只可以親我一個人,聽到沒有?」

我配合戲碼,唯唯諾諾地應允他,
然後大夥兒又笑成一片。

這三個朋友離開了一小段路,
我又看到奧立佛被另外兩個朋友夾在中間,
看似用力地拍打他的手臂,然後一手搭著他的肩膀,
另一手拿起剛才拍照的手機在他面前晃個不停,
而三個人的背影,看起來都在笑。

後記:跟要好的朋友互虧,真是一種難以言喻的幸福感哪,雖然從嘴巴吐出來的話沒有一句能聽,心裡面卻紮紮實實地愛著這個死黨;友誼千百種,遠遠流長的那一種最甜蜜了。





July 19, 2009
*我是索吻大王

開工六天,拍完二十個了,
計劃走了五分之一,有什麼感想呢?

1我是索吻大王

每天出門就是到處索吻,
這種日子真的是滿好笑的,
雖然偶爾也會很怯懦,
眼看著帥哥就這樣走過去,
卻不知道被附身還怎樣,硬是不敢開口,
但真的逼急了,
還是會在心裡打自己兩巴掌之後乖乖上前,
一開始總是菜鳥嘛,
希望到最後,能夠駕輕就熟到˙˙˙˙一秒都不用害羞就湊過去叫人家親我,
省得每次要開口之前,都還是有種莫名的尷尬。

2觸碰的交流果然厲害

目前為止,沒有人給我踰矩亂來,
每個都很乖,點到為止,
除了今天的義大利人果然很義大利,
把我整個人抱在懷裡抱超緊,
一直用眼神電我,照片拍完了還抱著我猛傳情,
除此之外,所有的帥哥都很乖很紳士,
輕輕碰了就放人。

每個吻的感覺都截然不同,
有的人吻過之後,會看著我的眼睛微笑,
有的人輕描淡寫親完就走,我們兩個分開的同時就忘了剛剛在幹嘛,
有的會一臉靦腆、有的會一臉風流、有的會若無其事、有的會還想再親˙˙˙˙
親親一碰,
什麼感覺都迸發了,
這就是最有意思的地方,
即使只是一瞬間,
浪漫不浪漫?溫柔不溫柔?有沒有秘密?有沒有情趣?
會不會傷女生的心?會不會打老婆?
是個早睡早起的健康寶寶嗎?平時喜歡上網嗎?
˙˙˙˙˙全都洩漏無疑。

3原來趕稿真的很辛苦

雖然沒人催我稿,
但是為了怕當下的感覺忘光,
每天回到家就待在電腦前,記多少寫多少,
累死我,
追進度真的很累,
真無法想像雜誌出刊前,編輯們要怎麼活啊???
地獄!

4突然發現文章不能PO太勤

我每天都PO一篇,
到我回台灣不就整本書都PO完了?
我好呆喔,
所以啊,我決定幾天PO一篇就好了,
親愛的大家,我相信你們不會跟我計較的,
我會穿插類似這樣的分享,
跟大家說說計畫中的感想,
也別有一番樂趣啊,對不對?
呵呵˙˙˙

就這樣囉,大家晚安:)











*百吻13:一場戲
13 Place Georges Pompidou

龐畢度中心前方的廣場,常有一些好玩的街頭藝人,
大部分在演奏樂器或者替路人畫肖像,
也有別出心裁的奇怪創意演出,
譬如˙˙˙
假裝自己是個被狂風吹過的路人,
拿著一把傘骨全部後翻的黑傘,
領帶從脖子側邊連著傘柄,看上去就像是被風吹飛的,
大衣的下緣用線綁著,掀到腰間,露出格紋的內裡,
配上表演者招架不住的表情,
彷彿真有一陣狂風正在襲擊他;
另外還有兩三個打扮成工人的男子,
用繩子和肥皂水製造出碩大的泡泡,
讓兒童一邊尖叫一邊追著體積比自己還大的泡泡,比賽誰先把泡泡戳破。

除了表演者和觀眾,
也有些零星的人,在廣場上發呆、曬太陽、吃東西、聊天。

有個穿白色衣服的男人身材厚實,長相卻很斯文,皮膚相當白晰,
從我發現他到向他索吻之間,
他在豔陽下講了起碼十分鐘以上的手機,
一邊講手機,一邊用眼角餘光偷瞄我和向振華,
如果我有順風耳,八成會聽到以下對話:
「ㄟ,有一對男女一直在偷看我,不知道他們要幹嘛?」
「可能對你有意思。」
「男的對我有意思,還是女的啊?」
「不知道,可能都有。」
「最好是。」

說著說著,我已經到他面前了,
聽了我的要求之後,不知道他是鬆了一口氣,還是扼腕?

管他怎麼想,他答應了,
而且拍出意想不到的美麗照片。

一張有戲的照片,可以給人無限遐想,
而我卻粗魯且不留餘地的戳破了這個不浪漫的拍攝過程,抹煞一切,
呵呵,我不去戳破街頭藝人的大泡泡,卻來戳破甜蜜的幻夢。

我們倆的照片營造出多麼俏皮、動人的愛戀,
然而我親吻他,卻沒什麼特別的感覺,
我記得他眼睛的顏色、記得他湊近我的鼻息、
記得他夾克的顏色、記得他說再見的樣子,
記得他笑容爽朗、記得他講手機的身影,
儘管我什麼都沒有忘記,這個吻仍什麼都沒有留下。

後記:哈哈哈哈,這麼美的照片我怎麼可以配這麼老實的文章呢?把少女情懷踩在腳下,好可惡啊!!!但,為賦新辭強說愁˙˙˙就整個無聊掉了,想想˙˙˙˙還是寫下真實的故事吧,誰叫我對這一型的男生沒感覺呢?哼,還是皮耶赫迷人。



July 18, 2009
*第一次的低潮碎碎唸

關於我的百吻計畫,
目前為止的進度是十八個,
今天陷入第一個低潮,
因為天氣很鳥,改在捷運站裡頭找人親,
吵得要死,人家根本聽不懂我在說什麼,
車子來了又趕著上去,一個都沒拍成,
除此之外,
還有一些零星的瑣事構成了心情不好,
並產生某種奇異的有苦說不出,
晚餐時就把上次野餐沒喝完的酒拿出來喝掉,
寫稿的事情先丟在一邊,
看起"康熙來了",近來最好笑的一集,
來賓、小S、蔡康永拿眼線筆和口紅互畫彼此的臉,
頂著醜妝一直到錄影結束,
我笑到按暫停,
再不按暫停,我就要岔氣、送醫急救了,
先笑夠一個段落,才能繼續看,
抱著肚子、不時調整呼吸,終於把整集看完,
呼˙˙˙真的是笑死我了,
好爽。

連著幾天在豔陽下奔波,
我曬黑了耶,第一張照片還白嫩嫩的,
到今天,皮膚已經呈現淺淺的紅棕色,
去年的摩洛哥之旅,也曬得好黑,
但是我皮膚黑或白,看起來感覺沒有差很多,
只不過黑的時候,會變成中東之花,一直有中東人跟我搭訕。

妮妮每天都跟著我跑東跑西,搞得很髒,
昨天幫她洗澡,洗出灰色的水,
一方面覺得噁心,一方面又覺得很好笑,
小妮好可憐喔~~~髒到洗出灰水˙˙˙好可黏唷~~

下個星期好像都會下雨,真煩,
意思是叫我不要拍了,每天找皮耶赫喝咖啡嗎?
放屁,
趕快完工,我就離出書又更近了,
怎麼可以下一個禮拜的雨?
哼。

煩餒。

突然覺得現在很適合聽這首歌,就重複播放了大概十次。
(這部很好看喔˙˙˙好喜歡~)









September 11, 2009
*百吻15:我愛冰淇淋
15 Amorino

我愛透了冰淇淋。

真希望世界上所有的愛戀都可以化做冰淇淋的口味,
譬如曖昧口味、單戀口味、告白口味、求婚口味˙˙˙˙等等,
想回味的時候,就去吃個一球兩球。

冰淇淋真是一種美妙的東西,
尤其是在嘴裡融化之後,久久無法散去的香氣和甜蜜,
喔,天哪,那滋味實在令我瘋狂。

冰淇淋把氣味具象化,
它把氣味變成一種看得到、摸得到而且能夠送進嘴裡的東西,
就像玫瑰清麗、典雅,宛如晨露一般的芬芳,
竟然能夠搭上綿密冰涼的口感,透過舌尖,傳遍全身,
有什麼能比這更美妙?更浪漫?!

所以說,
要是世界上所有的愛戀都可以化做冰淇淋的口味就好了,
能夠一再地把暗戀的羞澀和酸甜含在口中,
或者每年的結婚紀念日時,餵一口「我願意」的感動到另一半嘴裡,
想重溫某個鼓足勇氣的衝勁,就吃一球「告白」口味˙˙˙˙

唉呀,好美喔,
如果能這樣就好了,冰淇淋啊冰淇淋,
我愛透冰淇淋了。

後記:Amorino是義大利的冰淇淋品牌,在巴黎不少地方都可以見得到分店,一次可以點三四種口味,店員會把用湯匙把冰淇淋鏟起來,做成一片一片的花瓣,使不同顏色(口味)的冰淇淋在餅乾杯頂端形成一朵玫瑰,超漂亮。如果很衰遇到很笨的店員,就會搞的超醜,





*百吻16:可愛的人
16 Forum des Halles

我常到這兒逛街,
因為這裡人多。

形形色色、男女老少,
同樣具備了頭腦、身軀、四肢,
卻組合成各式各樣的體型,
也各自擁有獨一無二的心。


龍蛇雜處的商場四周,
人人披著一層體面的外皮,
骨子裡卻唯恐天下不亂、幹著見不得人的勾當也說不定,
總之,
大家都說這兒危險。

妙的是,越危險的地方,年輕人就越多,
年輕人多,就有種蓬勃的朝氣,讓我忍不住想來。
如果要說它危險,
是因為這裡實在聚集太多迷惘的人了,
人在迷惘時,什麼事都幹得下手。

吸毒者、毒販老愛在這裡鬼混、交易,
年輕人則漫無目的地窩在角落瞎耗時間、抽菸,
人們說「吸毒很危險」,
這句話在推卸責任,
危險的不是毒品而是人,
就算這是個沒有毒品的世界,
人們依然能發明出其他的方法傷害別人與自己,
這就是人類,
善良、美麗、邪惡、醜陋共存,
當發自內心感到快樂時,便照耀著四周,
一旦脆弱又得不到幫助,不是自殘就是殘他。

人是可愛的,即使犯下滔天大罪,仍是可愛的,
因為連"滔天大罪"都是人自己定出來的,
所以我說,人是可愛的,人就是可愛的,
所以你說,人是可惡的,人就是可惡的;
這個簡單的道理,不知道還有多少人尚未發現?

後記:我在商場中庭找了一個正在抽菸的的混血非洲裔,遠看是高個兒,走近才發現其實跟我差不多高而已,這就是可怕的比例問題,雖然照片裡他因為彎腰又穿寬鬆垮褲,所以看起來腿有點短,哈哈哈˙˙˙˙但是本人的比例不錯。在台灣,很少出現這樣的比例,矮子遠看近看都是矮子,頭小的人不多;但在巴黎,每個人的頭都好小,遠看人人是模特兒,近看有一半是小個兒。









*百吻18:風情萬種
18 Centre Georges Pompidou

現在時間是下午六點,巴黎夏季每天最熱的時段,
龐畢度中心前方的廣場,
除了和樂融融的親子、街頭藝人、發呆的奇裝異服藝術家˙˙˙
獨身帥哥的身影是零。

攝氏三十二度,
妮妮跟向振華呆坐在已經取好的景裡頭乾等,
我則不時地在附近閒晃,
過了整整一個小時,
終於看到一位從龐畢度館中走出來的男子,
拿起香菸正要點火,就被我給叫住。

他應該從電影裡走出來,而不是從博物館裡走出來,
深棕色的柔軟髮絲呈波浪狀,從前額延伸到耳際,
眉毛濃度恰到好處,下方緊連著一對深不見底的雙眸,(向振華說這是桃花眼)
下唇比上唇厚一些,表示肉慾多過情感?
嘴唇四周鬍渣的形狀,像是某種符號,指引別人的眼光在這張臉上多停留一會兒,
瘦長的身形、結實的肌肉、還有漂亮的臂膀。

被烈日烤了一個小時是值得的,
如果風情萬種也可以拿來形容男人,
這四個字放在他身上完全成立。

聽到我說要親他,怔住了一瞬間,
緊接著笑容便從他嘴角蔓延開來,
「哇,我還是第一次被人在路上索吻呢!」
率性地聳聳肩、輕輕挑眉,一副有何不可的表情,
就跟著我走到向振華那兒去。

拍完照,還沒等我開口,就主動說要留下email,
對我的舉動感到新鮮好玩、興致盎然,
來回翻動我的花名冊,看看有誰也跟他一樣,走著走著就被索吻了,
露出兒童般的好奇心和喜悅,
不時自言自語地小聲念出一些眼前的名字,然後笑笑。

他是個左撇子,
在這兒好常見到左撇子,
允許小孩子自然地選擇這一生要依賴哪隻手,
或許就是他們創意無窮的理由之一。

電影帥哥閒聊了幾句、祝我們工作順利之後,
便隨著那雙帶戲的桃花眼離開了,
右手食指跟中指之間,依然夾著那根菸。

後記:帥到不行,感覺他活著的每一天都會有兩萬個女人纏在他身邊。

我這照片臉上就寫著"累死我了,請讓我回家",還要硬笑,真勉強,
電影帥哥不知道為何這張也有點呆,太熱了吧,三十幾度,
為了面光照相,還得正對著太陽擠笑容,
不僵硬也難,模特兒好偉大。

法國男人果然是以氣質取勝,
即使看相片才發現臉蛋其實不是極品,
看到本人卻會想捶胸大尖叫"現實生活中怎麼會有這麼帥的人??"
隨便套一件橫條紋T恤和沒啥招搖剪裁的牛仔褲,
就可以露胸毛、凸顯臀線和腿長,就算穿垃圾袋也好看,有夠過分。



July 22, 2009
*快要親遍歐盟的傢伙

我呢,
已經親了法國人、英國人、
西班牙人、義大利人、
奧地利人、德國人、羅馬尼亞人、
荷蘭人、俄羅斯人˙˙˙

說不定還更多,因為有些我沒去細問他們的國籍。

來簡單形容一下不同國籍的吻好了˙˙˙

法國:靦腆、有點愛吃裝小意
英國:簡單輕薄
西班牙:瀟灑、像風一般
義大利:就是個多情種
奧地利:小巧可愛
德國:很負責任
羅馬尼亞:有點霸道、想吃豆腐
荷蘭:純情、務實
俄羅斯:天寬地闊、無拘無束

以上。

目前進度:28個吻。

心動排行榜:
1皮耶赫(還是最喜歡他)
2電影帥哥(桃花眼)
3俄羅斯小弟(留言板背景那一個)
4奧賽年輕工人(差點忘記他也很可愛)
5義大利多情男(雖然有點over,但感覺不錯)

繼續親下去吧!!





*百吻19:和平牆與義大利男人
19 Parc du Champs de Mars 

我跟向振華打算在戰神公園的和平牆這兒拍一張,
「和平牆」這個詞感覺有點衝突和矛盾,
「牆」字讓我聯想到水泥牆、磚牆、石牆,這些用以隔絕空間的東西,
跟「和平」擺在一起,「牆」顯得毫不相干、冰冷且無情,
如果要紀念和平,應該要建立「和平光」,
和平與光絕對是最完美的結合,
但「和平光」該怎麼建呢​​?
全年無休地打一束強光,用特殊的方法在強光裡附上能夠提醒人們「和平」的訊息?

何必?
光就是光,每天太陽升起時,便自然而然地照進每個人生命裡,
我們隨著光作息、仰賴光而活著,
光與我們同在,和平也應該如此。

即使每種高尚的精神,都應該成為像光、像風、像愛這般不具形體,
但人們終究需要一個實相,來象徵我們脆弱又美麗的存在,
於是,不論和平該以什麼形態出現在地球上,
「和平牆」都是值得被創造出來的。

法國人最可愛的就是這一點,
和平牆是透明的、玻璃製的,
多麼巧妙!
透明的牆依然是牆,但也稱不上牆了,
玻璃上浮著各國語言的「和平」字樣,
輕柔且綿長地在一片草皮上散發出「和平」的氣味,
這就是法國作風,讓我五體投地。

透過和平牆,可以看見艾菲爾鐵塔、戰神公園,
向振華打算穿越和平牆上「和平」字中的那張「口」,來拍一個吻,
決定了這個景之後,我找了一個看起來很大方的男人索吻,
實在不得不佩服自己的眼光如此神準,
他不只大方,而是大方斃了、大方透了,
我話都還沒講完,他已經開始釋放某種令人麻酥酥的電流,
到了拍照位置,一雙強壯的手臂把我整個人緊緊抱住,
我想躲都來不及,也無處可躲,
一個不小心,就被眼前這個男人鎖在他懷裡,
他是來真的,他是真的要親我,
他一邊看著我的眼睛,一邊輕聲地說:「妳好美」,
向振華數完一二三,立刻深情地吻了過來,
他其實沒什麼侵犯的意圖,而是很投入地、柔軟地親我,
只不過,向振華喊停之後,
他的臉已經離開了,手臂卻仍抱著我不放,
很仔細地、含情脈脈地看了我許久,才鬆開。

我問他是哪裡人,他的答案令我對剛才的一切恍然大悟。
他是義大利人。

提到法國,人人都會順口地接上「浪漫」兩個字,
那義大利呢?十之八九是「熱情」。

我在義大利見識過男人如何搭訕,
先是用華麗的恭維籠罩對方,
然後啟動三寸不爛之舌開始調情,
「妳美麗得好耀眼,就像是我的女神。」、
「哪天要結婚,一定要跟我結好嗎?因為我想擁有妳~」、
「要不要跟我來一場戀愛?」
臉不紅氣不喘、落落長地說出肉麻兮兮的情話,
遇上不賞臉、轉身就走的女人,也不以為意,
望著離去的背影,露出調皮且無賴的笑容,
對自己和旁人聳聳肩、挑挑眉,
不久之後再有美女經過,又重施故計。

輕挑的樂趣、閒適的生活,
義大利男人個個面露風流,卻又不失格調,
我覺得挺可愛的,
臉皮厚厚、面子輕輕,日子過得沒什麼框架。

後記:我這張照片神色還真驚恐其實,哈哈哈哈哈哈˙˙˙˙雖然這般突如其來的攻勢令我招架不住,但是有這樣的經驗也不錯,享受一下義大利式的熱情,偶爾當當惶恐的小貓,別有一番樂趣。



July 24, 2009
*接吻與氣魄

親嘴、接吻。

我沒有仔細去想過這件事情等於什麼,
只覺得很可愛,如此而已。

就如同第一次閃過這個百吻的念頭時,
唯一的感覺是溫馨且有趣。

有人說:"你為什麼要這樣?好可惜˙˙˙"
我說:"哪裡可惜?"
他說:"你為什麼要到處獻出你的嘴唇?"
我說:"我的嘴唇是什麼?"

也有人說:"你都不怕被欺負?被吃豆腐?"
我說:"怎樣算是被欺負?"
他說:"就是他對你亂來啊。"
我說:"怎樣算亂來?"
他說:"嗯˙˙˙˙亂摸,伸舌頭˙˙等等。"
我說:"沒有遇到這種狀況。"
他說:"那遇到怎麼辦?"
我說:"當下我就會知道要怎麼辦了。"
他說:"到時候你不會覺得很噁心、很後悔嗎?"
我說:"人是我自己選的,我會接受這樣的發生,
    而且沒有一件事情會比恐慌本身還要令自己噁心。"

還有人說:"你不怕以後沒人要你?"
我說:"不怕。"
他說:"為什麼?"
我說:"為什麼這樣會沒人要?"
他說:"因為你親過這麼多人,男人都會介意。"
我說:"會介意的就不要來,藉由這件事情篩選對象,更方便。"

也有這樣的疑問:"你如果只是想紅,怎麼不用實際一點的方法?"
我說:"無關想不想紅,我都會做,因為我想做,
    如果我做了我想做的事而紅了,也很好。"

我發現,
每個問題都很微妙的反映著問話者的恐懼,
這些我想都沒想過的困擾,
卻紮紮實實地存在於他們心裡,並且視為不可突破之障礙。

正面思想、負面思想,在每個人的世界中各占有一片領土,
能與不能、做與不做,支持與不支持,紛紛落在不同的心靈園地。

其實,你有沒有想過,
"有什麼好不行、不能的?"
"你真的去做過了,確認了嗎?"

我所謂的氣魄,就是從這裡發出來的:

"我知道我是誰,我知道我要什麼,我知道我在幹什麼。"

僅僅如此,
便兵來將擋、水來土淹,
即使有兩百萬種質疑衝著我來,我卻沒有一絲的動搖,
我甚至可以選擇答與不答、應或不應,
不答不應,我也不感覺自己辯駁失敗而失去立場,
平靜地看著來往的人們訴說著不同的看法,
然後繼續做我自己的事情。

一旦達到這個位置,
眼前的一切頓時變得清清楚楚、有條不紊,
倘若來的是批判,在觸碰到我的同時便成了一縷輕煙,
又或者化作一番省思回到它的主人那裡,
但通常到這個境界時,批判已不太會出現,
而是頻率相近的支持不斷向我聚攏。

這是氣魄。

正所謂:"篤定的力量,在無與倫比裡。"





*百吻20:默契線
20 Tour Eiffel

放眼望去,
戰神公園的草皮上盡是躺平、側坐、趴著享受生命的人們,
唯有一小撮忙碌的傢伙,
不知道在從事什麼了不起的活動,
在遠看幾乎是靜止的公園草皮上,
展開一連串的大動作。

這撮人總共有五個,看起來年紀都很輕,
他們在疊羅漢,
疊成之後,最高處的人熟練、輕巧地從高塔上一躍而下,
接著第二層、第三層的人迅速化開,
不一會兒,其中幾個人竟騰空翻了起來,
僅僅十步左右的助跑,就把自己甩到半空中,
畫了兩個漂亮的圈之後落地。

他們的樣子像是玩鬧,而非為了某個演出在練習、彩排,
有人在翻滾時,
其他朋友一邊聊天,一邊為翻滾中的人隨意喝采幾聲,或是拍拍手,
這種氣氛讓我想起奧賽美術館前,
每天傍晚閉館之後,一群年輕人在廣場上玩滑板的景象。

他們的舉動看起來猛烈且忙碌,但臉上掛著的是輕鬆又愜意,
即使高難度動作在這片草皮上顯的很惹眼,
卻又跟四周的悠閒氣氛融合得相當完美。

我偷偷觀察他們很久,
遠遠看去,誰長什麼樣子、誰高誰矮、誰胖誰瘦根本不清不楚,
拍起來好不好看、上不上相,根本無從得知,
但他們那股青春洋溢的活力,
讓我決定去找他們索吻。

我筆直地朝他們走去,帶著毫不遲疑的微笑,
他們停下手邊的事情、成一個半圓聽我說話,
這五個年輕人是從奧地利來的,
他們跟我遇到其他結伴好友的反應不太一樣,
聽完我的話,既沒有互相推打、揶揄,也沒有人立刻搖頭說不,
而是彼此對看之後,露出相當有默契的笑容,
個子最高、大約一百九十公分的男生聳聳肩、攤開雙手問:
「妳想要親我們之中的哪一個?」
「你們誰願意讓我親?」
「妳想親誰呢?」
此時一個捲髮、穿短褲的男生說:「別選我,我已經有2個女朋友了!」
這句話聽起來應該是句玩笑話,
但其他四個人卻一副習以為常的神情,沒打算回應他,
而繼續看著我,等待我的回答,
「這樣吧,我們一起過去攝影師那兒,讓他來決定?」
「OK」五張嘴異口同聲。

向振華選了穿灰色T恤、棕色短髮、小麥色皮膚、綠色眼珠的男生,
其他四個人神色自若地站在向振華兩旁,
欣然接受他的決定,也樂見這個結果,
我開口請求一個人來幫忙拿反光板,
最中間的那一位便直接走向前一手將板子接過去,
其他人只是自然而然地站著,
默契在他們之間是一條看不見的線,將五顆心繫在一起,
不論我開口向他們問什麼、要求什麼,都不會看見爭質和遲疑,
答案與安排總是同時出現在每個人的眼睛裡,
一股平靜的、井然有序的氣流包圍著他們。

五個迥異的個體,擁有孿生的意志,
與其說他們是朋友,不如說他們更像兄弟。

後記:好感人喔,嗚˙˙˙就是有這種情誼、這種默契才能在彼此身上疊來疊去、甩來甩去,這需要何等的信任哪˙˙˙我十幾歲的時候,追求的就是這種感覺,到現在還是很羨慕這種情義相挺的拜把,我喜歡擁有手帕交,也嚮往兄弟情,呵呵˙˙˙



July 28, 2009
*虛弱


百吻拍照已經進行了兩個星期,
拍完三十五個,
這幾天有點虛弱,
因為很累。

身體上的累倒是還好,
但心靈感到有點疲乏,
每天早上九點起床,出門工作,晚上八點多回到家,
先放空、接著去煮飯,餵妮妮、哄妮妮睡覺,
自己吃完飯、洗完澡,都已經十點了,
然後開始寫文章、寫網誌、摸東摸西,
舉腳、按摩、靜坐,
到半夜兩點才能結束所有的事情,
在床上靜坐完畢之後,躺下去立刻睡死。

不拍照的日子,通常都是因為天氣不好,所以不方便拍,
既然天氣不好,也沒得洗衣服、沒得買菜、沒得約會,
說天氣不佳導致很多事情不能做,是有幾分說服力,
但其實是˙˙˙不拍照子日子,我只想窩在家裡放空,
成堆的衣服沒去洗衣店洗,只好抽空在浴室裡手洗、晾乾,
靠著數量驚人的存糧一直沒餓死,
說要約喝咖啡的皮耶赫,
說了兩百年,也抽不出時間喝,
只憑著E-mail的掙扎,不知道他什麼時候會忘記我的樣子?

照片拍得很美,但我卻變成一個疲勞、無趣的傢伙,
內心的激情和綺想全給鬼偷走了。

今天跟向振華待在小餐廳的露天座椅上,
本來想就地拍一張的,
結果我完全提不起勁找人親,
好鳥。

接吻這種事情,沒那感覺,怎麼做得出來?

現在是巴黎時間晚上十一點半,
我決定打亂之前那個無趣的日課表,
等一下去泡個澡,
半篇文章都不要寫,
悠哉地舉腳、寫日記,然後好好靜坐半個小時,睡覺。

明天起床之後,或許就會有一些新的感覺了。

有起有落才有戲,
加油吧,楊雅晴。





21 Quai d'Orléan








*百吻23:小綠影
23 Promenade R.Capitant

見過巴黎的人都說他髒,我也不例外,
奇怪的是,人行道上二十步就有個垃圾桶,
而清潔車、清潔工的身影不論早晚、隨處可見,
他們穿著鮮綠色的制服、螢光黃或橘的背心,
從同樣鮮綠色的清潔車上跳下來,
在大街小巷裡,熟練、迅速的撤換垃圾袋,或者操作掃街車,
這種鮮豔的綠色,
在巴黎代表著所有相關清潔的措施,
卻˙˙˙跟清潔這件事情本身似乎沒有太大的關係,
這麼說實在太冤枉了清潔人員了,
畢竟,他們看起來總是很忙碌,
或許巴黎的清潔度不能跟鮮綠色的密集度成正比,
是因為巴黎的人口實在太多了吧,
巴黎一定滿意我這個結論,我想。

塞納河畔的人行步道上有兩個清潔工,正在噴灑消毒水,
第一次看到噴灑消毒水的清潔工,感到很驚喜,
原來噴灑消毒水也是清潔工的日課!

我走上前去跟那兩個清潔工索吻,
語畢,黑髮的那一位立刻伸手往光頭朋友的肩膀上狠狠甩下去,
以這清脆響亮的拍打聲,將親吻一事給讓出去,
光頭壯漢非常酷,戴一副黑色的太陽眼鏡,
答應的同時,臉上沒有任何表情,
他有地下搖滾崇拜者的外型,
但說不定平時在家的喜好是烘培糕點或刺繡?

說親就親,沒有任何情緒,也沒有任何肢體動作,
不顧黑髮朋友在一旁笑到幾乎要岔氣,
光頭壯漢自始至終都擺出一副性格的表情,
開著清潔車離開的時候,
手伸出窗外跟我比了個大拇指,
嘴角微微上翹零點一度,然後揚長而去。

我親了一個巴黎的清潔工,
真酷。

後記:巴黎真的很髒,可是清潔工又好像已經很勤勞了,算了,光是有鐵塔、聖母院、聖心堂、凱旋門˙˙˙這些必勝賣點,就沒人會跟滿地的狗屎和菸蒂計較,就算有時候連垃圾都滿出來,還有流浪漢的尿味,憑著"巴黎"兩個字,全世界還是趨之若鶩,有什麼辦法?這就是巴黎魔力啊!







August 3, 2009
*孬


有些讀者很關心我跟皮耶赫的進展,
所以我來報告一下目前的狀況。

目前的狀況就是我整個孬掉。

如果只是接個吻,一切都會停留在親嘴的那個瞬間,
之後便剩下幻想和發花癡,除此之外沒別的,
然而一旦多了那麼點慾望想更進一步,
自找麻煩的過程就開始了。

皮耶赫約我喝咖啡>>真開心,
但是,
皮耶赫有空的時候我沒空,我有空的時候皮耶赫沒空>>懊惱;
那就先通信好了,
但是,
他如果很快地回我>>真開心,
過了兩天還不回>>懊惱;
通信這麼沒效率,乾脆留電話,所以皮耶赫先給了我他的電話,
得到皮耶赫的電話>>真開心,
我盯著他的電話兩百萬次也不知道要打給他說啥屁>>懊惱;
那我也把我的電話給皮耶赫好了,
但是,自從給了電話之後,
電話響了>>就緊張得要死,
電話沒響>>就失落得要死。

我徹頭徹尾地發現一件事情,就是我很孬。

怎麼說呢?
我記得親完皮耶赫之後,開始有點喜歡他,
不料過沒多久,就在不遠處看到皮耶赫,不幸皮耶赫眼角餘光應該也看到我了,
我第一反應竟是立刻彈跳,躲回人群中,
智障到不行,我也不知道我在幹嘛,怎麼會這種反應,
但是又已經躲進去了,出來也不是、不出來也不是,
真希望隨便來個誰誰誰剛好也在人群裡,假裝跟我聊天,幫我粉飾這個蠢局面。
向振華在三步以外的地方喊:
"出來吧妳!人家已經看到我們了!!!"
我卻賴在人群裡大叫:
"不要啦!!!我會不好意思啦!!!!"
一邊叫一邊死不踏出去,
此時向振華竟然很犀利地伸出手來,對著我揮了揮,
把我的尷尬全給揮出來見光了,
很好,這下子我的出場就更顯得身不由己。

我們兩個走過去跟皮耶赫小聊幾句,
當然,除了瞬間變成聾啞人士以及癡呆症患者之外,
我也拿不出其他招式,
幸好這個對話只維持了幾分鐘,
接著我和向振華便移駕到傷兵院附近,
過了大概半個小時吧,
有個人的右手和左手同時拍了我的左肩和向振華的右肩,
是的沒錯,又是這個草帽這張帥臉,皮耶赫又出現了,
這次,我不僅上演聾啞、癡呆人士,還變成自怨自艾的婦女,
在一旁因為無法言語而導致忍不住多次低頭思故鄉,
以及望著妮妮喃喃自語˙˙˙等等,
局面轉為向振華與皮耶赫的歡樂conversation時間,
我想,就算皮耶赫最後是愛上向振華,也是很合理的。

總而言之,
自從喜歡皮耶赫之後,我就一路孬到現在,
雖然信裡總是很有條理、假裝怡然大方地回應他,
還坦蕩蕩地找他出來再拍幾張照片,
但事實上,我整個孬到不行。

看到沒有,
一個有氣魄要親一百個男人的傢伙,
遇到心動的對象,就是這副孬樣。

為了拿出我的氣魄,
我決定,不管怎樣,
哪天我神清氣爽、無畏無懼的時候,
就要告訴他,
老娘很喜歡他,至今親了五十個男人,卻只對他有感覺,然後問他要不要出來跟我接吻。

哼。

(我又在亂開支票了,到時候沒兌現,請盡情地罵我、數落我吧˙˙˙)





August 4, 2009
*百吻25:猜猜國籍?
25 Promenade R.Capitant (Notre Dame)

哈哈哈,
這個男生還滿符合他的國籍所具有的特徵,
所以忍不住想讓大家猜猜看,
他是哪一國人??
歐盟國家喔~

這傢伙雖然看起來很大方,
實際上卻很靦腆,
好多男生都這樣喔,
打扮得很時髦,看起來像玩咖,
結果一聽到要親嘴,
嚇得退三步、結結巴巴,
親的時候緊張到不行,親完臉脹紅,
很可愛,
呵呵˙˙˙







*百吻27:秘密基地
27 Square du Vert Galand

我聽一個朋友說過,
他在巴黎的秘密基地是西堤島的島頭,
想獨處的時候,
便會來島頭抽幾支菸、安靜地聆聽塞納河的水流。

島頭有一顆柳樹,
兩個年輕人坐在柳樹前,倚著塞納河聊天,
其中一個還伸了大大的懶腰,躺下來對著天空發呆,
在巴黎,忙碌是最劣質的待遇,
如果人生沒了悠閒可享用,還不如此時此刻就朝塞納河跳下去。

我跟向振華打算等他們一走,就遞補這個奢侈的位置。
很幸運,這兩個年輕人過沒多久便開始收拾東西準備離開,
就在我們正要拎起所有的攝影器材、狼狽地移駕過去時,
右邊一個穿黃色T恤的男孩,
輕輕鬆鬆地降落在我們眼前,且毫不遲疑地坐了下去,
戴著iPod耳機的背影,除了宣示著島頭是他的之外,
還散發著模糊的惆悵˙˙˙
並非什麼深沉的痛苦,而是彷彿在想念著某個已不在身邊的人事物,
淡淡的罷了,卻使這個背影,怎麼看都孤單。

儘管一個現成的吻已經就定位了,
但那氛圍令我不敢開口跟他說話,
向振華不知道說了幾次:「去吧!」才讓我鼓起勇氣打斷他的獨處。

他很可愛,
嘴唇薄薄、翹翹的、顏色紅潤,
嘴角上揚,是那種即使不笑依然可愛的弧度,
褐色頭髮、深棕色眼珠、山形眉、米白色皮膚,耳垂有點小,像水滴。

聽完我的要求,他瞇起眼睛笑了笑,有點稚氣,
沒多說什麼便點頭表示答應,始終掛著耳機,
拍完照片之後,他拿出自己的相機,問向振華能不能也幫他拍一張,
所以我們又親了一次,
他寫下email和名字,是個俄羅斯男孩,
我問他俄羅斯的俄文怎麼寫,他寫下「Россия」;
隨後他突然用手指了指我跟他之間的地面,
低頭看了一下,有一些類似塗鴉的文字,
左右兩邊各有一個人名,名字之間是一顆像忍者飛鏢的十字,
十字右下角寫著「Moscow」(Москва 莫斯科)和2008,
他用輕描淡寫的語氣說:「這是我去年來巴黎的時候,和我朋友一起刻的。 」
說完還對我微笑,但看不出來他對這個回憶到底有什麼感覺。

照片拍完,我跟向振華收拾了東西,準備往下一個地點前去,
他又瞇起眼睛笑了笑,跟我們揮揮手說再見,耳機依舊掛著,
轉頭繼續安靜地看著塞納河。

島頭也是他的秘密基地。

後記:大概過了一個小時,我們沿著左岸走回奧賽美術館,往西堤島頭看了看,發現他還在那裡,我跟向振華就開始偷拍他,拍到一半他開始低著頭不知道在幹嘛,我們用相機拍下來之後放大看,發現他又在刻字了,呵呵,好可愛的傢伙,可愛透了,不知道他刻了什麼,下次去看看。真的好喜歡這個小男生。

公佈昨天的答案:荷蘭。(呵呵~猜對了嗎??)

可愛的小弟在島頭刻字時被我偷拍。(腿好長,應該滿高的。)



*幕後(男主角們)

自從我得知親了名模之後,
就卯起來姑狗所有我親過的人,
好玩斃了,
超HIGH!!



電影帥哥


再來呢,就是我親的第一個德國人,
當時對他的印象是很悠哉,
而且感覺是一個很負責任的人,
後來搜尋他的資料,發現他是藝術家,
網站是德文的,只能用翻譯軟體稍微亂看,
總之,他很性格。

接吻照


網頁上的相片
附上他的網址,
好奇的人可以去看看。
*"第二十一個吻:德國藝術家"網頁連結*

接下來是莫名難過的金髮男,
原來是吉他手,而且出了一張專輯。
他的網站有很多他的影片,吉他愛好者請自行前往研究。
*"第三十四個吻:憂傷吉他手"網頁連結*


接吻照
網頁上的照片

最後呢,
來放巴西名模最新的電視廣告,
今年2009年的愛迪達秋冬新裝喔~

其他還有一大堆被我挖到的FACEBOOK,
一窺究竟這些人的其他面貌,
好玩斃了,
超HIGH!!!!

哈哈哈哈哈哈哈˙˙˙˙˙


August 6, 2009
*原來我親了Douglas Neitzke

一早起來就看到振奮人心的網友留言,
網友說:
"在人工沙灘上,妳親的是一位模特兒耶!
 他叫Douglas Neitzke,
 還蠻有名的~身材是Dior Homme的最愛,很瘦。"

把我的花名冊翻開來看看,第四十二號,Douglas Neitzke,
還真的耶˙˙˙˙

趕緊姑狗了這個名字,
啪啦一大推照片映入眼簾,
放大來看個仔細,
真的是印象中沙灘上的那張臉耶!!!,
好好玩喔~

突然覺得自己很蠢,有眼不識泰山,
哈哈哈哈哈哈˙˙˙˙
不過模特兒本人其實也沒有什麼異於常人之處,
就是沙灘人群中,很帥又很瘦的一個大帥哥,
多虧向振華一眼相中,我才會找上他,
Douglas Neitzke應該年紀還很小,個性很可愛,
我只記得他笑瞇瞇的表情,
還有問了我的年紀,得到答案之後摸著額頭大笑的模樣,
閒聊了幾句之中,他很好奇他是我親的第幾個男人,打算寫些什麼故事?

帥帥帥,美男子,
我真是幸運到不行!

以下是Douglas Neitzke的照片

無名分類超爛,每次要選分類,就忍不住想罵一次。













*百吻31:雨
31 Opéra Garnier

下雨了。

我跟向振華蜷在歌劇院正門西側的階梯上,

儘管是夏天,下起雨來卻很冷,尤其風大的日子。

原本喧囂的廣場轉眼間空無一人,

反倒是四周街道的門廊和屋簷下變得異常擁擠,

所有躲雨的巴黎人,不謀而合地從口袋拿出菸,一邊望著雨滴一邊抽了起來。

下雨是件討厭的事情,

幾顆水珠,就將我軟禁在某處,

若不想個方法自娛,躲雨的時光總是漫長。

看著巴黎被雨水沖刷著,

我眼前浮現的卻是在這張表皮底下,那古老的靈魂,

幾尊壯偉的巴黎象徵作為他的心腹,

不變的街道是骨架,流動的人們是血液、

人非物換、星移斗轉,

這堅毅、頑強的肉身幾經摧殘,反覆枯萎與重生,

卻只留下琢磨過的美麗。

後記:這個男生很可愛,是法國人,但是有點亞裔的味道,笑容靦腆,驚訝時的表情像一隻小鹿。


July 31, 2009
*半完成

今天親完五十個了,很高興,
忍不住擁抱了向振華先生。

原本只是個很簡單的構想,
"親一百個人,然後拍照存證",如此而已,
隨著出書的念頭,整個計畫就擴大了起來,
找攝影師合作,還要加上自己的文章,
事情變地很複雜。

變成我不只是要一百張照片,而是要一百個"故事",
拍照之外,真正浩大的工程則剩下我一個人要獨自面對和完成,
倘若不是文思泉湧的時段,
還真的一個字都不想寫。

向振華要的是好照片,我要的是好故事,
人、事、景、光都要合一,並不是簡單的事情,
有時候景取好了,沒半個順眼的人出現,
或者心動的人就這樣走過去,卻沒有景可以留住他。(這樣最痛苦了!!!)

如果是一本百吻攝影集,那就可以全盤交給向振華,
如果只是散文集,那也很簡單,
但這兩者要取個平衡,就得多花一些功夫了。

儘管過程多多少少是辛苦的,
但我承擔地很甘願,
嘴上抱怨疲勞、嫌棄瑣事,內心卻相當踏實,
做一件不同於以往格局的事情,
必然要有些突破,
無法在每一個環節都保持愉快、正面的心情,
內心的掙扎可想而知,
但,
只要讓熱忱帶領著我,
途中不論經歷了什麼,都會是美好的。

這就是我選擇踏上的旅程。





July 25, 2009
*親嘴最剛好的距離?

目前進度:35個吻。

感想之一就是"高個兒很難親"。

我親了幾個至少190公分的,
穿著十公分的高跟鞋,還要墊腳,他還得低頭,真的很遠。

親嘴最方便的距離,到底是幾公分呢?你們覺得??

葉思屁說:"差半個頭不錯。"
半個頭大約是12~15公分,
所以我找175~180公分的帥哥剛剛好囉?

我想一下˙˙˙

皮耶赫˙˙˙目測178,剛好,
配槍軍人˙˙目測175,OK,
奧塞工人˙˙目測180,OK,(相片中他站在比我低一階的階梯上)
奧立佛˙˙˙目測185,要墊腳,
西班牙男˙˙目測172,OK,
義大利男˙˙目測182,要墊腳,
鐵塔小帥哥˙目測176,OK,
桃花眼帥哥˙目測188,穿高跟鞋還要墊腳,
俄羅斯小弟˙目測???,從頭到尾都坐著所以看不出來,但腿好像很長˙˙˙

ㄜ˙˙˙不想列了,
反正,高的很難親到,
我在凱旋門親了一個,
原本連他的下巴都碰不到,最後爬到路燈上面,才把相片拍成,
那男的本身應該有185,又穿著"直排輪",
因為鶴立雞群所以選上他,
走近才發現跟他講話要用喊的,
由於他實在太高,整個行不通,
我只好爬上路燈,踩著底座,
一手抱住路燈、一手緊抓那男的衣服(竟然還是矮他半個頭),
才親得到。

這篇網誌照片裡的這一位也很高,
我不巧穿著平底鞋找上他,
墊腳墊到小腿爆青筋,
腿本來就粗了,墊腳還擠出肌肉大蘿蔔,真慘,
而且你們應該慢慢有發現:我的脖子簡直像雷龍,超長的,
哈哈哈哈哈,
這種脖子如果配上一雙長腿,當然很合理,
問題是我腿很短,就變得很好笑,
算了,哼ˋ反正相片整體很美就好,

放心放心,
我只是放這張相片上來舉證˙˙"高個兒很難親"這件事情,
關於這位帥哥的故事,
不會是這種白爛文章的,哈哈哈哈哈哈˙˙˙
但我真的很機車,寫這種白話閒扯,把照片的浪漫氣氛破壞殆盡,
喔頁~來揍我啊,啦啦啦˙˙˙

最後,還是好奇˙˙


"親嘴最剛好的距離,到底是幾公分呢?你們覺得??"
 











*百吻34、35:為什麼難過?
34 35 Le Parvis

向振華正在取景的時候,
兩個路過的男生嘻嘻哈哈地闖進構圖,擺了個POSE,
既然自己送上門了,當然要好好把握,
就留他們下來親嘴。

一人拍了一張,他們就離開了,
同時留下一股令我想不透的詭異感傷,
拍照時還好好的啊,
後來我忙著整理東西,向振華則跟他們閒聊,
聽到「再見」這個字眼時,趕緊抬起頭跟他們揮揮手,
卻看到金髮的男生一臉苦澀,
沒來得及弄懂這個表情到底是什麼意思,他們已經走遠。

我跟向振華坐在原地一邊看一邊討論今天拍的相片,
幾分鐘後,有人在向振華旁邊坐了下來,
是剛才那兩個男生折回來了,
奇怪的是,他們靜靜地坐在向振華旁邊,也沒說什麼話,
向振華只好主動攀談,我聽不太清楚他們在說什麼,
突然,向振華轉過來對我說:
「他(金髮的)說他很喜歡跟妳接吻的感覺,他希望可以再吻妳一次。」
「喔。」
我有點訝異,因為他特地折回來要一個吻,
卻看起來很鬱悶,而且請向振華轉達,
說著說著,一邊拎起所有的拍照家當,一邊起身準備去搭捷運,
再次跟這兩個男生揮手說再見,
然後我走向前去捧著金髮男生的臉,親了他一下。

他看起來依然相當失落。
太奇怪了,我忍不住開始幻想:
「為什麼會擺出這種慘澹的表情?
 難不成他得了什麼絕症​?壽命只剩下三個月,
 有未了的心願,卻無法說出口?
 到底有什麼難言之隱?
 到底為什麼看起來這麼難過?」

到底為什麼?
在親吻的時候,帶著如此悲傷的神情?

後記:我發現只要沒有愛上對方,說親就親,一點都不會尷尬或彆扭,如果要我親一個我喜歡的人,絕對擺不出這麼灑脫的態度,保證是左想右想,不該想的全想過了,還是戰戰兢兢、不太敢行動,恐慌著要是親下去,地球就會爆炸、人類因此滅亡。唉,一旦動了真心,永遠沒有什麼都不怕的那一天,真是要死了,氣魄全給狗吃了。






August 9, 2009
37 Parvis du Sacré-Coeur
*百吻37:眼睛

這是我見過最美的眼睛。

邊緣是一道周密而深邃、孔雀藍的光環,
向著圓心延伸,逐漸轉為碧澄澄的綠波,
而瞳孔竟是透明琥珀色,從中心點放射出去的絲線清晰可見,
比世間任何一種寶石都還要瑰奇、美麗,
就像兩隻搖豔的小精靈,在通往異世界的入口處晃蕩,
誘惑著我不顧一切往裡頭跳。

我無法不盯著他的眼睛,怎樣也無法,
直到整個世界只剩下這對眼睛為止,
靈魂因此而在未知的領域裡頭漂浮,並感到幸福,
時間不存在、空間也不存在,
只有一種看不見卻軟綿綿的東西包圍著我。

回過神來的時候,拍照似乎已經完成,
我忍不住笑了,跟他說:「我好喜歡你的眼睛,真的好美。」

這個男生露出靦腆且迷惘的神情,
他肯定不知道自己的眼睛令我醉茫茫。

好美,天哪,好美的眼睛,
我一想到或許此生再也碰不上這麼美的眼睛了,
甚至感傷地想嚎啕大哭。

好美,天哪,好美的一對眼睛。

後記:過了好幾天,我還是滿腦子這對眼睛的倩影,有沒有人愛上一對眼睛的呢?救命啊,原來一對眼睛也可以自主地去迷惑別人,而毫不理會主人的意願,太驚奇了,來人哪,快給我一帖解藥,我被下蠱了。



August 13, 2009
*男主角們2

最近地鐵裡的養眼照片,
不知道我親到的男生裡面,有沒有這種筋肉人。

既上次瘋狂姑狗花名冊裡所有的人名之後,
我終於提起勁寫信、寄照片給其中幾個男主角,
其實也不過六個而已,
畢竟用法文寫信是很費力氣的,
所以先試了幾個"感覺比較熟的"人,
哈哈哈哈,用"熟"這個字眼實在太好笑了,
對這四十九個男生而言,我跟他們一點也不熟,
但是對我而言,印象深刻的那幾個,就覺得比較"熟",
起碼有話可以聊,就寫信過去,
從此開啟了法文英文通信課程。
PS為什麼是四十九個呢?
  因為我親完皮耶赫當天回家就立刻寫信給他,
  哈哈哈哈˙˙˙
  所以皮耶赫不算在內,其他四十九個全部沒消沒息,
  一點聯絡都沒有。

一來一往的信裡,
又有新的交流,
真是太好玩了,哈哈哈哈哈哈˙˙˙˙

首先,巴西名模現在人在紐約,他常往返紐約、東京、巴黎、米蘭,
這幾個城市名湊在一起,不必一秒腦中就浮現"時裝秀",
還有什麼能串連這四個地方呢??
他之前來巴黎也是來走秀的,難怪只待了幾天就匆匆忙忙去紐約,
雖然我英文幾乎被法文摧毀殆盡,
但還是用得比法文順,
巴西名模講英文,所以我寫英文給他,
我想他一定都有看懂(自我安慰),哈哈哈哈˙˙˙
對了,巴西名模原來比我想像中的年紀還要大一點,(天秤座)
我還以為他只有十八十九歲,
他真SWEET,猜我年紀比他小,
突然很後悔老實跟他說我的歲數,SHIT。

再來是電影帥哥(射手座),
他竟然年紀不小了,卻看起來像是只比我大一點的夜店玩咖,
身高之謎解開:一百九十公分,
比我目測還要高兩公分,我猜他一八八,
不虧是有年紀的人,
講話有條有理又周到,
連寫出來的信都帥,
雖然我常說對年紀大的人沒興趣,但是電影帥哥例外,(我好花心)
但那也是因為他看起來很年輕,
所以我應該還是對年紀大的人沒興趣吧,
對於"找成熟穩重、事業有成、歲數大一輪的男友"這檔事,尚未涉足。
雖說對年紀大的人沒興趣,但我本身很多時候都很老派,
譬如寫字骨架工整、拿筷子標準、不用注音文、講話不潮、
不愛玩夜店、愛養生、不會跳熱舞(這點超致命)˙˙˙等等,
不過最近有打算要去夜店混一下,來個突破。

然後是憂傷吉他手,
昨天被他抓到我在FACEBOOK線上,
就給了我手機,叫我下次經過他家要打給他,
講到手機,
皮耶赫也給我他的手機,我卻一次也沒打過,
因為我很孬加上擠不出任何理由打去,
所以皮耶赫的手機號碼除了徒增我的心煩意亂以外,毫無其他作用;
從亞維儂回來之後,我卸除了對皮耶赫的死心眼,
所謂的死心眼就是對某人事物產生不健康的執著,
之前因為失心瘋而對皮耶赫萌生死心眼,
覺得非他不可,一定要跟他怎樣怎樣,不然我鐵定會抑鬱而終,
通常走到這一步,我就會變得很白癡,
連寫個信給他都要龜毛兩世紀才敢發送出去,
跟寫信給其他男主角那種隨性、灑脫、坦然,完全不能比,
說真的我討厭死這種感覺了,
搞得我毫無氣魄、不知所措、怕東怕西,
什麼跟什麼,
不要說皮耶赫,我自己都討厭我自己,
幸好現在清醒多了,
我還是喜歡皮耶赫,但少了那種要死要活的戰戰兢兢、患得患失,
這樣我自己也舒服多了。
回到憂傷吉他手,
他竟然跟巴西名模同年(雙子座)???
太shock了,竟然這麼小?
哈哈哈哈˙˙˙
明明是同一年,從巴西名模那裡得知的時候心裡想的是:"你有這麼大??"
從憂傷吉他手那裡得知的時候,卻驚呼"你這麼小而已??"
不只是外國人猜不到我的年紀,
我也猜不到他們的年紀,
彼此彼此。

還有幾個比較沒有多聊的男主角我就懶得提了,先這樣。

大家通信的內容都很可愛,很有自己的風格,
電影帥哥語調很成熟,老派程度跟我差不多(我才幾歲啊我),
皮耶赫講話像小孩子一樣直率,而且每次寫信來都用不一樣顏色的字,
巴西名模是活力青年,感覺得到有想法而且敬業負責,
憂傷吉他手現在一點都不憂傷了,反而精神奕奕,而且作風乾脆,
下次來問他那時候到底是在憂傷什麼好了。

希望我再接再厲,趕快把剩下的信發一發,
跟每個男主角都有所互動,
這種感覺真好。

以上,報告完畢,
好累喔˙˙˙我要去睡覺了,晚安。



August 20, 2009
*一起風流吧


(這張向振華神秘地入鏡了,呵呵˙˙˙)

之前有網友建議我親黑人,
我才想到˙˙都忘了巴黎很多帥黑人這件事。

這次渡假,親了一個黑人,
看他的五官,似乎有點中東人的混血,我猜的啦。

巴黎很多很帥的黑人,
我去年十月曾經在ZARA的家飾店遇見一個此生看過最帥的黑人,
他是寢具區的店員,
我走進那一區,心不在焉地隨便翻翻單色的床包,
轉頭突然看見他,
內心嚇退三百步,魂都飛出窗外了,
黑人不帥則已,帥起來要人命,
想當然爾,挑床單的念頭瞬間蕩然無存,
但寢具區比我房間還小,十秒鐘可以走兩圈,
完全無法提供我徘徊此處的理由,
管他的,我就厚著臉皮滯留在米色床罩前方許久,
假裝苦思不知道該選什麼尺寸,
敬業的帥黑人果然走過來詢問我需不需要幫忙,
抬頭一看到他漂亮的眼睛,
我潛意識瞬間呆掉兩百年,不過那畢竟是潛意識,
意識層面的我還是乖乖開口,回答了帥黑人的問題,
不過呢,
我竟然跟他說:"謝謝你,我自己看就可以了。"

真想死。

什麼時候我才能像Samantha(Sex and the City)一樣放得開呢?
好吧,不用到Samantha的地步,
那我什麼時候才能像Carrie一樣,拋個媚眼、灑個笑容呢?

總而言之,當時的我真是遜斃了,
記得出了店門口之後,我還把整場懦弱歸咎於法文不夠好,真是牽拖大王。
一路上,一直想著那個黑人的長相,難以忘記,
晚上還把他畫在日記裡頭,好好笑。

隔天我跟郭先生討論的時候,
我說:"我昨天看到一個史上最帥的黑人,帥到晚上睡前我還記得他。"
郭先生覺得我這句話太好笑了,
"為什麼會說晚上睡前還記得?"
"因為有些人很帥,但是看過之後的幾個小時,就會慢慢變得模糊,
 但是這一個,我到睡覺前一刻都還記得他長什麼樣子,現在也還記得。"
說著說著,
我們兩個還真的又去了ZARA家飾店,
可惜再也沒看到他了。

呵呵˙˙˙
這是去年底的事情了,
現在過了半年多,生活比之前如魚得水了一些,
加上百吻的實行,
讓自己不停地脫皮,
從一層層膽怯和不自信的束縛裡頭重生。

敢跟陌生人索吻,被拒絕時也坦蕩蕩的,還能笑瞇瞇的跟對方說掰掰,
漸漸地,
從前那種因為沒自信而產生的莫名害臊和軟弱,
隨著一個又一個吻,不見了、蒸發了。

我記得最近一次被路人搭訕是前天去洗衣服的時候,
走著走著,
對街的男人朝我這兒笑,
他似乎等著我發現他在看我,
對到眼之後,他作手勢想過來跟我要電話,
我只是從容地也向著他笑了笑,順便拋了一個免談的媚眼,
然後繼續走我的路。

以前我總會很慌的,現在完全不怕了。

今天晚上回家的途中,
看到地面上自己的影子,
有種莫名的陌生,卻高興,
這影子是個有魅力的女人的姿態,
好像不是我,卻又是我。

我變了,
非媽說,才短短幾個月,我相片裡的眼神都不一樣了,
她更喜歡現在的我,我也是,
她笑說,拋掉過往那些沒自信和枷鎖,我們一起風流吧,
呵呵˙˙˙
是啊,
下次再讓我遇到這麼帥的黑人(其實什麼人都一樣啦)
我肯定不再是這種傻蛋反應了。

女神們,一起風流吧。


August 14, 2009
*吻戲出外景

哈哈哈,
之前的照片都是在"巴黎棚內"拍的,
明天終於要出外景了,
向振華約我去西邊的"雷島Île de Ré"(別名銀島)度小假,
順便拍照,
於是吻戲首次踏出巴黎。

我想說剩下的五十個應該要有新氣象,
就打算去剪頭髮,
不料今天實在太累根本懶得出門,
剛剛就在浴室裡面自己解決了,
其實沒什麼差,只是剪瀏海還有打薄兩側,讓形狀看起來比較圓,
世界上除了我自己,應該不會有第二個人類發現我剪了頭髮,
所以˙˙˙新氣象作廢,
管他的。

跟馬麻出去玩所消耗的體力還沒補回來,就要繼續揮霍,
而且曬得亂七八糟的皮膚,即將再度被蹂躪,
真是要不得,
反正在巴黎的日子也不多了,
就好好把握吧!

總之,不好意思啊˙˙˙我又要出去玩了,
三天後返家,
希望可以多帶幾個吻回來,
請祝福我,幫我集氣!!!

呵呵˙˙˙也是一樣,
臨走前po一張吻照墊著,
歡迎踴躍回應!

掰掰,愛你們~



September 6, 2009
*正負好壞


最近很忙,加上心情煩亂,
秦老師說得好,
"外在世界就是我們內心的投射",
最近陰鬱的狀態,
果然就給我招來一堆白癡鳥事。

首先,前天去買貨運用的紙箱,
一口氣買了十個,我特地帶了推車去搬運,
然而回家時搭公車,
推車加紙箱,又大又重,
讓我一時呆住不知道該如何跨進公車,
站在門前傻笑了幾秒,內心數著"1、2、3!",
數到三的那一刻,
就拎著推車加紙箱往車子裡跳,
這舉動現在想起來真的是沒大腦到了極點,
當下我自以為有翅膀可以飛過去,才會幹出這種蠢行,
想當然爾,下場就是跌得很難看,
現在右腳有一片半個巴掌大的嚴重瘀青,又腫又痛,真是白癡斃了,
往後還有一堆事情要奔波,這個節骨眼卻腳受傷,
此TIMING真是完美啊!(苦笑)

再來呢,
就是前幾天有個史上最熱心的網友,
寄信到我的信箱,
他說他本來很欣賞我的百吻計畫,可是看到PTT上面有人在批評我之後,
他決定不要再欣賞我,然後就把他原本推薦我的文章刪掉,
還寄了一整篇PTT謾罵我的討論串給我看,
這封信的最後結論是告訴我,我的行為極為不受歡迎,叫我要知恥之類的;
也因為有人在PTT板PO了百吻的連結,
我的留言版開始出現那種極為熱心、想要"教育"我的網友,
不外乎是罵我無恥、崇洋媚外、傷風敗俗、下流˙˙˙之類,
不堪入目的詞彙也是有啦,
但比較多是純粹丟下一兩句難聽話,
或者長篇大論在那邊論述我的行為有多麼該死。

打從我一開始執行百吻計畫,
就有這類人不時地會冒出來罵幾句,
我心情好的時候就不太理會,看到就刪掉,
心情爛的時候會在心裡詛咒幾句,詛咒完再刪掉,
基本上不太會管他們,
但這幾天突然覺得,我好像應該跟大家分享一下這方面的心情,
因為˙˙˙˙這很值得分享,
而且我想˙˙˙
不管是支持我的人還是反對我的人,
都想看到我怎麼面對這種狀況,
支持我的人,想知道我沒事,
反對我的人,想看到我受挫。

先提一個很簡單的現象,
當A主動現身在B面前,只表達一件事情"A需要B"。

來罵人的也好,來附和的也好,
既然來說話給我聽,就表示需要我,
鼓勵我的人,需要我持續做出能讓他們喜悅的事情,
因為我讓他們感到喜悅,所以他們給予我支持,
然而支持將化作雙向的動力,使計畫得以繼續、喜悅也持續供應中,
謾罵的人,需要我擔任被罵的角色,
因為我讓他們感到火大,所以他們需要發洩,
他們期望利用謾罵來減低我的能量,
使計畫拖延或取消,他們就能感到消滅了心裡的某種不快。

對我來說,支持的聲音、不支持的聲音,都很有意思,
當然啦,基於想要完成計畫的立場,
我比較樂於接收到支持的聲音,
所以當然是保留支持聲音、刪掉反對言論,
但那些被刪掉的反對聲浪,其中也有很多蛛絲馬跡值得探索。

OK,首先要聊的是,
"為什麼我遇到罵個不停的人,可以很冷靜地面對?"
其中是有玄機的。
當我看到一個滿口惡言的人時,
我接收到的訊息,通常不是他嘴裡那些機哩呱啦的罵詞,
而會先看到他內心的脆弱,
就算他對我罵遍所有的髒話
他也不是什麼不可饒恕的惡徒,而只是一個不知道怎麼抒解自我情緒的人,
那種罵個不停的人,
內心擠滿寂寞和空虛,導致"愛"一直進不去,
他們根本不知道怎麼去愛、去祝福、去享受、去過得幸福,
這樣子的人,其實很需要別人伸出援手,
可是他們那張臭嘴又只會把別人趕跑,
想要得到愛,卻又得不到愛,周而復始,人生總是憤怒。

面對這樣的人,如果跟他一起喇低賽(攪豬屎)下去,真的是沒完沒了,
我也不是仙,不想拿寶貴的人生跟他們瞎耗,
所以一旦遇到了,就聽聽他們說話,時間到了、就走人,
遇到罵個不停的留言,爽的時候就回一下,大部分則是直接刪掉,
通常我一回,對方絕對會在第一時間立刻再度留言繼續罵,
速度之快,總是令人嘖嘖稱奇,
他們殷切地期盼自己的行為能夠得到回應,
希望自己是被重視的、不是被忽略的,
所以會不斷地返回案發現場,一再確認自己的價值,
如果能把對方激怒,就相當有成就感,
若對方被摧毀,先是獲得勝利的快感,接著又掉入一種空虛和失落,
因目標不復存在,游戲無法繼續,
為了解脫,只好繼續尋找下一個攻擊對象。

一樣的公式,也可以套用在支持者身上,
如果今天是我支持一個計畫,
我若留言表態,一樣也會關注回應,
對方也給出善意的回應,我就會繼續關注和支持,
若其中的互動有什麼不順利,我也會尋找下一個值得投注善意、獲得喜悅的目標,
其實流程是差不多的,
只不過在"正、負"兩極進行罷了。

看是憤怒滾憤怒,還是幸福生幸福。

人生要幸福快樂,
其中一個很重要的本事,
就是要能夠從每件事情當中,都獲得正面的能量,
相反的,想要過得很不爽,
就儘管怨東嫌西、罵上批下,讓每件事情都可以對自己造成負面影響。

今天我弄了個百吻的計畫,
基本上這件事情不偷不搶也不犯法,
但是對台灣的風俗來說,可能算是挑戰,
雖然我之前根本沒想到,這年代了還會有這種衛道人士來罵我,
但真的執行了,就發現,這種人還真的存在,
呵呵˙˙˙也挺有意思的,不做還遇不到咧,
總之,
這個計畫是有爭議性沒錯,
剛剛已經說了,既不偷不搶不犯法,
那麼百吻的存在價值人人自定,全看接收者的心態,
對某些人來說,很棒、很好,
這些人從我的計畫裡,得到了正面的能量,讓自己感到開心,
他們讓一個原本陌生的、外在的物件,以溫柔美好的姿態,進到生命裡,
然後消化成正面的能量,用愉快的心情回應給提供者,
使雙方都獲得正面的影響,
以正面的心態來看,
一百個吻,是個美麗的過程,
創作者和旁觀者,一同參與了一個美好的旅程,各自在心裡留下一些美麗的痕跡;

對另外一群人來說,很糟、很壞,
這些人從我的計畫裡,看出一大堆的負面訊息,讓自己感到憤怒,
他們讓一個原本陌生的、外在的物件,以惡意入侵的方式,進到生命裡,
然後轉為負面的能量,用批判的態度攻擊提供者,
使雙方都受負面思想波及,
以負面的心態來看,
一百個吻,傷風敗俗又下流,
創作者思想齷齪,勾起負面人士的負面思想,
使得負面人士內心無法平靜,非得出手制止不可,以免毒性擴散。

同樣一件事,
有人可以開開心心從裡頭拿到讓自己快樂的成分,
有人偏要憤怒氣惱從其中找出讓自己不悅的元素。

對我來說,百吻是我思想的一部分,也就是我,
我把我自己呈現出來,而好壞留給別人去煩惱。

好人看什麼都好,壞人看什麼都壞,而我還是我。


再一次套回開頭那句話˙˙˙

"外在世界就是我們內心的投射"-----永垂不朽,適用於任何時空。



September 13, 2009
*謝謝大家的關心

傍晚去麵包店買泡芙,
因為只剩一個,
老闆娘說不用錢,送我,
真開心!

謝謝大家的關心,
我很好。

一早起床,就接到一堆問候,
大家都說:"你上新聞了。"
嗯˙˙˙
記者沒有經過我的同意就把照片、本名、學歷全部見報、上新聞,
我非常驚訝,
但同時也了解記者搶新聞的壓力,
若是能得到我的允許再曝光,何嘗不是好事?
如今他這麼做,想必有他的理由,
事情都發生了,也沒啥好追究。

不出幾分鐘,我接到台灣新聞記者打來的電話,
連我在巴黎的手機都不知道為什麼被出賣了,
接起來之後,回答了一些問題,
過沒多久,我的聲音又被剪接到新聞裡頭。

然後一整天下來,
留言板和網誌開始湧入大量的留言。

台灣真是一個生龍活虎的地方,
而且大家對別人的事情總是比對自己的事情有興趣˙˙˙

先回答一些不斷重複出現的問題:
1動機是什麼?
 "想要把一個想法付諸實現。"
 幻想無時無刻都在發生,但真的要付諸實現往往不容易,
 內心世界與現實生活的橋梁,常因為禁不起社會輿論壓力而斷裂,
 導致我們被迫妥協,去過一個差強人意的生活,
 其實,當我們願意放下那些包袱,忠於自己的選擇,
 接受自己原本的樣貌,心裡的自由便會帶來快樂,
 快樂會感染,一個真正快樂的人,能夠讓身邊的人也快樂,
 這種真實、由內而外、毫不做作的影響力,才深遠,
 而不是刻意去迎合社會價值、服務他人,來獲得肯定,
 一旦本身不快樂,不論對外付出多少心力,
 最後難逃一場空。

2不怕得病?
 不怕。
 擔心的事越多,
 能做的事越少,
 如果怕得病,我連門都不應該出。
 我們活在這個世界上,
 不是要讓自己住在無菌室裡,
 而是要學會如何跟細菌戰鬥之後產生抗體、和平共處。

3為什麼不在台灣實行?崇洋媚外嗎?
 呵呵˙˙˙我人在巴黎啊,所以就在巴黎實行囉!
 崇洋媚外這個心態,我壓根就沒想過,
 第一次看到這個字眼的時候,還滿驚訝的˙˙
 不過,仔細想想,這也是個有趣的議題,
 崇洋媚外?會用崇洋媚外來形容這個計畫的人,
 本質上就認為法國人比較高等,
 如果他們壓根不認為跟法國人接吻,是一種高攀的行為,
 那崇洋媚外就完全無法成立了,
 如果他們覺得法國人比台灣人低等,
 "崇洋"這個論調絕對不會出現,
 另外,崇洋這個字眼本身就有問題,
 會用崇洋這個字眼的人,本身就同意"洋"被"崇"是合理的。

4為什麼刪留言?
 留著幹嘛????

5你不怕丟光台灣的臉?會不會以後外國人都覺得台灣女生很隨便?
 不怕,不會。
 男主角們都能夠用欣賞的角度來看待我的計畫,
 我得到的回應都很正面,
 他們覺得這個構想很美,
 也因此認為我這個"台灣女生"有創意又有才華,
 態度大方得體、氣質出眾,
 你可以說這些男主角們集體瘋了,沒長眼睛,連花癡都認不出來,
 那也沒關係,
 反正他們留下了良好且正面的印象,沒有人因此覺得台灣女生很隨便。
 若哪個外國人說出"台灣女生全都很隨便",
 那他本身的價值觀有問題,不要理他就好,
 不必連自己的價值觀一起混淆,
 不必把不屬於自己的包袱揹在身上。
 

人有一個很奇妙的特性,
當厭惡某個人事物的時候,
若不出手,便會感到痛苦,
即使只有一絲,都能夠形成折磨,
為了要解脫、自保,就發動攻擊行為,
相反地,
當喜歡某個人事物的時候,
卻變得很含蓄,
多半選擇默默地關注,即使不表達也不會難受。

好幾年前,我發現這件事之後,
當下決定要逆向操作,
一開始,起碼做到罵人跟誇人一樣大方,
而不是罵人很會,誇人卻詞窮,
慢慢的,駕輕就熟,
我變得能夠從每件事情裡找到可取之處,
並且發自內心地讚美,
在那之後,罵人的念頭,便越來越少了。

憤怒總是很大聲、很招搖地出現,
極盡破壞之能事,然後離開,
而愛,
卻綿長、寧靜且恆久地陪伴、存在。

我很感謝支持我的家人、朋友,給我的鼓勵,
這些溫暖會一直留在我心裡、我身旁,
也很感謝願意留言表示支持的網友,
尤其是留公開留言的朋友,很謝謝你們,
最後,
我最想要感謝的是我的攝影師向振華,
很謝謝你陪我走這個計畫,
很謝謝有你在!

今天不好過是沒有錯,
但˙˙˙熱潮後,天空還是藍的,雲也還是白的,
地球照樣轉,而這些都會退去。


最後,再次謝謝大家的關心,
晚安。

PS有親朋好友留電子信箱給我,但我的設定有誤,開不了,
  請用悄悄話直接貼在內文,再給我,謝謝!


September 15, 2009
*今天想了什麼


這兩天我在做什麼?

˙˙˙˙˙˙˙˙˙搬家啦。

之前的房屋租約到期,
而我當時還沒決定要不要留在巴黎,
就把房間給退掉、讓給下一任房客,
現在要留下來了,只好搬家囉。

目前新家沒有電話也沒有網路,
時間一空下來,才驚覺平常花了多少時間在網路世界裡游蕩。
藉此機會正好測試我沒了網路會不會焦慮?會不會不開心?
如果會,以後我就要提醒自己,不要太依賴網路!!!
哈哈哈哈˙˙˙

聊聊我今天想了些什麼˙˙˙˙

來巴黎兩年,
一開始,我很認真地練琴跟旁聽,
技巧進步了、程度提升了,
對於音樂的想法也變得比以前豐富,
但仍然很不滿足,
旁聽班上技巧精湛的日本人上課,
再難的曲子都能毫無誤差地彈出來,
每次他們彈完,
我都忍不住想替他們喝采,太厲害了!
沒想到老師卻說:
"鋼琴是樂器,你要用他來唱出你的心,而不是當個拳擊手,想打贏一場比賽。"
"你技巧很好,但你要彈出你自己。"
在課堂上,常常可以聽到這樣的話,
這讓我踏上探索自我的旅程。

每一個學藝術的人,遲早都要面臨風格這一關,
技巧精湛的作品,很珍貴也很難得,
但是風格才是獨一無二。

風格,
是真實的自我呈現,
若要說世界上有什麼東西是獨一無二的,
那麼,我會說每個東西的本質都是獨一無二的,
人的內在、事的內在、物的內在,不論在時間、空間中,全都獨一無二,
但是,很多時候,我們會偽裝,我們會穿上一層外皮,
沒有別的理由,只是為了保護自己,
我們穿著大眾化的外皮,隱藏自己真實的樣貌,
我們戴上符合社會價值的面具,直到自己都想不起自己是誰。

藝術家的作品之所以動人,是因為毫無保留,
一旦毫無保留,便空前絕後,
因為真實的當下永遠無可取代,
在真實裡,每一瞬間都是永恆;
學藝術的人,
如果跨不出真實這一步,
其它什麼都不必說了。

執行百吻的計畫,是想展現自己思想的一部分,
目前為止,
我只在乎我仍不夠真實和成熟,
與全盤的坦然還有一場拉鋸戰,離心靈的自由還有一段路,
我刪掉一些文章和照片,因為我跟現實做了某些妥協,
還有我在文章裡,仍沒辦法順暢、誠實地表達,
導致有些內容,依然矯情、彆扭又空洞,
這是我唯二感到羞愧的時候。

我走向真實之路,
路途中,我必須認識自己,了解自己,
在了解自己之後,接受自己,
在接受自己之後,喜歡自己,
在喜歡自己之後,呈現自己。

為什麼我會說拿碩士文憑不如實行百吻計畫還吸引我?
因為碩士就是一層安全的外皮,
我穿上它,百利而無一害,
符合社會價值、大眾眼光,大家都會誇我又乖又優秀,何樂而不為?
對某些人來說,學位並不只是外皮,而是發自內心真實的渴望,
那麼,投注全力去奮力一搏,這個拿學位的過程才有意義,
若只是想迎合外在世界,那就沒有意義。

從小,爸媽就教我,去追求自己真正想要的東西。

我很清楚了解自己對於學位的渴望並不強烈,
所以我選擇去實踐一個想法,而不是去迎合社會標準,
儘管世俗眼光不能理解,我還是會完成這個旅程。

在巴黎留學兩年,分分秒秒無不探索自我,
每一個收穫,都讓我更豐富,
每一次挫折,都讓我更強壯,
三年前,我想做這件事,卻因為害怕輿論壓力,而放棄,
現在,我想做這件事,已能夠承受輿論壓力,就展開。

我將真我的一部分,拋向這個世界,然後獲得自由,
每當我多釋放一點,我就更輕盈一點,
一個輕盈、自由、快樂的人,
不必刻意去成就什麼豐功偉業,也能讓四周明亮起來,
因為他本身的存在就是一種美麗。

對每個人而言,最重要的東西都不同,
對我而言,
我最想做的事情,
就是立基於真實、信任、熱忱,然後帶著明晰去溝通、完成,
最終創造美麗,走進愛。

祝福大家,
用每一分每一秒,
去創造出令自己滿意的人生!

PS最近猛聽拉赫曼尼諾夫的鋼琴協奏曲,忍不住一直覺得˙˙˙˙世界上為什麼會有"音樂"這麼美的東西呢??如果可以一直聽音樂的話,還有人有心情罵人嗎?被媒體無預警爆料的頭一天,我還真的昏了頭無聊到去刪留言,畢竟刪留言真有快感,尤其是看到那種"你再刪啊,不要臉!"我就更是毫不考慮地按下刪除鍵,但這種遊戲玩兩下就膩了,花時間寫下流字眼罵人的人,渾身都是負面能量,我還跟他糾纏不清,我瘋了˙˙˙後來就放水流,專心去搬家,說也好笑,我沒再刪留言之後,罵人的人還是可以一直說:"不要臉!還刪!你一定是把負面留言都刪掉,板上才會這麼多支持的聲音!"˙˙˙˙˙唉唉。新家沒網路沒電話(我現在在朋友家),真是天意,看來這幾天我只能乖乖趕工百吻文章、聽音樂,精進文筆兼修身養性,十月以後才有網路可以用,真是的˙˙˙。

喔頁!!被我抓到無線網路!偷用一下!!
今天還有另一個收穫,就是˙˙˙
我發現罵人的其實只有幾個人而已,其中幾個還一人分飾多角,自己推自己的罵文,
有一個每隔幾分鐘甚至幾秒就罵一次,還假裝自己是不同人,
搞半天,原來負面聲浪就那幾個人在製造˙˙˙
另外,留言洗太快,很多我都來不及看,天啊!!!希望不要漏掉朋友留給我的話!!
晚安。

心中有佛則眾生皆是佛,心中有屎則眾生皆是屎。


September 16, 2009
*解放假清高的我

我又有網路可以用了~~呵呵˙˙˙

昨天晚上在想一個問題˙˙˙
對於負面聲音,
我的反應到底是什麼?
要說完全沒感覺,實在噁心矯情,
要說大受影響導致無法前進,哈哈哈哈哈˙˙˙又笑死我自己了;
想這個問題的,
便開始仔細地看每一篇回覆,
然後誠實地感受自己的情緒。

我想了很久,
這些滿口粗言的網友,
到底有什麼地方是值得學習的呢?
結論是:在表達真實的自我這一方面,他們很勇敢。
他們講的話這麼下流難聽,卻依然滔滔不絕地說個沒完,
換作是我,我明明心裡也會浮出髒話,那我為什麼不說呢?
我以為我是誰?
故作有修養、壓抑內心、避免口出惡言,
問題是負面心態誰都有,難聽的話誰沒想過,
我也不例外,
看到那些罵人的留言,要說一絲都不在乎是騙人,
但要真的去跟他們對罵,我又放不下身段,
好像如果也跟著口出惡言,有損我的尊嚴似的,
內心暗詌詨,卻滿口愛與和平,
還敢說要坦然,還敢提真我兩個字,
我第一個就先自打嘴巴,不要臉!
假清高,被罵是應該!

想想也對,
那些人想罵什麼就罵,
在言論表達這方面,他們多自由,
不論再醜惡骯髒的思想,
都大剌剌地呈現,一點都不會覺得難為情,
每個人都有邪念、惡念,
但誰能像他們這樣勇於暴露自己的黑暗面?

我總不能永遠不涉及負面這個領域,
所謂的真實,
不是只單方面去信奉愛與和平什麼餔拉餔拉餔拉,
而是在接受了這個二元世界的正負兩極之後,散發出真實的光輝,
既然我很清楚,人都有正負兩面的思想,
若我只張揚我的正面思想,那跟那些緊咬負面思想的人,有什麼兩樣?
還不是一樣偏頗?

我昨晚想了很久,很認真地覺得,
如果我也討厭那些留言,卻忍住不回應,裝沒事,
那真是個假清高的討厭鬼啊,哈哈哈哈哈˙˙˙˙˙

沒錯,
我當然不會因為這些留言就停止計畫,
但是,我也不是能夠完全不把罵聲放在心上的人,
那我也來罵一下好了,
實踐我自己所謂的真實,
不要只會呈現美好、正面的一面,
還敢大言不慚地說走在真實的道路上。

首先呢,
我要罵的是關於扯學歷的人˙˙˙
眼歪嘴斜,看事情永遠看歪一邊,
我自始至終都沒有說文憑、學位沒用處,
而是說,任何東西都要建立在真心渴望之上,去奮鬥取得,才有意義,
我對學位沒有熱忱,所以沒有去奮鬥取得,
並不代表我否定學位在這個世界上的價值,
那些被冒犯的人,本身價值觀的根基脆弱到不行,
看到別人擁有與自己相異的價值觀,
馬上緊張兮兮、全身都拱起來,
立刻出手矯正對方,希望別人錯誤的價值觀都能夠被導正,
否則地球一定會毀滅、人類會淪喪,
"世界上有人認為學位不重要,那我拼命拿學位不就是白癡嗎?"
"趕快把那些覺得學位不重要的人都矯正過來,這樣我就不會是白癡了!"
事實是,
如果學位對你而言很重要,我覺得不重要,那又怎樣?
我不拿,你去拿,這不是很好嗎?
大家各取所需,很好啊,
一心想要導正別人的價值觀,
只是顯示內心的信念薄弱,多拉一個算一個,
希望大家都跟自己擁有一樣的標準,否則沒有安全感。

學位,我想拿的時候就會去拿,
或許是明天,或許是明年,或許永遠都不想,
不管怎樣,
我想要的東西,就會去努力得到,
我不想要的東西,就不會去拿,
如此而已,吵什麼吵?
想得到別人的認同,口氣要好一點,口氣不好,口才就要好一點,
想招攬價值觀相同的夥伴加入自己的國度,
用罵的,虛弱又不討喜,沒效。

我留在巴黎,是因為我發現我還有想要學的東西,不想走,
還想要上鋼琴課、還想要上室內樂課、還想要上視奏課˙˙˙
我捨不得巴黎跟這些課,
我還想在這裡學音樂,想在這裡學習,
有人說:"你既然不想拿學位,幹嘛還留在巴黎?浪費父母的錢?"
拜託,說來說去還是一樣,繼續留學唯一的理由就只能是拿學位嗎?
如果不拿學位,就叫做浪費錢?叫做白花錢?
這麼說來,你所花的每一分錢,都是為了拿學位囉?否則叫做浪費?
我認真地學習,但是對學位沒有渴望,
這樣就叫做邏輯有問題、浪費生命,
說到底,這些人為什麼還是不能跳脫學位的框架?
而且說到底,這些人為什麼非得要說服別人也一起拿學位呢?
我這兩年很認真練琴,也很喜歡上課,參與了很多表演,練了不少室內樂曲,
這些都是我喜歡的事情,
我只不過對拿學位沒興趣,就等於不肯認真的敗家渾蛋,
怎麼會這麼死腦筋?
我想留在這裡,繼續上課、繼續感受巴黎,
或許有一天,我拿到了學位,
這些學位捍衛者又要說:"你還不是想要學位,當初還說不要!"
有一天,我沒拿學位就回台灣了,
他們又會說:"哼,拿不了學位吧!"
眼光永遠繞著學位、文憑在轉,有理說不清。

在台灣這種唯有讀書高的傳統價值觀裡頭,
放棄學位就該死,
從小我們就被教導,不要開發其他興趣,只要會讀書就好,
擁有其他專長,都不如升學考試拿高分來得重要,
看到喜歡畫畫的小孩,就告訴他,只靠畫畫絕對沒飯吃會餓死,
叫他放棄、勸他把畫畫當興趣就好,
你說這是現實、事實,沒錯,
但這就是我們共同堆砌出來的結果,
我們經營不出一個可以靠畫畫維生的環境,
然後就叫後代放棄自己的夢想,
台灣的小孩,小時候個個聰明伶俐、活潑可愛有想法,
到了國中,整個大環境就開始制止他們發展自我,
美其名是為了幫助每個孩子成為對社會有貢獻的人才,所以不可恣意妄為要聽話,
實則因為沒能耐承受孩子之間的相異性,
基於管理方便,就鼓勵大家都做一樣的事、朝同一個方向走;
之於父母,也一樣,
有多少父母禁得起讓小孩發展自我?
家長座談會上說三道四、比來比去,自己的兒女稍有異於常人之舉,馬上就倍感壓力,
連左撇子也要被罵、被用異樣眼光看待,
在這片土地上,連用左手寫字都是一種罪惡,
讓小孩發展自我,在台灣更稱得上罪行,
誰的小孩比較野,大家就用輿論把他壓到動彈不得為止,
家長無法負荷別人看待自己兒女的眼光,
就把壓力加諸在無辜的小孩身上,
叫他不能做什麼、不能做什麼,卻說不出個真正的理由來,
連爸媽都不站在小孩子這邊,小孩子能怎麼辦?
從小就耳濡目染,不要跟別人做不一樣的事情,
否則爸媽會傷心不然就是自己會倒大楣挨揍挨罵,
每個台灣小孩都有這一關要過,
過得了、過不了,全靠命運,
順從磨成習慣,到最後連溝通都忘了怎麼做,
一輩子不曾為自己發聲,只知道人生任由大環境擺佈,
想要安全地過完一輩子,最重要的就是要乖。

這樣的教育,
得到的惡果就是很多人都不願意為自己的人生負責,
社會給的束縛太多,
導致我們也養成習慣把責任都丟還給社會,
看到MTV裡面女主角橫越馬路,
立刻砲轟人家說這種不良示範會教壞小孩,
最好是MTV裡短暫的畫面,就可以徹底瓦解你家小孩的過馬路的習慣,
小孩子每天跟父母相處的時間最長,
但是教養出問題,卻老是往外推託;
整天怪罪別人帶壞自家小孩,
其實自己本身的憤世嫉俗、推卸責任,早就構成解不了的毒素,入侵下一代,
永無止境把責任擴大到整個大環境去,
來為自己的無能和懦弱脫罪,
罵別人總是痛快,反省起來卻毫無力道。

講到推託,
那些猛烈攻擊我敗壞台灣女性形象的人,
潛意識不知道已經把台灣女性的形象貶到第幾層地獄去了,
下流的種族歧視者,每個國家都有,
你拿這種人的標準放在自己身上,情何以堪?
"台灣女生全都很隨便、很好上",
這種話會從哪種人的嘴裡講出來我們都心知肚明,
你選擇把這種人的眼光,當成包袱放在自己肩膀上一輩子,誰又幫得了你呢?
外國人不是每個都這麼下流,更不是每個都會故意挑台灣女生上,
根深蒂固地唉嘆著台灣女性的尊嚴處處被踐踏,
緊抓這種論調,動不動就控訴所有其他的台灣女性,把自己的名聲給弄臭,
問題是,你本身就已經先認為自己是臭的,
別人怎麼說,都改變不了你認定自己在別人眼裡的模樣,
控訴別人有什麼用?
如果沒了別人可推託,你還是得面對同樣的問題,
因為你本身就覺得"台灣女性"這個身分不值得驕傲,自然會引來別人輕蔑你。
即使我都說了這些男主角,對我都很客氣、很尊重,也讚美我的計畫,
這些人依然可以說出"人家在背後意淫你,是你不知道罷了,你根本不懂法國男人。"
我還能說什麼呢?
別人的善意,在你眼裡沒有任何意義,
你仍要一口咬定法國男人全是會意淫台灣女生的混蛋,
到底誰貶低誰?

很多人老是喜歡給自己包袱,
到最後嫌重,卻又無能為力的時候,就怪罪這個外在世界,
在台灣這個生龍活虎的小島上,
人們喜歡別人的生活更勝於自己的,
所以媒體才有辦法發展得如此"蓬勃",
我們老是互罵,然後回頭又看自己不順眼,
焦點永遠落在外頭,因為面對自我實在太困難。

支持者與反對者的心態,
同樣是建立在喜歡關注別人的事情之上,
但據我這個板主的觀察,
支持者一般都是看完文章,留言鼓勵的話就走人,
但是反對者會不斷地回來關注有沒有人回應他,
一有人回應就反擊,沒有人回應,就一人分飾多角、自導自演。

今天下午,因為難得的空閒,
現在住的地方又沒琴可練,
思考著自己假清高行為的同時,
我開始一一觀察這些反對者的留言,
一不小心就著迷了起來,開始統計,
發現某一個IP,同一篇文章可以回應將近一百篇,
每隔幾分鐘甚至幾秒就留言,
自己回應自己的話,還會推薦自己的文章,
罵的論點都差不多,但是會換口吻,看起來好像不同人,
但IP全是同一個,
另外,
也有一個IP,
前一篇打支持留言叫我加油,下一篇就咒罵我,一人分飾兩角,
好像玩得很開心˙˙˙˙

呵呵˙˙˙這些觀察很有趣,
有時候我會跟著火大,然後就想罵人,
之前我會裝清高,擺出一副不跟這些人一般見識的姿態,
但,那是假的,我其實在意,只是我不知道,我沒認清,
過了今天,
我想我可以用更成熟的心態來看待這些回應,
也感謝這些人,
他們的直接了當,點醒我,
基本上人性本來就善惡共存,
我也沒什麼好避諱,
若要坦然接受自己,今天這一大步,算是他們送我的。

今天又長大了一點,這個風波,送了我好多禮物,
熱潮會過,名氣會退,
但是,所有的點滴和收穫,都將留在我的心裡。


September 18, 2009
*新目標

哈囉,大家好,
相較於前幾天的陰雨,今早巴黎天氣不錯,
又是神清氣爽的一天!

新聞報導我的計畫至今,
讓我成長很多,
導致回頭去看之前寫的文章,
自己都覺得傻得不得了,
盡是一些香甜漂亮的觀感,
道不出更深刻的內函。

我喜歡寫文章,是這三四年的事情,
以前的日子過地懵懵懂懂,整天發呆鬼混,不曾認真充實自己,
如今有了想法,喜歡寫文章,才開始感嘆自己書讀太少!!
我現在想努力的是,不停地多看書、讀詩,
然後多散步、多觀察、多寫。

之前的百吻文章,我打算修改或重寫,
畢竟現在的我,對所有的事物都有了更深一層的體悟,
再回想過去的每個吻,又多了許多感受,
不得不去重寫這些文章,
哈哈哈哈˙˙˙自己跟自己的一場硬仗啊!

不管怎樣,我會很努力,
向振華大師最近開學了,很忙,
等他一有空,第55個吻立刻問世!敬請期待!

歐洲不少國家都有報導我的計畫,
巴黎的報紙最後一段寫著:
«Vous n'avez pas peur d'attraper une maladie?», lui a demandé un visiteur sur son site. «Non», a-t-elle répondu, «plus vous avez peur moins vous réussissez».
在部落格中有人問她:"你怕不怕被傳染疾病?"她說:"不怕,因為怕的事情越多,能做的事情越少。"

我因此收到不少人寫信來鼓勵我,表示支持,
呵呵˙˙˙

不過最好玩的其實是看這句話的各國翻譯版本,超有趣,
語言真是太有趣了啊!!
可惜有些報導我不知道是哪一國文,完全看不懂,就算了˙˙˙
德文:
Je mehr Dinge man fürchtet, desto weniger erreicht man.
英文:
The more you're afraid of, the less you accomplish.
好像是葡萄牙文(知道的人告訴我喔,謝謝~):
Quanto mais medo você tiver menos.


最後,謝謝大家這幾天的關注,
熱潮慢慢退了,
讓我擁有更多的心思和時間去充實自己,
加油加油!

一起創造出自己喜愛的人生吧!!!


September 19, 2009
*莫生氣

哈囉!親愛的大家!
很多人留悄悄話給我,希望我把回應功能設為"會員才能留言",
因為下流的字眼很多,令大家看了都不舒服,
也有人給我警察局的連結,
希望我找通訊警察,把這些人給揪出來。

呵呵˙˙˙˙
頭幾天我也很不爽,
我也想過要把這些人揪出來,
這些人反覆來回留言叫囂,
有人回應,他們就興奮地立刻反攻,
如果都沒有人理,他們又不甘心,留更難聽的話,想要引起回響,
佔據整個留言板和回應欄,搞得一眼望去全是難看的字句。

沒錯,
媒體的確會把這幾個留言拿去大作文章,
說負面聲浪有多大有多大,
但,那又怎樣?
他報他的,我做我的,
他們幫我宣傳,讓有興趣的人來這裡,
喜歡的就留下,討厭的就滾,
又討厭又硬要留在這裡,
那我就當他是在幫我衝人氣,感謝這幾位大德,
負面報導其實也沒什麼了不起,
就當那是一種台灣特有的宣傳手法。

台灣人習慣這樣的媒體口味,
媒體嗜血,看的人也嗜血啊,
捫心自問,
如果百吻的新聞,是用一種文藝、正面的角度來報導,
能勾起多少人的注意?
我們都心知肚明,多數的台灣人對負面報導比較有興趣,
這個風氣早就養成了,
要改善也不是一天兩天,
想改變,也得先心悅誠服地接受。

一開始我很難過,
但,若不學會將危機化為轉機,只好等著被擊垮,
仔細想想,
拜託,我人生的路還那麼長,
在這裡就被擊垮,也太好笑了吧˙˙˙˙
只要願意繼續向前進,
化負面為正面,並沒有想像中的難,
原則就是:"堅持"、"信任",
除此之外的雜物就放水流吧。

會發出下流謾罵的人既壓抑又憤怒,
我們越是跟他們鬥,他們越有力量,
台灣社會就是那麼壓抑,
這背後的形成原因很多,
光懲罰這幾個人,社會也不會因此變得更好,
其實,每個國家都有每個國家的壓抑面向,
壓抑本來就是人性的一環,
只不過灣人的壓抑,是從這個地方顯現出來罷了,
下流謾罵也是一種聲音,他們需要被關注,
他們彰顯自己的存在,好讓其他人也能聽見這個聲音,
今天我們跳脫支持與否的立場來看,
他們真實地反映出社會的其中一個層次,
未嘗不是好事。

我如果採取行動,去對付這些人,
利用一個更大的權力來替我懲罰招惹我的人,
這麼做也許能得到一時的痛快,但那又怎樣?
這些人心裡的缺口還是一樣空虛,懲罰並不會讓他們變得圓滿,
得到懲罰,只會讓他們更恨,
什麼問題都沒有解決,甚至還有可能擴大,
衝出表面的芽,底下的根是又深又長,
只把冒出來的部分剪掉,換來短暫的清淨,
偏偏越去剪,他越強壯。

不用去剪草,不用去懲罰,
世界那麼大,我可以開墾的土地數都數不清,
把生命拿來這樣鬥,
活著還有什麼意義?

難看的留言,
第一天看到覺得火大至極超受傷,
第二天,很不舒服、胸悶,
第三天,還是很不舒服、胸悶,開始想找方法制裁他們,
第四天,不那麼胸悶了,但還是挺想對付他們,
第五天,有點不爽,但開始覺得有點好笑,
第六天,覺得還滿好笑,不小心瞥到太過分的留言還是會不爽,
第七天,今天,沒什麼感覺。

這過程是不好受沒錯,
沒有直接受過這般羞辱、謾罵和威脅,
還真不知道原來感覺這麼爛,
但每天每天,都有一點進步我就很滿足,
有時候會走回頭路,又想去計較,
但轉個彎,去做別的事就沒事了。

難看的字眼,我不會刪,打從第二天開始,
我就沒再刪過任何一篇回應,
大家可以藉此鍛鍊一下自己的氣度,
看看有沒有辦法看到下流的回應,卻不動氣,
我是被罵的人,我都沒事了,
你們也別被這些東西影響太多,
不過,真心的不動氣,是好事,
若是壓抑,就不行,
看了火大想筆戰,儘管戰,不必害怕別人會怎麼看你,
給它罵出來就對了,理直氣壯地罵,
我說了,假清高是划不來的,怨氣積久成內傷誰都救不了,
站在忠於自我的角度,
我鼓勵所有的人都好好宣洩心中的不滿,
絕對不會說什麼"大家不要惡言相向喔~~~~"這種屁話,
風度到哪就到哪,不爽就講出來,
要記得,永遠真實地呈現自己的狀態,不要ㄍㄧㄥ,
想發飆就發飆,宣洩夠了,平靜就出來了。

"負面的力量可以支持我們活出更大的寬容和慈悲"。

我現在還做不到全然的寬容,更不要說慈悲,笑死人了,
但˙˙˙管他的,能做多少算多少,
哈哈哈哈哈˙˙˙
共勉之。


September 23, 2009
*關於吻的名言

自從新聞見報之後,
我的FACEBOOK就跟這裡的留言板一樣爆炸了,
尤其是"同意對方成為好友"的項目,
根本沒辦法一個一個看,
乾脆擺爛,把女生的部分解決之後,
男生的部分隨機挑幾個按同意,其他放水流,
唉唉˙˙˙˙
不過我還是會在FB收信,雖然沒辦法每封都回,但我都有看,
想對沒回到的信說˙˙˙˙真的對不起啦,我不是故意的。

其中有一個法國人很貼心,
他寫信給我,說很喜歡我的百吻計畫,
然後貼了一串關於吻的名言,跟我分享,
還很貼心地翻成簡單的英文,
他說他翻得不是很好,但他相信我能理解其中的意義。

跟大家分享一下,
也歡迎翻譯高手不吝指教,在回應中展露一下才華喔~

"Le baiser est la plus sûre façon de se taire en disant tout." Guy de Maupassant
(Kissing is the safest way to shut up by saying everything.)

親吻是讓所有言語停止最好的方式。
-----法國作家:居伊˙德˙莫泊桑(巨蟹座)

"Quand on donne un baiser à quelqu'un, c'est qu'on avait envie d'être embrassé soi-même." Sacha Guitry
(When someone gives a kiss to someone else, it means this person wanted to be kissed himself.)

我們親吻別人的同時,也渴望被親吻。
-------法國演員、導演、編劇:沙夏˙居替(雙魚座,跟我差一天耶~)

"Il y a une façon d'embrasser qui veut dire "je t'aime" et une façon d'embrasser qui veut dire"aime-moi"." François Lavallée
(There is a way to kiss meaning "I love you" and a way to kiss meaning "Love me"".)

有一種親吻的意思是"我愛你。",而另一種親吻則是:"愛我吧。"
--------法蘭索瓦˙拉瓦列

"Un baiser est un tour délicieux conçu par la nature pour couper la parole quand les mots deviennent superflus." Ingrid Bergman
(A kiss is a delicious trick made by the nature to interrupt someone's speech when words are turning unnecessary.)

親吻是大自然所設下的、為了打斷那些多餘言語的巧妙技倆。
--------瑞典女演員:英格麗˙保曼("北非諜影"女主角,處女座)


"Le seul vrai langage au monde est un baiser." Alfred de Musset
(The only one true language is kissing.)

親吻是人類唯一真實的語言。------法國劇作家、詩人、小說家:阿爾弗雷德˙德˙繆塞(射手座)


-----------------------

哎呀,真的是很貼心的分享耶,
我親了這麼多人,
看到這些話,格外有感觸,真的˙˙˙˙
尤其是最後一句"親吻是人類唯一真實的語言",
真的耶,
有些男生看起來能言善道、好像很吃得開,
其實靦腆得要命,親嘴的時候又害羞又緊張,
親完還臉紅,真的很可愛,
即使只是輕輕碰一下,卻比長篇大論的言語溝通得到的訊息還要多,
這就是親吻的神秘魔力,呵呵˙˙˙

話說經過這次風波,
現在不只我心臟很強,我們全家心臟都很強,
大家都變得更樂觀逍遙又自在,不虧是我的家人,真厲害啊˙˙˙
前幾天我打電話回家的時候,
跟我馬麻說:"馬麻,有人說我考試會過,都是因為跟教授上床耶。"
我馬麻竟然笑著回答:"哈哈哈哈哈˙˙˙˙他們真的好有想像力喔!!"
幾天前我還沒想開的時候,跟我把拔抱怨:"把拔,有些留言真的太過分了,你都不覺得嗎?"
我把拔說:"不要管他們啦,有什麼好氣的?哈哈哈哈˙˙˙"

呵呵˙˙˙他們都這麼看得開,也難怪我很快就恢復元氣,
每次想到他們的反應,
就覺得很好笑,
哎呀,真是很愛我的家人耶。

今天有幫妮妮洗澡喔,很香!

明天又有好多事情要做,
加油吧~!

PS祈禱克雷蒙的奶奶趕快好起來,也希望克雷蒙不要累壞,
  我們兩個最近真是在比累比瘦的˙˙˙

最後˙˙˙

大家晚安~我要去靜坐、睡覺了:D





photographer:Xiang,zhen-hua/ xiangzhenhua@gmail.com
September 24, 2009
*百吻38:南法男孩
38 Place du Tertre

特爾特廣場一年三百六十五天都擠滿了人。

有個穿黑色夾克的男孩靠著牆,
我在人群中偷偷觀察他的一舉一動。
他先是跟兩個中年女人聊天,
我以為那是他的家人,但沒多久那兩個中年女人就離開了,
嗯,應該只是一般問路之後的攀談,
接著他開始悠閒地哼歌,
我這才仔細地看了一下他的穿著,
黑色的棉質休閒夾克,裡頭是黑色T恤,
寬鬆的白色褲子向內反摺到膝蓋的位置,
All Star魔鬼氈款休閒鞋,
接近平頭的短髮、漸層的太陽眼鏡,
我猜他是南法人。

巴黎的年輕男生,
多半留著一頭絨絨的棕色捲髮,
以襯衫或合身T恤搭配窄管牛仔褲,套上一雙版型輕薄的慢跑鞋,
總是從奇妙的地方掏出證件、鈔票或零錢,
怪異程度就好比我常常看到巴黎女生從胸罩裡拿出手機;
反正,穿短褲的巴黎男生較少見,
雖然今年夏天男裝流行膝上短褲,引起部分潮男跟進,
三不五時可以在街上看見男生穿著膝上五到十公分的短褲,
大方秀出肌肉線條緊實漂亮的美腿,
但及膝或者過膝的七分褲,通常只會在觀光客身上和南法各城市出現,
南法實在太熱了,一半以上的男人都穿著七分褲,包括老人,
並且頂著一個清爽的小平頭,
而另一種典型的南法打扮,就是像皮耶赫那樣,
七分袖襯衫、草帽、寬鬆的麻質褲或薄牛仔褲、拖鞋,以及曬成珊瑚色的雙頰。

除了外在條件讓他看起來像是個南法人,
他本身的調調,有種南法人小無賴的可愛,
尤其不時望一下天空,又低下頭不曉得在想啥的模樣。

我走向前去跟他說,我需要他的吻,
他答應了,
答應的時候,並沒有附上什麼紳士般的微笑,
反而露出與灑脫外型不相襯的靦腆表情,
抿了一下嘴唇,似乎有點緊張,
向振華數一二三之後,我湊上去親他,
碰到他的那一瞬間,我發現他仍然很緊張,
不知道是不是害羞的緣故?

我笑瞇瞇地對他說謝謝,他也笑瞇瞇地回答我說不客氣,
表情依舊靦腆,
後來我問了他是哪裡人,
他說他是南法人。

後記:很可愛的男生耶,看起來有點壞壞的、痞痞的,但是本人卻非常靦腆,真是的˙˙˙法國男生真會來這套,看起來很放得開,其實害羞得要命,已經被我遇上好幾個了,好好笑,男生靦腆的樣子真可愛!三十八號男超受歡迎,我一把照片PO上相簿,就收到熱烈迴響,很多人猛誇他帥,呵呵˙˙˙˙我當初看到本人,其實沒覺得他特別帥說,但後來看到正面照那一張,自己也嚇了一跳,想說"什麼?我親的是這個人喔?比例也太漂亮了吧?!"









September 19, 2009
*百吻41:迷霧森林
41 Plage Paris

從2002年起,
巴黎市政府每年夏天都會在塞納河沿岸鋪上長達三公里的白沙,
沙灘上有咖啡座、小吃店、排球場、表演舞台˙˙˙應有盡有,
除了基本設施,
巴黎人的專長˙˙˙周邊裝飾依舊毫不馬虎,
通往沙灘的階梯兩旁,擺滿漂亮的盆栽,
細密的深棕色藤枝縱向並列,緊緊包住盆栽外圍,
原本突兀的陶土花盆穿上這層外衣,
讓我想到在野地裡偽裝成草叢的迷彩服軍人;
沙灘上的陽傘和躺椅全是藍白相間,
跟人工沙灘宣傳廣告的色調一致,
若剛好有個穿紅色泳衣的人躺著,
就成了法國國旗了,呵呵˙˙˙
咖啡座、小吃店、排球場˙˙˙每個設施都有專屬的顏色,
草綠色、紫色、白色,
整片沙灘繽紛熱鬧,卻不會雜亂,
每個區域,都有自己的調調;
為了漂亮,巴黎政府永遠不遺餘力,
最可愛的是,連沙灘上的棕櫚樹,都是特地從遠處運來的,
只為了讓這沙灘,更好看、更令人愉悅。

在鮮豔、界線分明的色塊裡,唯有一小段很模糊,
霧濛濛的、灰灰的、曖昧的、神秘的,
那裡是灑水區。

一群興高采烈的小孩子在灑水區瘋狂穿梭,
迷霧使一切都變得不確定,
平凡的追打在這裡上演,刺激加倍,
他們奔跑、尖叫、跌倒、笑鬧,
全神傾住地遊戲著,惹得我好羨慕,
小孩子永遠知道如何把所有的心神灌入喜愛的事物,
也永遠樂於探險。

我欣賞著他們的同時,
發現不遠處有個人,
也正在用單眼像機捕捉這些小孩子玩耍的模樣,
他跟我一樣,覺得這幅景象很美,
不斷地按下快門,
期望能保留每個遊戲中的孩子的神情、
記下那種單純、奔放的熱情和活力,
他看見了我也看見的美麗,
然後我找上他,在這片迷霧森林中拍下第四十一個吻。

後記:小孩子真的好可愛喔!!我最喜歡看抓狂一族了,小鐵不管玩什麼都用盡全力,每天每天都用盡全力地玩,暑假當天,凌晨四點就起床大喊"暑假開始了~~~~~~~~~"超有元氣!可愛到不行,哈哈哈哈哈哈˙˙˙˙˙抓狂一族裡面每一個角色都超好笑,漫畫家把小孩子的想像力和冒險精神描述地超生動,配上日本特有的惡搞作風,愛死抓狂一族了,愛死看漫畫了。





July 29, 2009
百吻42*人工沙灘超酷

經過昨天的沉澱之後,今天工作相當順利,
再加上李大哥從旁協助,簡直如虎添翼。

今天拍了一張穿比基尼的清涼照,
在巴黎的人工沙灘上找了一個巴西籍的年輕帥哥親,
巴西人對於直接問年紀這件事情應該不是很忌諱,
因為上次在飛機上被巴西小弟弟搭訕,他直接問我今年幾歲,
沙灘巴西帥哥也一樣,拍完照直接問我今年幾歲。

我想他既然敢問,就要敢知道答案,
先讓他猜猜我幾歲,然後我再爆出真實年齡,
當然啦,他猜我什麼十八十九之類的數字,
拜託,亞洲女生不會老這一點可是很厲害的,
我說出二十七之後,他整個大笑開來,摸著額頭擺出難以置信的表情,
雖然秦老師告誡過我不要存壞心想嚇人家,
但我實在很少被直接問年紀,也沒想過要怎麼撒謊,
所以遇上這種情形,通常會老老實實回答,
我看今天這個巴西男孩,對這個答案很是接受,瞧他笑的,
就沒產生什麼罪惡感,
不過,下次還是不要老實回答好了,就說:"我的年紀是一個秘密。"

講到年紀,洋人動不動看起來就很成熟,
我目前親了四十六個,應該有四十個以上都比我小,
好幾個都是可愛的底迪呢,
俄羅斯小弟、鐵塔小帥哥、配槍軍人˙˙˙等等,
年紀都很小,
底迪通常都會親得很不好意思,
雖然熟男也有幾個很靦腆,但是底迪一律偏害羞,
我今天親的一半以上都是底迪,
很可愛。

今天一整天下來,
最酷的事情不是我親了幾個底迪、總共完成了幾張相片,
而是在人工沙灘上拍照的時候,
竟然有網友碰巧經過,
然後問向振華:"這是第幾個了?"
可惜我正在親,沒注意到有人在向振華旁邊,可惡啊!
多好玩哪!
我正在親嘴,而碰巧有個身在巴黎、知道這個計畫的人經過、目睹,
實在太有趣了!!!
好好玩喔好好玩喔好好玩喔好好玩喔~~~~~

真HIGH~

好開心





September 25, 2009
*吻與性

哈囉!
大家好啊~

看到有些網友動怒了,
所以來跟大家分享一下我的想法。

其實呢,
那些反對者,不論是用詞下流的、長篇大論分析的、搗亂的˙˙˙等等,
最大的實質作用,就是增加我的點閱率而已,沒別的,
拜他們所賜,
我每天都穩坐排行榜屹立不搖,
憤怒的人總是很積極,所以他們的回訪率比誰都高,
永無止境地回來關注,看誰又注意到他、誰又回應了他、誰又冒犯了他˙˙˙˙
然後不厭其煩地一篇一篇回覆,比誰都用心、都仔細,
替我製造話題、聚集目光,
要說他們是出版社派來維持百吻熱度的"炒作小天使"一點也不為過。

都說了百吻會繼續,
他們仍願意不辭辛勞地來這裡宣揚他們的理念,
也算是在體現"永不放棄"的精神,值得敬佩。

我不會刪留言,
因為我越刪,他們越興奮,就越是瘋狂留言,
比時間多、比投入,沒有人贏得過他們,
以他們回訪的頻率來看,
他們比誰都渴望自己的發言能夠受到矚目,即使是一點點也好,
包括我現在寫這篇文章,都能讓他們爽得不得了,
更甭提用"刪除"來回應謾罵,
只會讓他們感到自己的力量大到不行,
徹底助長他們常說的所謂"自我感覺良好"。

基本上人身攻擊,我是一絲都不在乎,
什麼˙˙˙長那麼醜、大鼻子、淫蕩賤貨˙˙˙˙我全都不在意,
不過,看到那麼多人愛攻擊大鼻子這一點,
我倒是很有興趣地查了一下面相學,
在中國的面相學中,鼻即財帛宮,代表財運及事業;
另外,有句俗語說:男人鼻大胯下物亦大。
綜合以上兩點,
光就我的鼻相來看,我是個"事業有成、財運亨通並且陽具(如果我有的話)碩大的女人。"

先不論我的現況是否符合面相學的分析,
光是這句話、這幾個字出現在這兒,就讓多少正在看文章的男人,嚇退三步,
內心恐慌著:"這女的碰不得啊!!!"
更不必說我的存在以及受矚目的程度,有多麼令他們感覺備受威脅。
為何猛攻別人的大鼻子?
為什麼本能地覺得大鼻子又醜又恐怖?
為什麼喜歡大胸討厭大鼻?
我想不必多做解釋,大家心照不宣。

一粒鼻子就能夠對某些人的自尊構成冒犯,
遑論我在這人人嚮往的城市,輕輕鬆鬆就能索取到一百個男人(而且是帥哥)的吻,
在他們眼中是多麼該死的炫耀。

除了令人莞爾的大鼻子攻擊,
另外還有一件始料未及的事情,
就是˙˙˙這件計畫竟然可以被無止境地延伸成性慾、性慾、性慾,
讓我開始思索,到底吻為何被渲染成性?
又為何吻被渲染成性之後,會遭受撻伐?

私慾私慾,獸慾獸慾,
還不就是慾,
原始慾望存在於所有的動物身體裡,
是誰將這種與生俱來的慾望,貶為下三濫的噁心思想?
是你?是他?還是我?

如果說百吻是一個以文字和照片包裝慾望的計畫,
那又怎樣?
我當初決定去吻一百個男人時,
壓根沒有想到這件事情有任何淫穢的層面,
除非,"想要吻一個男人"稱得上骯髒的思想,
那麼吻一百個男人就可以解釋為"一百個齷齪慾念的彰顯",
這就是那些攻擊者的邏輯,
了不起只顯示出他本身認為"人類擁有性慾"是一件下流骯髒的事罷了。

一部分的支持者為我辯駁,而指出這一百個吻不過是像演戲那樣,是一種藝術,
完全沒有夾雜慾念在其中,是為了藝術,以藝術之名,絕無私慾成分;
這種說法雖是善意,但難免牽強,
畢竟,願意以嘴唇的觸碰來交流,需要有一定的好感才能完成,
這種好感當中,就包括了一部分的原始性衝動,
辯駁者無疑想替我撇清慾望的部分,來擺脫攻擊,
問題是,性慾為什麼需要撇清?

有些人說,我那些接吻並非建立在感情基礎上,
所以一律淪為矯情之作,毫無價值,也就是說,與愛情無關的接吻,放蕩且廉價,
但若對每個吻都投入了感情,
我就成了史上最花心、在最短時間內愛上一百個男人,並且在最短的時間內移情別戀的:蕩婦。

投入感情是蕩婦,不投入感情也是蕩婦,說到底,這些人眼裡只看見性慾,沒別的。
相較之下,性慾在接吻裡所佔的比例,對我而言比那些批判者低得太多了。

我從來不覺得性慾骯髒或齷齪,
我欣然接受自己想吻男人的衝動,甚至真的去做。
擁有性慾,是再自然不過的,
到底有什麼好凸顯?
如果接吻跟性慾有關,我就非得只強調接吻的性慾層面嗎?
只有性慾值得討論,其他毫無價值嗎?
是誰的眼中只有性?

對我而言,這整個計畫是個奇幻的能量交流冒險,
兩個原本互不相識的人,
在短短的時間內,以一個輕輕的吻,傳遞某些秘密訊息,之後便道別,
如此而已,
我從百吻所看到的,是人與人之間互動,
人類本身就包含性的元素,所有的互動當中,或多或少都受到性的驅使,
只是性所佔的比例各有不同,
對某些人而言,百吻就只是一個女人四處彰顯性慾的過程罷了,
基本上性慾在他們的觀念中是原罪,坦露性慾者視程度而定皆應受輕重懲罰,
我的行為在他們眼裡,唯獨性、性、性、性、性,除了性還是性,罪不可赦;
在他們眼中,我是個全然的性慾化身。

越是性壓抑的人,越是能夠嗅出性的味道而展開凶猛的撻伐,
藉由攻擊那些顯於外的性慾,來譴責自身對性的渴望˙˙˙
他們認為:
"性很髒,有性慾的人都很髒,
 我也很髒,但是我起碼很努力地隱藏,
 而你怎麼可以把這麼骯髒的事情大剌剌地表現出來?

不論別人如何把"接吻"渲染成無邊際的慾念,
對我而言,
"吻"是一種單純、美好、可愛的互動方式,
一次又一次,
我從吻當中感受到的,
依然是單純、依然是美好、依然是可愛,
因為我的本質就是如此,吻的本質也是如此。


百吻事件無意間戳中性壓抑族群的脆弱,
也誤打誤撞地闖進男性自尊的禁地,
所以,
我成為箭靶在所難免,
這段過渡時期就睜一隻眼閉一隻眼,讓那些攻擊者盡情發洩,
一來,他們得到抒解,
二來,我穩坐排行榜寶座,
何樂而不為?

只希望大家別因為嫌回應區髒亂,
就吝於給我支持和鼓勵,
雖然沒辦法一一回覆,但我都有看喔~
很高興支持者多半都跟我一樣,
能夠以率真、單純、浪漫的眼光來看待接吻,並無多做延伸:)

一個多禮拜來,
雖然遭受不少攻擊,但是卻得到更多的鼓勵和支持,
不論惡意還是善意,
都促使我在極短的時間內快速成長,
宛如從一個壓縮過的時空裡走出來似的,
呵呵˙˙˙
不管怎樣,再說一次,百吻會繼續!





祝大家每天都有不同的收穫,
生活充實而且快樂:D

晚安,我要繼續去寫稿子,然後睡覺~~


應觀眾要求,
放上妮妮近照一張。
妮妮內心獨白:雅晴又在欺負我了˙˙˙











October 28, 2009
*百吻43~45:鼓聲
photographer:Xiang,zhen-hua/ xiangzhenhua@gmail.com
43~45 Port du Louvre

走著走著,幾公尺外就聽見的模糊鼓聲,跟小人影一齊逐漸放大、清晰起來,
三個年輕的小夥子,在靠近羅浮宮的塞納河沿岸,悠閒地打鼓和耍棍兒,
他們讓我想起小時候學打鼓的日子,
我喜歡在交響樂團中,擔任定音鼓那不鳴則已,一鳴驚人的角色,
每次合奏課排練時,趁著七十二小節、一百一十六小節的休息,
蹲在定音鼓旁邊偷看書、偷聊天、偷吃東西,享用著偷來的逍遙,
直到聽見樂聲的漸強、和絃的推波助瀾,我知道該是定音鼓上場的時候了,
便鎮定地從鼓邊冒出來,拿起鼓棒毫不遲疑地敲下去,
用綿密的滾奏來哄抬激動的氣氛,
以一個強而有力的單擊作為承先啟後的關鍵,
巨響之後,用指腹在鼓面上輕柔地畫出弧線,使得鼓皮不再躁動,
當音樂轉為如獨唱般的細膩線條,定音鼓的戲份結束,
便蹲下繼續偷看書、偷聊天、偷吃東西、享用著偷來的逍遙。

我走向正在耍棍的高個子男生,鼓聲也同時停了下來,
聽見接吻以及寫書的計畫時,三個男生先是露出似懂非懂的表情,
李大哥出面以流利的法文解釋之後,笑容漸漸從他們臉上浮出來,
此時除了感謝李大哥的拔刀相助,
也認真地考慮要不要把李大哥的說詞抄寫下來,並背誦之。

第一個吻是跟耍棍的高個男生,
第二個吻是跟戴紳士帽、綁馬尾的鼓手,
第三個吻是跟當時正在整理東西,所以看不出耍棍或打鼓的棕色短髮小夥子。

跟其中一個親嘴時,另外兩個便會在一旁嬉鬧、拍手叫好、揶揄幾句,
把此刻當成某種刺激有趣的儀式,比當事人還要興奮,
然則輪到自己在鏡頭前方時,瞬間變成安靜、溫順的乖巧小孩,
他們在觸唇當下露出真實的青澀與膽怯,
而吻前吻後卻是精力旺盛、鼓譟不停的頑皮鬼。

三張照片順利拍攝完成之後,
我們四個人坐在石椅上合照,
綁馬尾的鼓手在向振華按下快門的前一刻,
淘氣且迅速地把紳士帽脫下並套在我頭上。

揮揮手,說再見,
交集了幾分鐘的六人再度分散為兩個三人小團體,
他們留在原地,鼓聲響起,棍子又飛了起來,
我、李大哥、向振華繼續走向下一個地點。

後記:年輕的小男生大部分都比較靦腆,尤其是有朋友在旁邊,更容易彆扭,但親之前的互相聲援和叫囂倒是很有勁,很好笑。這三個男生不知道學什麼專業,看起來還滿有為的,相約在塞納河邊打鼓耍棍消磨一個晚霞,這舉動很愜意可愛,常看到巴黎的年輕人在河邊、橋上聚在一塊兒,有時候只聊天、有時候會一起玩玩樂器,跟巴黎的街景融在一起,把每個角落都當成可以久呆的好地方,然後享受每一吋的巴黎,超悠哉。





Xiang,zhen-hua/ xiangzhenhua@gmail.com
October 2, 2009
*百吻46:生日快樂
46 Pont des Arts

夏天時,藝術橋上每到傍晚,就會聚集許多野餐的年輕人,
三五成群的好友,手裡拎著大小不同的包包,
裝著各式各樣的食物和飲料,
其中一個人從包包裡頭拿出折成雜誌大小的布製野餐墊,
用手指撥弄重疊的尖角,捏住其中兩個之後,
雙手朝兩旁畫出漂亮的弧線,野餐墊隨之展開,
幾經抖動,最後平坦地落在木條拼成的橋面。

有一小團人的氣氛很微妙,
互動間有種生疏的客套,似乎彼此不是很熟悉對方,
但卻湊在一起野餐,
或許是氣味相投想成為彼此的夥伴,
也有可能是偶然相遇之後,約好一同消磨一頓晚餐的時間。

我走向前去,打斷了他們的互相探索時間,
一邊解釋著我需要一個吻的理由,
一邊覬覦擺放於圓心的那堆食物。

話還沒說完,所有人的目光不約而同地望向我右邊的男生,
有人推他的肩膀、有人豎起大拇指、有人拍手叫好,
他們說:「今天是他的生日,親他吧!」

這個男生笑了笑,站起來跟我一起走到向振華取的景裡頭,
拍照之前,我問他從哪裡來,他說他是加州人,來巴黎度假,
一起野餐的朋友是前一天在旅途中認識的,
接著便簡單地介紹了這些朋友,
他很健談、有禮,講話時大部分看著我的眼睛,
但偶爾也會看看遠方,
聲音不算低沉,說話的神情悠閒自在,
嘴角總是維持著上揚角度,似乎對這個世界還算滿意。

照片完成後,
他很客氣地也對我說謝謝,並祝福我接下來的拍攝都很順利,
接著回到那團朋友之中,
坐下來繼續聊天,同時享用食物以及巴黎的夕陽,
我離開時,跟他招手說再見,
他用眼睛笑了笑。

後記:今天是七月二十九日,所以他是獅子座,哈哈哈˙˙˙˙有人說他長得像六人行裡面的喬伊,會嗎?有趣的是,他也叫做喬伊喔。對他印像滿深刻的,因為他態度大方,而且樂於聊天和分享,很親切。另外,我覺得他的眉毛很漂亮。







*百吻47:Kiss Me
這個男孩很香。

他嘴裡嚼著草莓味的口香糖,
接吻的時候,那童趣又甜滋滋的味道流了過來,
還有一對笑瞇瞇的眼睛,也令我開心。

"如果不嚼這一片草苺口香糖,他依然如此可愛誘人嗎?"

真幸福,
因為我不知道答案、也根本不在乎答案。

在街上看到正在講電話的男孩,
穿著黃色T恤、還有我最喜歡的棕色捲髮,
若有似無地偷看他的一舉一動,有種曖昧的感覺,
再加上我如此觀察他是為了要親他,
那更是說不出的奇趣,
直到他掛上電話的那一刻,
我趕緊跑上前去問:「願意跟我接吻嗎?」
他點點頭,露齒笑了一下,
我們漸漸靠近彼此,輕輕摟腰、悄悄接吻,
草莓香味傳了過來,
抬頭時看見他的眼神,就跟嘴唇的味道一樣。

一切是那麼地小巧可愛,甜度適中,
比吃完一顆糖果的時間要來得短,
比含著一顆糖果的感受要來得芬芳。

一個輕活的蜜吻,
不准天雷勾動地火,也禁止寄託承諾,
只可以留下宛如微風吹拂過後的清新,
還帶著香甜的草莓味。

後記:很可愛的男生,年紀輕輕卻是肌肉男,有可能是個每天晚上狂做伏地挺身的青少年。原來親嘴的時候,嘴裡有香味的感覺這麼好,那以後我也嚼一片口香糖再上工好了,那我要嚼什麼口味好呢?同樣草莓嗎?檸檬?薄荷?桃子?可惡啊˙˙˙為什麼沒有香奈兒五號的口味呢?哈哈哈哈哈˙˙˙





*百吻48:偷偷
48 Hôtel de ville

市政府前的廣場,樣貌變化多端,
前一陣子是整片的人工花園,
最近則三不五時舉辦演唱會。

廣場上有幾個工作人員在挪動椅子和活動柵欄,
我上前去跟他們索吻,
熟悉的推打和嘻笑過後,
出現了一個志願者,
又是高個兒,長得有點像亞卓安布洛迪Adrien Brody,
腰間綁著一件長袖T恤,想必很早就出門工作了。

向振華要求親第三次的時候,
他偷咬了我的嘴唇。

輕輕的而已,若有似無,我過了幾秒才反應過來,
有人告誡過我:
「小心別被吃豆腐,委屈也只能怪自己要親!」
那麼,這樣算被吃豆腐嗎?
如果偷咬嘴唇成立的話,那其實也不是太糟的滋味。

什麼是吃虧呢?
所謂的吃虧,到底是怎麼一回事呢?

丟掉那些男生、女生、誰吃虧、誰佔便宜的束縛,
只單純地接受這個突如其來的輕咬嘴唇,
然後看看自己有什麼感覺,
這樣不是挺不錯的?

後記:親切大方又有活力的傢伙,四十八個以來,第一次有人偷咬我,還滿有趣的感覺,有點調皮,呵呵˙˙˙











August 22, 2009
*男主角們3
又到了男主角時間了。

上面這一位,我找他親嘴的那天是他的生日呢,呵呵˙˙˙
他是美國加州人,來巴黎玩。
由於光線的關係,
我們被向振華扣留許久,親了三四次吧,我也忘了,
人超NICE,配合度很高,
我還沒寫信給他,所以也不知道他平時是什麼樣子,
太多信要寫了,還沒寫到他那裏去,呼˙˙˙
不知道他有沒有Facebook,不然等一下去查看看好了,
Facebook真是好東西,哈哈哈˙˙˙˙


李大哥的側拍


接吻照

另外,
一定要提的就是這次渡假時,在沙灘上親的帥哥之一,
沙灘上帥哥實在太多了,
根本就是男模年曆拍攝現場,
而我竟忙著工作,都忘了拍一點回來滋養大家和自己,真是的,
請大家原諒我的蠢行!!!

第五十二個吻是陽光型的帥哥,
很有活力,很年輕,
我一加他Facebook,就收到他的回信,
應該也是個常賴在電腦前的傢伙,呵呵˙˙˙
才跟我小妹一樣年紀,牡羊座,
他相簿裡的有超養眼相片,
不過呢,我還是挑一些老少咸宜的相片給大家看看就好,
免得太刺激,大家受不了,呵呵。



接吻照

再來是沙灘上的壯男,
我目前為止唯一親的黑人,
也是第一個主動說要買我的書的人,
呵呵˙˙˙為了報答他,我說出版之後一定寄一本給他,
原來他是踢足球的啊,真的好大隻喔,
金牛座。





接吻照

另外呢,
保持聯絡的男主角之中,
電影帥哥後勁很強,
本來對他的印象是"帥到不行"而已,
慢慢熟絡之後,
才知道他是爵士樂團的貝斯手,
也聊聊他的工作啦、興趣啦˙˙˙等等,
很有趣,
原來他那組帥到不行的水上照片,是他最愛的運動"wakeboard",
之前放過了,再放一次吧,
反正帥哥多看多好,多多益善。



接吻照

最後,
巴西名模最近不知道有啥新人生感悟,
突然變得有點感性,
我在巴西名模的相簿裡挖到他女朋友的照片,
也是名模,超漂亮,哈哈哈哈哈哈˙˙˙˙
我好八卦喔,
實在太有趣了嘛˙˙˙
而且他那些非模特兒照的生活照都好可愛喔~
相片裡的朋友又都是名模,男的帥女的美,
不私藏都不行,哼。

放幾張從日本網站挖到的可愛照片
...




October 6, 2009
*一起熱血吧!

哈囉~
這陣子接受了很多國家的採訪,
有一些有趣的感想,
歐美的記者都對我的想法感到很好奇,
採訪內容傾向於深入我的個性、我的背景,
大部分的問題都繞在˙˙˙
"如何產生這個創意?"
"你都怎麼親吻呢?"
"你如何挑選親吻的對象?"
"你平時喜歡什麼?"
"你是一個怎樣的人?"
"你親吻時有什麼感受?"
"你親吻的男人們都如何反應?"
"你有什麼收穫?"

而亞洲的記者採訪內容偏向˙˙˙
"動機是什麼?"
"你覺得吻與性有什麼不同?"
"你如何看待吻(性)?"
"你如何面對別人的眼光?"
"為何是接吻,而不是做愛?"
"你如何突破與陌生人接吻的心理障礙?"
"你有男友嗎?他反對或支持?"
"為什麼要在巴黎?"
"如何看待負面聲音?"

當然啦,
所有記者的第一個問題都一樣,
"為什麼會有這個念頭?動機是什麼?"
這是最基本也最難答的一題,
老實說,每封採訪信一打開就是這題,我看到就頭大。

電話採訪、見面採訪的記者也一樣,第一題就是這個,
我每次說:"這不過就是個突發奇想罷了。"
卻沒有人要接受,一定會繼續問下去,問出個所以然來,
彷彿一定要有個強而有力的"動機",
否則世界上不可能有任何一個人類會有這種念頭,
基本上最好可以得到這樣的答案˙˙˙˙˙
"因為想要傳遞大愛的精神,所以親一百個人。"
"因為想要伸張兩性平等,所以親一百個男人。"
"因為想要驚世駭俗,所以親一百個陌生人。"
"因為想要出書,所以親出一百個故事。"˙˙˙˙˙˙˙˙等等。
以上全是虛的,OK?
事實就只是突發奇想,然後去做而已,簡單到不行,
所以我面對任何記者,都只是說˙˙˙"這就是個突發奇想,然後我去將之化為現實。"
倘若對方以一種無法理解的態度繼續追問,
我真的也沒辦法怎樣,
難不成我要矯情地為百吻冠上稱頭的標題?
超無聊的,我不是那種人。

有人提醒說,
楊雅晴,從今以後,大家都會用放大鏡看你,
你要過得更謹慎小心,不然會落人口舌。
楊雅晴,你要好好想想如何詮釋百吻背後的意義和動機,
否則別人會覺得你這個計畫沒有價值。
楊雅晴,你要這樣、你要那樣˙˙˙˙

哎呀,
我幹嘛要為了讓普天下的人類都認同百吻是一件˙˙˙
"對全地球有所貢獻、具社會價值(或藝術價值)的宏大計畫",
而去添加一堆有的沒的裝飾,然後高談闊論一番。
我要的是呈現出真我之後,更加坦然地面對這個世界,
哪可能去反其道而行,包裝自己成為一個無破綻、打不死的鎧甲魔人。

比起那些成天意淫到暴斃,死命地搜尋百吻中孱弱到無法辨識的性慾來大做文章的人,
我超坦率的好不好,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想親誰就去問,超乾脆的,而且成功率還超高,
態度怡然大方、有禮貌,
自己給足自己尊嚴,
被拒絕便一點也不會難堪。

使自己難堪最快又最有效的方法就是"自己看不起自己",
有事沒事把自我價值外掛出去,
讓任何一個無關緊要的人事物都可以評價自己,而造成自我否定,
拜託,也在太好笑,人生有需要這麼苦痛,活在花花草草、小細節裡嗎?
姊妹們,兄弟們,
終其一生,
你喜歡過幾個人?
你想吻過幾個人?
十之八九在心裡掙扎個兩百萬年,也不敢踏出一小步,
整天跟朋友叫叫叫個不停,卻一見到對方就整個孬掉,
不要說表白、索吻,有人連問路都要挫賽大半天,
我自己以前也這樣好不好,
這種死性不改,遲早在路上遇到一見鍾情的對象然後呆掉,回家後悔一世紀。

我們為什麼不敢表達自己?
為什麼?為什麼不去嘗試看看?
是誰恐嚇我們,表達自己會遭天打雷劈?
我想到要親一百個人,然後去親,接著留言板就髒掉臭掉,
因為有人會罵,所以表示體現真我會招來惡果?
拜託,這算什麼惡果?

你怕什麼?
怕被笑?怕被罵?怕被別人看不起?
還是其實你怕自己是個蠢蛋?真實的自己很難看,所以千萬別露餡?
你怕的是別人的眼光?
還是怕自己原形畢露?

都不要怕,因為全都不值得,
什麼都怕,保證你錯失這輩子所有的奇蹟和夢想。

告訴你,呈現出真我之後,我超快樂的,
更自在、更豐盛,非局外人所能感受。

有人在那邊說什麼"你勢必要承受你所種下的惡果",
那真的是好笑,
對我來說,真實人生中根本沒有所謂惡果,
"惡果"只是我平時拿來開玩笑的詞罷了,
所有的事件、所有的發生,一旦欣然接受之後,收穫就會跟著來,哪有什麼惡果??
情緒的苦痛、遭受的攻擊、內心的掙扎,
都只是一個必經的過程,
一旦你穿越了,就是大豐收等著你而已,沒別的。

我留言板臭掉髒掉又怎樣??
有什麼了不起?
我就是有本事看那堆留言卻不動氣,看到支持留言開心就夠了,
自動去蕪存菁的功力,可是相當精良,
我實質上的、心靈上的收穫,他們又分不到,我有啥好怕好氣?
再說,有人罵,我不買單,他們又能奈我何?

每個人每天同樣擁有二十四小時,
我寧願投注於美好的事物中,其他人怎麼選不干我的事。

本該如此,
時間寶貴,浪費在討厭的人事物上面幹嘛?
奇蹟、趣味、美麗可是隨時在各個角落等著我呢。


祝福大家,心誠所願,
一起熱血吧~~~!!!

--------------------------------------------------------


以下,分享Taipei Times對百吻的採訪,
Taipei Times(台北時報)是在台灣發行的綜合性英文報紙,由自由報系負責發售。1999年開始發行。

這個記者很酷,他的名字是Dan Bloom,
美國籍,待過法國,旅居亞洲十年,目前住在台灣,
我超喜歡他寫信的口吻,幽默、風趣、真誠而且活力十足!!!
他說他一看到我的計畫,就決定要寫一篇報導來支持,
哈哈哈˙˙˙回台灣一定要找他一起吃飯,很有意思的人呢~

A woman in Taipei logs onto the wretch.cc blog of Yang Ya-ching, to look at photos posted by Yang about her kissing experiences in Paris.

A Taiwanese woman's ambition to kiss 100 men in Paris has become an overnight web sensation in Taiwan -- and worldwide! -- after she provided details of the quest on her much-visited blog.

Mlle. Yang says she hopes to publish a book about her kissing adventures.

her blog is at wretch.cc/blog/angelduck777

http://www.youtube.com/user/angelduck777
=================================================

A kiss just a kiss. Or is it?

by Dan Bloom
Contributing Reporter

Ya-ching Yang has become famous around the world for a blog she keeps about going after 100 kisses in Paris.
Based on a whim she had threeyears ago, and put into action this past summer in Paris,
with 54 kisses under her belt so far, Yang is accompanied on her fishing, er,
kissing, expeditions in France by a Parisian friend, Chinese photographer Xiang Zhenhua,
who gets everything on film and then posts the shots to her blog.

The colorful tabloid newspaper Apple Daily did a big Chinese-language spread on her in September,
she's been written up -- and pictured -- in newspapers from Sydney to New York,
and she's all over the French internets as well.

The Taipei Times ran a brief story about her from the local office of
the Germany-based Deutsche Press Agentur news agency on September 12.
Recently, the Taipei Times caught up with the kissing classical piano student and asked her a few questions by email.

When asked what was the initial inspiration for her kissing adventures in Paris
-- perhaps a movie or a book or a song --
Yang said that there was no specific event or inspiration that set her off on her seemingly quixotic quest.

"So many people have asked me this question,
about what inspired me to do this,
but I really couldn't tell youthe exact answer," Yang said.
"The idea flashed in my mind about three years ago, for no apparent reason,
it just came to me, and I didn not act on it then,
but I flashed again in my mind this year for no reason either.
I felt that since the idea would not go away, and that is came back to me again ths year,
maybe it was time to do something about it.So I did."


When asked how her mother and father in Taiwan were reacting to the news about their "kissing daughter"
-- both in the local newspapers in Taiwan and in many newspapers around the world as well --
Yang said she her parents were completey supportive.

"My parents always taught me, and instilled in me,
that I should always be true to myself and follow my own inclinations,
independently of how others look at me,
although without going overboard of course,"she said.
"So I felt very positive about this kissing idea, and I knew it was a good thing for me to do.
My parents knew about what I was doing,
and they completely supported me, stood behind me on this,
from the very beginning of the media glare that my blog created.
They also anticipated the pressure that Taiwanese society might put upon them,
but they are bearing it well.
In fact, my parents' positive reactions and support have touched me deeply in the way
that they have shown unconditional love for me on this.
They are great people and wonderful parents. A daughter couldn't ask for better parents."

Yang, who speaks French and English, in addition to Chinese and Taiwanese,
went to National Taichung Second Senior High School
and then studied at Shih Chien University in Taipei where she majored in piano.
She first began to learn French when she was 25 when she went to Paris to get a master's degree in classical piano, she said.

Yang has been studying in Paris for the past two years,
and some of her piano recitals have been posted on YouTube as well.
She said plans to perform as part of a chamber group when she returns to Taiwan next year.

"I enjoy playing chamber music with a group, with others on different instruments in addition to the piano,"
she said. "I hope to do more of that when I return to Taiwan."

When asked who her favorite composer is,
Yang said: "Oh, that's easy. I absolutely love the music of Maurice Ravel,
and in fact that is why I chose to come to France to continue my piano studies.
I really love French music, I feel it matches my soul. Of course,
I like other composers as well; all classical music is so beautiful."

With the photos and posts on her blog getting worldwide attention,
not to mention more than a million hits from Internet surfers in Taiwan,
Yang has toyed with the idea of putting her project on paper in the form of a picture book.
She said that some publishers in Taiwan have already contacted her about turning her blog into a book,
although she hasn't decided yet what the title will be.

"The book will most likely be a pictorial edition with an accompanying text,
and we will try to connect the words with the photographs,"
Yang said. "I haven't decided who the publisher in Taipei will be yet.
I'm planning to be back in Taiwan soon, in the future,
and I have some job interviews already lined up in the next few months.
I've enjoyed my life and studies in France, but I am definitely going back to Taiwan.
Taiwan is my home. The book will be published there, first.
If there are any foreign editions later, that will be great, too."

Her book might be titled "A Hundred Kisses", or "One Hundred Messages
From a Kiss", Yang said, adding that she would love to hear from readers of her blog what titles they might suggest, too.

When asked what a kiss meant to her growing up in Taiwan,
and what kisses mean to her now as an adult, Yang grew philosophical.

"The meaning, the message, from a kiss is beyond words, beyond my imagination,"
Yang said. "Even just a light brief kiss on the lip has its meaning, and each person, I believe,
has their own unique style of kissing.
For example, there's the tender kisser with his rather soft and tender kiss,
and then there's the naughty kisser with his -- how shall I say it? -- exiciting and 'fun' kiss.
So, in fact, every kiss is very special and individualistic, in my experience of things."

"In Taiwan, where I grew up, a kiss was something different from what I have seen here in Paris,"
Yang added. "Back home, a kiss was regarded as a kind of promise, to stay together for a long time,
maybe forever, since most people are more conservative about kissing than here in France.
I can now imagine, yes, kissing my Mr. Right someday.I haven't found him yet."

Kisses, especially kisses in public, did not come easily to Yang at first, she said.

"My parents didn't kiss in front of me, never,
and when I watched kissing scenes in movies as a child and teenager in Taiwan,
I was very shy about looking at the TV or movie screen," she explained.
"It wasn't until I went to college, when I entered university,
that I became more comfortable watching those kinds of movies."

"And of course, coming to Paris two years to study classical piano,
being in this very romantic city really opened my eyes and my heart tounderstand what kissing is really all about,"
she added. "Now I feel it is very romantic to watch kissing screnes in a movie, and to me,
now, a kiss seems like an amazing exchange of very interesting 'energy' for both the people kissing each other.
That's what I've learned."

"A kiss is a way of passing on an intriguing kind of energy with another person,
and it's very different from verbal communication,"
Yang said. "A kiss is very subtle, very delicate, there is a lot to learn from all this."

When asked if she considers herself a shy or extroverted woman,
Yang said: "You know, sometimes I am shy, and sometimes I am veryout-going.
People often tell me I appear to be a very calm and logical person."

Last question: how old was she when she got her first kiss?

"Nineteen. My first boyfriend, in Taiwan."







November 15, 2009
*百吻55:亞蘭德倫太陽眼鏡
55 Notre Dame

百吻因為向振華開學後忙不過來,而停工了一個半月,
這期間,
我為了痛苦的找房子事務,以及接不完的採訪、回不完的信,
也陷入某種奇怪的忙碌(逃避)之中。

直到前天,我的部落格出現一則留言,
一位攝影師,
在世界各地,讓不同的人戴上亞蘭德倫的太陽眼鏡並拍照,
他希望我也能夠戴著亞蘭德倫的太陽眼鏡拍一張接吻照。

我一口答應這個有趣的提議,
約了今天傍晚五點在聖母院見面。
攝影師在信中提到,他有一頭金長髮,會揹上螢光黃色的背包前來,
我猜想她是一個三十幾歲的年輕女生,
身高一百七十三,皮膚曬得略紅,金色捲長髮、編成辮子,
穿色彩繽紛且寬鬆的長褲,打扮得像某一種類型的美術系學生,
有著燦爛的笑容,以便在世界各地都能夠闖關順利。

五點整,我站在聖母院門口,
撥了攝影師的電話,對方是一個男人,
"喔!原來是留長髮的男生!"我心想,同時也覺得自己很好笑,
為什麼看到長髮這個字眼,就覺得是女生呢?
呵呵˙˙˙我被既定形象給限制了。


幾分鐘之後,
一個高大的男人朝我走來,
是金髮沒錯,但長度只到耳下,或許對男生來說,這就算長髮了吧?
穿著黑色的毛衣,粗針織的混色黃白圍巾繞在領口,
額頭跟下巴都相當飽滿,臉形方,帶一點鬍渣,
鼻梁上架著一副黑框眼鏡,
牙齒整齊漂亮,笑容滿面,眼神溫和。

打過招呼之後,
我們邊聊天邊等攝影師的朋友,也就是他找來拍親吻照的人,
攝影師提到五個星期之內,已跑了不少國家,
我則說一些學鋼琴的事情,
接著電話響了,朋友到了。

一個灰色短髮,穿著雙排扣羊毛短大衣的男人面向這裡但沒看見我們,
攝影師很高興地舉起雙手奮力交叉揮動,
然後灰色短髮的男人小跑步過來。
這個朋友是個活力十足、蹦跳、略瘋狂的幼稚園老師,
肢體動作非常豐富,表情很多,
兩三次試圖要逗弄妮妮,都讓妮妮火大想攻擊他(妮妮討厭活潑的男人)。

自我介紹的時候,他說到˙˙˙
一位學生在上課期間嘔吐了,吐得滿地都是,
立刻引起全班騷動,
他大聲地阻止所有人接近嘔吐物,
但一轉身,回頭就看到有小朋友蹲在地上伸手亂抹,
而這就是他的工作。
他語氣生動、比手畫腳地敘述嘔吐事件,
說到"伸手亂抹"時,
他忽然蹲下來模仿那個兒童好奇卻呆滯的表情,
用食指在地面上來回滑動(抹嘔吐物),
我看了忍不住大笑起來。

拍照時,為了要突顯太陽眼鏡,親嘴姿勢必須調整地恰到好處,
攝影師反覆微調角度,令我們兩個輪流笑場,
一方面是因為太尷尬了!!
雖然只輕輕貼著嘴唇,但要維持這個姿勢,還得接受指示作出調整,
又癢又覺得這個景象好蠢,
很難不在某個瞬間失控爆笑,
另一方面,就算沒什麼好笑的,仍會笑出來,
若不用笑來截斷觸唇的時間,而就這樣一直貼著,還真是難為情,
說來說去,
只要超過一秒,彼此都會很不好意思,實在不得不笑。

這是我拍吻照以來,歷時最久的一個吻,
全部加總起來大概是五秒左右吧,很長。

拍了兩張照片,攝影師跟他的朋友,分別與我合照,
我們互相道謝,
接著他們往東邊走,我則轉身搭地鐵回家。

後記:哈哈哈哈哈哈˙˙˙˙˙˙˙˙超好笑的啊,短短不到一個小時的會面而已,卻是個很有趣的經驗,攝影師來的時候我還滿驚訝的,我一直以為是女人是女人是女人,天哪,我發現我好傳統喔˙˙˙只不過看到"長髮"這兩個字,就覺得對方是女人!!他笑容可掬、親切又健談,一跟他說話,我就可以想像他的世界有多豐富,憑著這種天寬地闊的性格,讓他的世界巡迴如虎添翼,若是那種臭臉人、鐵面人、沒笑容又憤世嫉俗的個性,在路上請人戴眼鏡照相,有人會理他嗎???

***大家可以去看亞蘭德倫的網頁,我的照片在十月二十九號那一天。
連結在此:Dan les yeux d'Alain Delon



(未完待续)


名人时尚
Email: 名人时尚
责任编辑:005
回 [ 名人时尚 ] [世界名人网]
本文相关内容仅提供信息参考,敬请指正。

★………………欢迎读者推荐投稿…………………▲
★……………所有作品版权归原作者………………▲
★………所有图文音影未经授权禁止转载…………▲

欢迎建议和提问. 写给 : editor@famehall.com
神州商厦 ZZInet News HCCBBS TheBestUSA.com 德州中国贸易机构
Auto Houston 中国数据库 ZZI.Net 网站设计 广告中心
Copyright © famehall.com. 1996-2017. All rights reserved. All other designated trademarks, copyrights and brands are the property of their respective owners.
版权信息和免责声明】 【隐私保护】 【鼎力支持】 【编辑部 ~.*

本站由 遴璘工作室 设计并维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