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名人网
世界名人网 | 名人文摘 | 新月文摘 | 技术白皮书 | 回到前页 | 微信版| 关闭窗口       Back «    ×
         全屏显示 大字显示 小字显示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本地首页 大都会 品位生活 名人录 名人社区 百强企业 名人专栏
您的位置:世界名人网 > 休斯敦资讯 【诚聘主持人】加盟成功队伍 English
 

【广告赞助】
社区资讯

本地新闻历史溯源
自然地理名俗风情
风景名胜社会经济
天气气象本地地图
名人生活
吃喝在休斯敦
娱乐在休斯敦
居住在休斯敦
购物在休斯敦
旅游在休斯敦
求学在休斯敦
休闲在休斯敦
时尚在休斯敦
名人录
本城精英求职招聘
交友天地校友名录
寻人寻亲网上鹊桥
名人社区
政府机关公共设施
华人团体艺文天地
社区论坛聊天室
分类工商
广告信息网上企业
商贸查询中文黄页
名人专栏
法律专栏健康专栏
教育专栏饮食专栏
宗教专栏投资专栏
房地产专栏

[休斯敦社区资讯]

成吉思汗后裔来到美国休斯顿 休市刮起白莹风(33图)

作者:世界名人网记者遴璘报道          录入于 December 21, 2014 at 16:16:23:

博尔济吉特·白莹 Baiying Borjigin


成吉思汗及其显赫家族

世界名人网讯 2014年12月12日,成吉思汗后裔白瑩出现在美国休斯顿举办的紀念甲午戰争120周年及紀念南京大屠殺77周年《紀念甲午戰争120周年,海外文化交流會》大会上。白瑩先生还旋风访问了休斯顿多位名流,在东北同乡会的飨宴上举行签书义卖活动,成吉思汗及其显赫家族/博尔济吉特.白莹签名+钤印,并与休斯顿各界名流展开对话交流。

白瑩中文名“博尔济吉特·白莹”(或白瑩),英文名Baiying Borjigin(or BAI YING),笔名“老骥”、“博尔济吉特·後人”、elderhorse,男,1947年10月生于中国北京,祖籍京师(北京)蒙古正蓝旗,成吉思汗直系第34代、清代该家族定居在北京后的第12代人。曾为北京“文革”中的“老三届”(北京二中高中毕业),曾在中国山西插队。毕业于中国内蒙古大学,历史学博士。出国定居前在中国交通部机关工作。定居澳洲后曾任堪培拉《首都华文报》、中文《澳洲时报》、中文《堪京文苑》主编、澳大利亚堪培拉中华文化协会第一、二、三届会长。现为澳大利亚国立大学亚太研究院文化历史和语言研究所访问学者(Research Associate in the School of Culture, History and Language at the Australian National University)。

白瑩先生这次来休斯顿带来的出版物有1. 《成吉思汗及其显赫家族》北京,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2014.8,2. 《宝棻和昂罕研究——白瑩论文汇编》堪培拉,中华文化协会,2014.9,3. 《童年往事的回忆——20世纪50年代笔者童年生活纪事与北京小胡同的变迁》,堪培拉,中华文化协会,2014.9,4. “Searching for My Source – a descendant of Genghis Khan” Canberra, Australian Chinese Culture Exchange and Promotion Association Inc. 2010.1 (《追溯》英文版,Note:Foreword written by Kevin Rudd——写文时任澳洲总理),5. 《追溯,一个成吉思汗后裔寻根的经历》堪培拉,中华文化协会,2009.11

白瑩先生曾在中国的《人民日报·海外版》、《内蒙古社会科学》、《内蒙古大学学报》,澳洲的《澳洲日报》、《澳洲新报》、《星岛日报》、《大洋报》、《新海潮报》发表过多篇文章。

白莹说是成吉思汗的四子托雷的后代。

1644年,色本(扎萨克·多罗·达尔罕贝勒,成吉思汗第22代子孙)的长子昂罕Angqan,头等台吉,有阿济图、阿济力等十子,清代为镇边将军,诰封建武大夫,谥号武略。昂罕及其后裔均属于清八旗蒙古正蓝旗,此后扎根于此。在家族的坟穴图中,清楚记录着以昂罕为祖先的博尔济吉特家族在后来300余年间的兴衰印迹。

20世纪六七十年代,为躲避祸事,博尔济吉特·白莹的父亲简单抄录了坟穴图中几十个人的名字之后,便让儿子将整个坟穴图焚毁。随同火光一起消失的,还有这个家族的家谱及大量珍贵的历史照片。

1991年,博尔济吉特·白莹移民至澳大利亚。

2007年父亲去世前,嘱咐白莹一定要恢复家谱,并且回到家乡去看一看。从在北京的第一代祖先昂罕开始,一直到白莹出国,347年间家族中再没有人回到过内蒙古。父亲的临终愿望最终促成白莹的首次“寻根之旅”。

在内蒙古人生地不熟,手头仅有的是父亲当年从坟穴图上抄录来的人名,“寻根之旅”从一开始就陷入困难。

在中国驻澳大利亚大使馆的帮助下,2008年3月,白莹认识了内蒙古自治区侨办处长巴图。因为资料和线索有限,外界又缺乏可供参考的文献资料,所以巴图就跟内蒙古大学蒙古学院取得联系,让那里的专家帮忙。2010年9月,63岁的白莹开始在内蒙古大学蒙古学院攻读蒙古历史学博士学位,是学生中年龄最大的。白莹用了两年时间学成博士毕业。白莹的《宝棻任职川东道始末》等论文受到内蒙古大学蒙古学院及蒙古历史研究所多名教授的肯定。

攻读博士期间,母亲几次病危。妹妹们劝白莹别离开,但母亲特别支持白莹‘寻根’,她说一定会等我回去,看我完成学业,整理好家史,完成父亲的心愿。毕业的时候白莹已经把家谱全部恢复,成功完成了父亲的心愿,在返回澳大利亚后不久,母亲去世了。

博尔济吉特·白莹说,他希望子孙后代不要忘记自己是成吉思汗的后代。



扎鲁特之行
=========白莹 2012-07-11

   在2008年寻根之旅之前,我还不知道“扎鲁特”这个名字。

  2008年3月,在我回国寻根期间,内蒙古大学蒙古历史研究院的副教授鲍·乌力吉博士向我介绍了十几本书和有关资料,其中《金轮千辐》和《蒙古世系》告诉我,300多年前我的祖先进驻北京以前,生活在扎鲁特右旗。

  扎鲁特右旗和扎鲁特左旗在民国期间已经合并为扎鲁特旗,目前它仍然存在,是中国内蒙古自治区通辽市所辖的一个旗,相当于内地的行政单位“县”。这种“旗”本是清朝政府对蒙古地区实行的行政区划单位,民国政府和新中国政府没有改变地沿袭了下来。

  扎鲁特旗与我有很深的渊源。据历史记载,我的第41世祖先曾经是内五喀尔喀一个蒙古部落的首领,1560年,由于经常受到他的可汗堂兄的骚扰和欺负,带领整个部落向东迁徙,越过兴安岭,来到辽河流域,用武力征服了当时这个地区的明朝的泰宁卫,在泰宁卫的东部居住了下来。我的祖先自称是这个地区的领主,并给这个地区取名叫“扎鲁特”。后来,他的子孙归顺了后金(清朝前期的名字)。清朝建立后,把扎鲁特分为扎鲁特左旗和扎鲁特右旗,分别分封给我的祖先的两个支脉。我家这一脉被封为扎鲁特右旗的扎萨克(“旗”的最高领导即“旗主”)·多罗·达尔罕·贝勒,世袭罔替。民国期间,扎鲁特左旗和扎鲁特右旗曾经历过儿次合、分,到了新中国,终于合并为一个旗,再也没分了。

  “扎鲁特”在蒙古语中是“断事官”的意思。这个名称一直延续到现在,有四百多年的历史了。

  2008年5月底,经与内蒙古侨办、扎鲁特旗侨办联系,我到那里作了一次旅行。我原来的目的,一是核实史料的记载,即我的祖先是否出生在那里,二是看看那里有没有祖先留下的踪迹,如果有,就拍几张照片,为我写寻根的文章提供一些材料。

  北京的6月初已经进入盛夏,到扎鲁特的途中天上还飘着小雨,然而,下午到了扎鲁特,我却领略了当地春季的“沙尘暴”。

  据当地人说,扎鲁特本是一片草原,但草原的泥土层较薄,从清朝末年到新中国,大面积的草原(另一种说法叫“荒地”)被开垦成农田。土地经过翻耕,把能长草的薄薄的泥土层下面的沙子翻了上来,加上有机肥不足,水源也不充足,土地大面积沙化,一起大风便是飞沙漫天,更不用说外蒙的沙尘暴降临了。

  不过我很幸运,到达扎鲁特旗政府所在地鲁北,扎鲁特侨办接我的人和轿车已经等我很久了,我下了火车就上了轿车。经过整个下午和一夜的狂风,沙尘暴便被刮到南方去了,随后飘了一点小雨,似乎清洗一下沙尘后的扎鲁特空气。

  我的到来惊动了扎鲁特有关的领导。扎鲁特的侨办陈志国主任亲自开着自己的私车到车站接我。当地的侨办归属民政局。民政局张副局长、陈主任等几个人为我接风。午餐时张副局长还一再强调,民政局长到省里开会去了,要不然,一定会来见我。这使我有点受宠若惊,因为我在澳大利亚不过是一位平头百姓。我因此猜测,中国政府对海外华人回国寻根十分重视,并尽可能地提供帮助。

  来到扎鲁特使我感受颇多。首先是扎鲁特当地的人们在一起时都说蒙古语,对只会汉语的人才讲汉语。只会蒙古语或只会汉语的人,在当地很难找到工作,尤其在政府部门甚至其下属服务单位,必须熟练掌握两种语言。这一点,使我这个长期在汉人群中生活、后来又侨居国外的蒙古族后裔感到惭愧。它也说明,中国政府对蒙古族文化非常重视,鼓励蒙古民族世代保持自己的语言和风俗习惯。

  令我兴奋的是,在接待我的人中,有一位专门研究当地历史和博尔济吉特氏族历史的老人,他叫都瓦萨。他同我一样,也是博尔济吉特氏的子孙,与我不同的是,他只知道自己家三代人,而我在寻根之前就知道我以上的十二代祖先了。

  都瓦萨曾在内蒙古大学和中央民族学院教授蒙文,退休前任扎鲁特旗宣传部长,著有《扎鲁特史话》,并在旗政府主持撰写《扎鲁特旗志》。我到达扎鲁特的第二天,他就把他的这两部著作,各送我一本。这两本书上记载了许多关于我的祖先的历史。

  我在扎鲁特的日程表,都是陈主任协助都瓦萨安排的。他首先向我讲述了扎鲁特的历史,肯定了我到扎鲁特想知道的内容。随后为我安排了三个日程:参观当地唯一的一个喇嘛庙,会见当地唯一的一个喇嘛。会见原扎鲁特右旗王爷的后裔巴图一家及其所在地的乡政府领导。由巴图领我去看王府的遗址和我的祖先坟地的遗址。

  我到扎鲁特前,曾经阅览过扎鲁特政府的万维网页,对网页上草原的风貌十分着迷。我向都瓦萨提出希望先去草原看看。他说,现在不是去草原的时候。虽然当时已经是六月初,但近几年气候的恶劣,扎鲁特草原仍然呈初春的样子,地面的草仅仅一寸多高,盖不住黄土地,河水也趋于干枯,并不像网页上照片那样美,只有到了七月底、八月份初,草原的景色才能迷人。到那时候,扎鲁特将举办一年一度的“那达慕”盛会。我要是那时候去草原,才是最理想的时候。现在要是去了,一定会失望。我便打消了先去草原的念头。

  汽车驶出鲁北镇,便是一片片的农田,车辆很少,人也很少,牲畜也很少,村落更少,偶尔出现几座矮矮的山包。除了有些山包长着一种矮矮的果树,到处都是黄色的土地。如果仔细观察,方可看到仅仅寸长的庄稼嫩芽刚刚钻出来,可怜巴巴地渴望着湛蓝的天空能洒下金贵的春雨。田间地头的渠也是干巴巴。看来,这里很缺水。我随口问问这里的灌溉情况。陈主任告诉我,扎鲁特的农田水浇地不多,只有五分之一。五分之四都得靠天下雨。不过,扎鲁特的畜牧业占的比例很大。

  既然先去参观喇嘛庙,我便转了话题询问庙的情况。都瓦萨向我介绍,很早以前扎鲁特曾经有座喇嘛庙,后来塌了。我们将去的喇嘛庙是后来建的。庙里只有一个喇嘛。不过,我们要见的这个喇嘛可不是一般的喇嘛,按佛教说法,这是一个“活佛”,即上一届“活佛”临终前告诉信徒,向西方可以寻找在他死的那一刻降生的男婴,那是他投胎所生。信徒们按照他的说法,一直向西走到青海藏族住宅区,才找到一个在前任“活佛”去世时刻出生的男婴。于是便“请”回来继任当地的“活佛”。

  我问都瓦萨,在扎鲁特信仰佛教的人多不多,他回答,不多,但有人信,现在宗教信仰自由,不少人并非信教,却喜欢拜佛图个吉利。

  扎鲁特唯一的喇嘛庙简直就像一个非常简陋的农宅小院。东西各有两间小厢房,正房就是佛堂。庙院门、厢房、佛堂都比较陈旧。这也证实了都瓦萨先生的介绍:周围信教的人不多。

  一进了院门,都瓦萨先把我带进东厢房会见住在那里的“活佛”。

  活佛看起来年龄与我相似,红光满面,慈眉善目。由于来之前都瓦萨已经向他介绍了我的情况,他很高兴地接待了我,欢迎我到扎鲁特寻根,还热情地给我戴上哈达。他向我介绍,前些时候,他还接待了几个日本来这里寻根的人。他祝我在扎鲁特旅行愉快。我向他表示了衷心地感谢。随后,我们在一起合影留念。

  出了喇嘛庙,我们去访问扎鲁特右旗王爷的后裔。在此之前,我曾对都瓦萨安排我见这一家人和乡政府领导感到很意外,因为我只想看看祖先坟地的遗址。经过都瓦萨解释,我才知道其缘由。

  原来,我家在北京第一代人昂罕,是这个家族的长子,他的父亲色本有八个儿子,他的七个弟弟及其后代都一直在扎鲁特(右旗)生活;而且,先祖色本也只是这个大家族的老三。我在呼和浩特内蒙古大学的历史资料中只查到我的祖先死后被追封为贝勒,这个封号被他的次子桑噶尔继承。都瓦萨告诉我,这个贝勒的称号在清代是世袭罔替的,并一直世袭到民国。民国期间,民国政府对内蒙古的的领导不仅承袭了清代的一切,还将这个贝勒的称号升为郡王,所以,桑噶尔的后代就成了郡王。也就是说,我要见的王爷的后裔,就是我的祖先昂罕二弟的后代。他们是我血缘很近的亲戚。来到故土不看望亲戚就有点不尽人情了。




责任编辑:005
回 [ 休斯敦社区资讯 ] [世界名人网]
本文仅提供信息供参考,相关内容并未核实
zzi.net
famehall.com
填写摘录卡.   作家登记卡.   错误指正卡.   意见建议卡.   读者论坛.   书栅.   新月文摘. 管理员.

★………………欢迎读者推荐投稿…………………▲
★……………所有作品版权归原作者………………▲
★………所有图文音影未经授权禁止转载…………▲

欢迎建议和提问. 写给 : editor@famehall.com

Disclosure: We are a professional review site that receives compensation from the companies whose products we review. We test each product thoroughly and give high marks to only the very best. We are independently owned and the opinions expressed here are our own.
版权信息和免责声明】 【隐私保护】 【鼎力支持】 【编辑部
Linlin's Art Studio
世界名人网站由 遴璘工作室 荣誉设计并维护

Copyright © famehall.com. 1996-2017. All rights reserved. All other designated trademarks, copyrights and brands are the property of their respective own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