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名人网
世界名人网|名人文摘|新月文摘|微信版
全屏显示 大字显示 小字显示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名人健康]

说说我在美国考行医执照的经历

漂在美国          于 July 07, 2007 at 05:39:28:
餐饮指南
德州旅馆订房
The Clarion inn & Suites near the Woodland
The Grand Inn
中国城聯合酒店式旅舍Villa Corporate
地产

赞助商广告
AD from Our Sponsor

那是1998年春季,在拿到绿卡后不久,我便决定参加全美针灸证书统考。

美国针灸资格考试开始于1985年,一年两次,4月在加州,10月在纽约。考试通过者由 NCCAOM (全美针灸证书委员会) 颁发合格证书及考试分数通知,该证书又称专业资格证书。凭证书和相关材料,候选人便可在所在州教委申请行医执照。应试者除美国国内3年制以上专业学历,国外5年制以上中医学院毕业和西医学历5年以上者也可参加。考试总共3部分,费用是洁针75美元、定穴300美元、理论和临床400美元。可一次报名参加,也可分次进行,一次考三门,收费优惠。这年我选择了在纽约一次全考。

申请材料寄出后,我开始了紧张的复习。但自大学毕业以来,我多从事西医临床。来美后,在纽约州立大学做基础研究,与中医相差更远。办身份期间,维持生计为先,零散复习缺乏系统,针灸花时较少。那段时间我正在Bronx从事理疗工作,非常紧张,学习时间有限。面临从头开始的英文应试,对我的确是个挑战。为能充分利用时间,我打起了路途主意。从住处到单位,乘地铁一趟需一个半小时,来回三四个钟点。针灸穴位多,我便在乘车时记穴。午休1小时,过去饭后多在聊天或休息,我改用半小时看书。为提高效率,我先做常规复习,疲劳时做题;感到枯燥时阅读内容、默写标题。过去看书得过且过,这次自我施压,非过不可。“拿下来!”成为我心理的最强音。

我也得到朋友们的帮助。诊所上班分时段,下午5点至5点30由我和Mark值班。Mark家住附近,得知我复习迎考,没病人他便要我提前回家。原房东 Wendy曾花2000 美元参加针灸统考复习班,课程具针对性,含过去考题,她把资料给了我。重压之下,效率不错,我将针灸内容过了几遍,后来上班路上,基本可将14经多数穴位 (约260个)在头脑全部默诵一遍,回来时再背一遍,当然复习本也磨损了不少。临考前夜,邻居朱君请我去法拉盛的日本餐馆,点了一桌菜,祝我好运。不知是紧张还是吃得太饱,那夜我失眠了。接下来三天早上,都是朱君开车送我到布鲁克林美瑞叶特酒店考场,参加考试。

头天洁针技能包括笔试和操作,内容有疾病传染、洁针技术理论和操作、安全针灸临床指南等。上午笔试30道问答和填空,规定时间完成,我一次通过。下午考操作,在自己身上扎针,向监考者解释和回答问题。开始我对这门不太在意,毕竟自己从事过骨外科10 年,没有人比外科医生更重视无菌操作。然而偏偏考试出了纰漏,因没按次序答问,未获通过。有时自认有把握的项目反而出错,好在当场有次补考,我再不敢掉以轻心,向同行请教和探讨后,补考过了关。考完到家,为避免失眠,我到药店买了两片安眠药,晚上服下,这是我第一次在美国服药。

次日是中医理论与临床笔试,5小时200道多选题,含中医基础、诊断、针灸技能和临床。考试在酒店大厅举行,参加者一千多人,80%以上是美国人,众多的西方人渴望从事中医令人吃惊。我在场外遇见一位我初到美国时认识的中国医生,他在石溪大学做完研究后,全家移民加拿大,本人则刚在佛罗里达找到工作。他是中国西医,此次坐飞机从佛州来应试,欲转行中医。我还认识了几位纽约的中国同行。丁雷是纽约执照复健西医,在法拉盛和曼哈顿开诊;天津中医学院针灸硕士袁杰在皇后区从事针灸……

进考场后,只见桌子全部连排,上面贴有应试者考号和照片。我座位左边是来自伊利诺州、原吉林中医学院毕业的医生。他早年来美就读整脊专业,已获伊州整脊医生执照,期待拿下针灸执照。右边是位新泽西州的中国医生。与我一样,两位均为首次参加。监考人员核对准考证后,考试开始。因题量大,做题不能慢,不清楚答案靠猜。美国学校教学独特,有些我们不重视的内容,它们非常强调。像补目泻子取穴国内教科书仅在参考资料简介,它们却是重点。考试更是迎合本土学生,范围远远超过中国教科书的内容,无准备很难通过。考完自估70分左右,结果要等职业考试服务中心 (PES)的最后成绩。

第三天为定穴考试,监考人员给穴15个,考试者在规定时间把特制胶布贴在模特穴位上。真人模特坐在分隔考间,一旁站有监考者。据说模特穴位涂有化学物,与胶布反应,无反应算错。这门现场无补考,重考意味着另交费、排期。拿到穴位后,我感到熟悉,不太紧张,于是从四肢开始贴。不过有个穴位还是差点出了问题,因前面穴位均标左 (L) ,因此我只注意定位,忽视左右。当出现一个右 (R)时,我还准备贴左侧,幸亏模特右脚尖稍稍抬了一下,我马上领悟过来,换了方向。不知模特是否有意,反正监考人未发现,否则真会有麻烦。出来后,我马上发现一个穴位贴错。穴名曲垣,应在肩胛骨冈上窝内侧凹陷中,我贴在肩胛冈下方,虽距离很近,扣分无疑。这门也是70分通过,由PES送成绩。结束考试,如释重负,这天正巧是我38岁生日。

三个月后,我收到成绩单,笔试78分,定穴80分,洁针Pass,三门全过。这次考试让我想起 20年前在国内参加的高考,吉利的数字特令人高兴。不久,我收到针灸和中医学院委员会的洁针合格证书和NCCAOM的针灸资格证书。该考试为我拿到纽约州行医执照、从事15年前大学主修的中医专业,起到了决定性作用。



名人健康
Email:
责任编辑:005
回 [ 名人健康 ] [世界名人网]
本文相关内容仅提供信息参考,敬请指正。

★………………欢迎读者推荐投稿…………………▲
★……………所有作品版权归原作者………………▲
★………所有图文音影未经授权禁止转载…………▲

欢迎建议和提问. 写给 : editor@famehall.com
神州商厦 ZZInet News HCCBBS TheBestUSA.com 德州中国贸易机构
Auto Houston 中国数据库 ZZI.Net 网站设计 广告中心
Copyright © famehall.com. 1996-2017. All rights reserved. All other designated trademarks, copyrights and brands are the property of their respective owners.
版权信息和免责声明】 【隐私保护】 【鼎力支持】 【编辑部 ~.*

本站由 遴璘工作室 设计并维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