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名人网
世界名人网 | 名人文摘 | 新月文摘 | 回到前页 | 微信版 | 关闭窗口   Back «   ×
       全屏显示 大字显示 小字显示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唐僧情史
唐僧 于 July 08, 2002 at 21:26:19:
  很多年以后,我无比想念桃花林里那个妖精。我知道,作为一个“佛”,这很不应该。我应该把一切都忘掉,把所有的爱和恨,悲和喜,功业和理想,都忘掉。
  但我清楚,就算我把自己也忘了,当那朵红霞拂过我的窗前,我还是会想起三千年前,那张美丽的脸,那双透明的眼睛,那银铃一般的歌声。
  “我吃了你好不好?”
  “不好。”
  “为什么?”
  “我还没洗澡呢。”
  她咯咯地笑,粉红色的长裙轻轻摆动,象一朵美丽的红霞。
                 
  (一)
  孙悟空有几百年没来看我了。西天路上,我这徒弟曾无数次救过我的命。我们没想到那是游戏,我们如此投入,抱头痛哭,相对嘻笑,但直到结局才明白,一切原来都是虚幻。取经路上的一切山,一切水,一切妖魔鬼怪,都是如来设的障眼法。
                 
  “这么多年了,你还在生气?”三百年前,我问他。
  他长叹,“你知道我最后悔的是什么事?”
  “是什么?”
  “我真后悔认识你,师父。”
                 
  这句话是我多年以前对他说过的,那时他还是一只猴子。
  猴子和人的差别有多大?孙悟空说:“只隔一张纸。”
  “你把这张纸揭开,里面有一个秘密。”三千年前,那只猴子躺在树下微笑着说。
  我把封印揭开。
  轰隆隆一声巨响,霎那间天崩地裂,一道金光从山谷里升腾而起,那只猴子一飞冲天,坐在云端大笑。
  “哈哈哈,你救了我,但我决定要杀了你,你有什么话说?”
  “我真后悔认识你,猴子。”
                 
  他没有杀我,他成了我的徒弟。
  很多年之后我知道那也是如来的安排,他不愿意看一个人演的戏,那不够精彩。
                 
  女妖桃儿在一个美丽的夜里俘虏了我,她挥了挥手,我就动弹不得。
  “你要带我到哪里去?”我挣扎着问,天上有一轮瓦蓝瓦蓝的月亮。
  她重重打了我一耳光,“不许说话!再罗嗦我杀了你!”
  我们在林间飞翔,昆虫唧唧鸣叫,树叶轻轻飘动,她身上散发出淡淡的香气,我心里有一点害怕,但更多的是惆怅,这一切,多象我少年时常做的那个梦呵。
                 
  “和尚,你死了么?”她忽然问我。
  “还没有,活着多好啊,你死了我都不会死。”我笑着说。
  她转回身,劈面又打了我一个耳光,半边脸热辣辣地疼,“不许你说话,你还敢说?!”
  “阿弥陀佛,善哉善哉。”
  “啪!”又一耳光。
  “阿弥陀佛!!”我大怒,“善哉善哉!!”
  “啪!”
  “阿弥陀佛阿弥陀佛!!!!”
  “啪!啪!”
  “阿弥陀佛阿弥陀佛阿弥陀佛阿弥陀佛阿弥陀佛阿弥陀佛阿弥陀佛………”
  她咯咯地笑了,“我从来没见过你这样的倔和尚,好吧,我不打你了,但你也不许罗嗦。”
                 
  这是第一天,她打了我五个耳光,但最后我赢了。
                 
  (二)
  成佛后,世界一片寂静。把灯点燃,把灯熄灭,世界一片光明,所有的经文都是帮助你忘却的。忘却过去,忘却自己,忘却经文本身。
                 
  又见离欲,常处空闲,深修禅定,得五神通。
  又见菩萨,安禅合掌,以千万偈,赞诸法王。
  复见菩萨,智深志固,能问诸佛,闻悉受持。
  又见佛子,…………
  我轻轻地念着,感觉自己渐渐走远,歌声在星斗间缥缈散尽,人间花谢花开、悲欢聚散,都象是耳后的微风。
  有一段时间,我以为我真的已经忘记了一切。我安静而幸福,恒河的沙子堆成了高山,但我一粒也不要。
                 
  “师父!”
  我抬起头来,眼前是一只猴子。
  “你找谁?”我问他。
  “师父,你不记得了?我是悟空啊。”
  “悟…空…,悟空?”
  记忆的海水漫卷而来,拍打着光阴的墙壁。那些模糊的记忆渐渐清晰,我看见眼前的猴子眼含热泪。
  “师父啊~!”他号啕大哭,“这就是我们一直追求的幸福生活吗?”
                 
  走出桃花林时,我们两个都没有说话。过了很久,他忽然问我:“师父,什么叫作幸福?”
  “幸福只是一种感觉,也许到了西天,我们就会明白。”
  “那么,你现在幸福吗?”他歪着猴头看我。
  我的眼圈一下子红了,“操你娘!闭嘴!”我粗鲁地说。
                 
  “操你娘”这三个字是我教妖精桃儿的。
                 
  在桃林深处,有一座美丽的花园。青青的草地上落满了花瓣。
  “到家喽!”桃儿长出一口气,把我重重地扔到地上,“你可真重,倔和尚。”
  我不理她,嘴角渗出丝丝血迹,被她打的。
  “你不理我吗,倔和尚?”
  我把脸也转过去。
  “你敢不理我,不怕我打你?”她威胁我。
  我哼了一声。
  “对了,你不怕打。”她自言自语,“那么我骂你了啊!”
  “哼!”
  “骂你什么呢?你们人类是怎么骂的?”
  “操你娘!”我直视着她。她要再敢打我,我就跟她拼了,我想。
  “操你娘,操你娘,嘻嘻,真好玩。”
  西天路上有无数妖精,但从来没见过象她这么傻的。
  “你把我捉来,想干什么?”
  她绕着我走来走去,“我姐姐说吃了你的肉会长生不老,你有那么好吗,倔和尚?”
  “我从来不洗澡,我的肉又臭又硬,吃了毒死你!”我恶狠狠地说。
  她突然从背后扑过来,在我胳膊上狠狠咬了一口,鲜血直流。
  “哎哟哎哟~~”我疼得大叫,“操你娘!”
                 
  (三)
                 
  传说中有一种法术,叫作“回梦”,施了这种法术,你就可以沿着梦里的路,回到从前。
                 
  “三藏,你为何来?”如来在莲座上问。
  我磕头,“我想请师尊传我回梦之术。”
  “你要回到哪里?”
  “回到取经路上。”
  他笑了,“你取过经么?”
  我的头在地上重重地顿了两下,血流了出来,殷红灿烂,象一朵盛开的桃花。
  “你入了魔道了,三藏!你何曾取过经?!”如来大喝。
  我愣住了,我看见自己的一生象一幅长轴的画卷,在眼前慢慢翻开。我看见我从一个女人的身体里钻出来,对着世界大声哭泣;看见自己慢慢站立,蹒跚地走路,咿呀学语;看见自己在五岳山苦读修行;看见自己渐渐老去,一些人围着我的身体流泪;看见我的灵魂脱离了躯壳,在白云中慢慢升腾,所有的阳光都照在我身上,我成了佛。
  “你取过经么?”
  ………
  我心里空空荡荡,摇摇欲倒。
  “来,跟我走,我带你回去。”如来身旁的童子对我说。
  “你说什么?”我蓦地睁开眼睛。
                 
  “跟我走!我带你回去!”妖精桃儿抓着我的衣领。
  “我不去!”我拼命挣扎,“你这该死的妖精,我一定会让我徒弟杀了你!”
  桃儿叹了口气,“由得你吧,不过我告诉你,我姐姐就要来了。你~,你保重吧。”
                 
  我成佛后,不再是当年那个固执冲动的和尚,我知道,我眼里看到的一切都是幻影,来一阵风,一切就会无影无踪。三千年,多少王国毁灭,多少城市荒芜,俗世在沧桑之后容颜更改,不留痕迹。不管你执着或者放弃,最终的结局都一样,色身化身,尽归虚空。
                 
  妖精的洞窟里群魔乱舞,桃树精开怀大笑。
  “长生不老!”她喊道。
  “长生不老!长生不老!长生不老!”千百个小妖怪同声附和。
  我被锁在柱上,茫然地看着这群愚昧的生灵。是的,我即将死去,但他们也决不会长生,早死或者晚死,在佛的眼里,没有分别。
  桃儿远远地站着,静静地望着我。
  如果我不是和尚,我一定会由衷地赞叹她的美丽,她象一朵盛开的桃花,芬芳明艳,整座洞窟都因她而加倍明亮。她既不是脓水也不是骷髅,佛经也不总是正确,我想。
  “把唐三藏洗剥干净了,抬到蒸笼上去!”桃树精喊道。
  “嗨!嗨!嗨!”小妖们欢呼雀跃。
  桃儿的身体剧烈地抖动了一下,她满面通红。“瞧她高兴的!”我恨恨地想。
  两个妖怪架起我来就往外走,山洞里崎岖不平,我的头在石壁上撞了一下,剧烈地疼痛。
  “等一等!”桃儿突然说。
  她一把抓住我的胳膊,脸上浮现笑容,“姐姐,这些粗货肯定洗不干净,我去吧!”
  “好!”桃树妖说,“这次你立了大功,你想吃哪块肉,你自己来挑!”
  “我要吃他的心!”桃儿咬着嘴唇说。她的牙齿闪了一下,象是人世间最珍贵的玉石。
                 
  (四)
  我少年时经常会作同一个梦:在一望无边的草原上,我骑着白马飞快地奔跑,一个害羞的少女把脸埋在我的背后,双手紧紧地抱着我的腰,我表情幸福而又悲伤,一片宁静中,少女抬起头来,在我耳边喃喃地说:如果,如果……。
  我睁开眼,门外响起第一声晨钟,这个时候我总是无比伤感。
  “你是个情种,”玄苦师父摸着我的光头说,“你不该到这里来。”
  “我该去哪里?”
  玄苦师父长久地摇头。
                 
  直到今天我也不知道我该去哪里。成佛很难,但我成了;做梦很容易,但几千年来,我始终不能走回到那个梦里。
                 
  桃儿没有带我去河边,她拉着我的手,象月光一样飞向桃林深处,那里雾气蒙蒙。“你想独吞唐僧肉吗?”我冷冷地问。
  “嘘…,不要说话!”她没有回头,带着我掠过一株株桃树,粉红色的纱巾在风中飞扬,轻轻拂过我的双眼。
  夜色深深,我们在无边寂静中不停地穿行。黑暗里,有一些东西正在我心中轻轻蠕动,慢慢成长。我张开双臂,在空中轻盈漂浮,脑海里一片迷茫,我看见那匹久违的梦中白马正在长鸣,脚下青草无边……
                 
  “和尚,我们到了!”
  我睁开眼,发现身处一个群山环抱的山谷,一条小河正从我身边潺潺流去。
  “你为什么要救我?”
  “你以为我是救你啊,和尚?我是要吃你,别做梦了!”她笑嘻嘻地说。
  妖怪就是妖怪,我双手合什,“阿弥陀佛。”
                 
  “和尚,你说我漂亮吗?”她忽然问我。
  我的脸刷的红了,我转过身去,装作什么也没听见,低头喃喃吟诵:无上甚深微妙法,百千万劫难遭遇。
  我今见闻得受持,愿解如来真实意。
  ………
  “你在骗自己呢,和尚,”桃儿咯咯地笑,“在山洞里你就一直盯着我看——你的脸都红了。”
                 
  玄苦师父一直夸我有定力,打坐的时候,他经常会在我耳边大吼一声。耳朵嗡嗡作响,但我的身体纹丝不动。他总是满意的摸摸我的头,起身离去。这个游戏,我们玩了三十年,直到他死。
  那一刻我忽然想起玄苦师父,羞愧难当。
                 
  “你觉得我漂亮就好,”她幽幽地说,“我叫桃儿,是我姐姐身上的一朵桃花——不知道你会不会记得住?”
                 
  (五)
  我功德圆满的那一天,诸天神佛云集灵山,仙乐飘飘,天花飞舞。当一切沉寂之后,如来问我:“你是谁?你从哪里来?要到何处去?”
  所有的目光都直视着我。我躬身作答:“我本无名,我本无形,我就是空,我无来处,亦无去处。”
  “那么,你都忘了吗?”
  我低头不语。
  “为什么不说话?”
  我抬起头来,对着如来大声说:“本来未曾有过,又何须忘记?!”
  如来大笑,神佛们啧啧赞叹,天花从空中纷纷撒落。
  但我记忆的闸门却在那一刻汹涌打开,生命中的每个人、每件事、每句话、每个喜怒忧乐的表情,都如此清晰和美丽,猛烈地摇动着我最深处的灵魂。
                 
  桃林里响起一阵歌声:天路遥,人世远,凝眸处沧海桑田。
  为谁痛哭,为谁嘻笑,任光阴凋尽朱颜。
  哪个出将入相,哪个成佛登仙,到头来或为黄土,或为轻烟。
  且去世外垂钓,手有青青竹竿。
  莫问卿卿何处去,回头看见桃花仙………
  尾音袅袅,散入青云,我看见桃儿提着竹篮远远走来,她嘻嘻地笑,长发在朝霞中飘飘飞扬,身上洒满阳光……
  桃儿敲敲我的光头,笑,“吃饭了!还在看着美女发呆!”
  我红着脸低下头。
                 
  从那一刻起,我再也没有恨过她,虽然她损折了我的修行,虽然她打过我,虽然,她几乎让我堕入魔道。佛说,爱恨痴嗔是人生痛苦的根源,但如果没有那些爱,那些恨,那些痴情,那些含泪的微笑,人生该是多么乏味啊。
                 
  “知不知道我为什么要救你?”
  “为什么?”
  “因为只有你才敢顶撞我,而且,从来都不正眼看我。”桃儿撅起小嘴。
  “谁让你打我的。”我笑着说,心里涌上一阵悲哀。我知道,自己再也不是个和尚了,我坚守的清规戒律都已经崩溃,在那个阳光明媚的清晨,在那个妖精迷人的微笑里。
  “你吃肉吗?”
  “不吃。”
  “喝酒吗?”
  “不喝。”
  我坐在那里,不知道该生气还是该高兴,过了很久,我无声地哭了。
                 
  (六)
                 
  “你为什么要去取经?”
  “为了拯救众生啊。”
  “你徒弟那么厉害,让他一个人去不行吗?”
  我从没想过这个问题。
  “你徒弟去西天,只要翻一个跟斗,但你这样走过去,要走上好几百年,”桃儿夸张地比划了一下,“等你把经取回来,众生早死光了。”
  我呆住了。桃儿摸了一下我的光头,叹气,“连自己的命都差点保不住,还拯救众生,你呀,真是个傻和尚。”
  很多年以后,我终于明白,所谓西天取经,所谓普渡众生,只不过是如来跟我开的一个玩笑。那些尘封千年的往事一一浮现,一张美丽的脸在光阴深处闪烁,我看见她在千年里始终不改地向我微笑。让我浑身颤栗。
                 
  一切事情都有它的因果,痛苦是因为执著,快乐来自于放弃。千年里我不断地想,是什么样的缘起,造就了我和那个妖精的生死悲欢?
  “我吃了你好不好?”她突然问我。
  “不好。”
  “为什么?”
  “我还没洗澡呢。”
  她愣了一下,随即咯咯的笑起来,粉红色的长裙轻轻摆动,象一朵美丽的红霞。“我才不舍得吃你,和尚,我很喜欢你呢。”
  桃儿从来不羞于表达她的情感,在她的世界里,爱和恨,生和死,都那么简单。
  “你哪里都不许去,”她站在一棵桃树下对我说,“我要和你在一起。”
  我的心剧烈地跳动,桃儿象个孩子一样无邪地看着我,这目光穿越了光阴和生死,让我在千年后泪落如雨。
  我的眼泪飘落人间,人间涌起洪水滔滔。
                 
  “你相信有来生吗?”我在河里洗澡,桃儿远远地问。
  “相——信——!”
  她飞快地跑到岸边,脸色涨红,“来生你还见不见我?”
  我反问她:“那你还打不打我?”
  她前仰后合地笑,“不打了不打了,你这个小心眼的和尚!”
  我点头,“那我就见你,你要是还打我,我就永远都不理你了。”
  她扑通一声跳进水里,紧紧搂着我的脖子,“你要说话算话!”她说,泪水叭嗒叭嗒地落在我的头上。
                 
  “'操你娘'的'操'是什么意思?”一片黑暗中,她贴在我的耳边问。
  “就是这样。”我拿起她的手,比了一下形状。
  “我要!”
  “什么?”
  她把脸紧紧地贴在我的脸上,“我要,”她轻轻地说,脸象火一般烫。
  …………
  那个夜里,春雨落满人间,无数朵桃花悄悄开放,光阴的枝头洒满了生命的甘露。
                 
  “我真幸福,”
  “我也是。”
  我紧紧地拥抱她,心中无限喜悦。这就是涅磐,我在心里喃喃自语,幸福的、死亡一般的涅磐。
                 
  (七)
  孙悟空是个诗人,我指的是他的生活态度。从本质上,他是一只浪漫多情的猴子,对世界无比温柔,但看上去却象个暴徒。他成佛的那一刻眼含热泪,浑身颤抖。如来笑着问:“你这顽皮的猴子,哭什么?”
  当时诸天神佛都在,悟空突然放声大哭,谁都劝不住。
  只有我知道,那才是真实的孙悟空,一只软弱的、自卑的猴子,一只渴望爱情的猴子。
  三百年前,他在我的墙上题了一首诗:有缘未必相逢,无情莫向翠微。
  人间一堕十劫,犹记桃花未归。
  我知道他说的是什么。
  幸福,是的,可望不可及的幸福。
                 
  桃树精找到我们的时候,桃儿正在梳头。她妩媚地望着我,头发长长地垂下来,我轻轻地吻着她,小心地把一朵桃花插在她的耳边。
  “我美吗?”
  “嗯。”
  我们相视微笑,心中无限甜蜜。
                 
  千年后,那瞬间的微笑让我无比疼痛,往事就象最锋利的宝刀,一刀刀刺穿我的胸膛。
  如果可能,我愿意用我不死的生命,用尽千千万万年光阴,来换取当年桃树下那深情的微笑,哪怕只有一刹那,一秒钟。
                 
  两个妖精翻翻滚滚地斗了起来,风声呼啸,木叶飞扬,鲜血一滴滴溅到我身上,我双手合什,浑身颤抖着祈祷,一些从未有过的恐惧滚滚而来,反复搓弄着我的心灵。
  突然一声巨响,桃儿象断线的风筝一样跌了出去,鲜血飞溅,染红了脚下的草地。
  桃树精挥剑直劈,“小贱人,今天我要杀了你!”
  桃儿象个孩子一样无助地躺在那里,脸上满是鲜血,她痴痴地望着我,目光中含着重重的情感。我猛扑过去,紧紧抱住她,抱紧她,用尽我全身的气力。桃树精的利剑就在眼前,但我不怕,我愿意就这样死去,我想。
                 
  当然,这是个游戏。有一双眼睛一直在俯视着这片土地。
  在最危机的关头,如来佛和孙悟空同时出现在我的面前。
  如来招了招手,桃树精就立刻倾倒、软化、分解,弹指之间,那个美丽凶狠的妖精就不见了,象风一样无影无踪。
  我如大梦初醒,生死之间,一切都那么突兀。我揉揉眼睛,看见面前金光闪闪的如来,他双手合什,慈祥地微笑,“善哉善哉,三藏,恭喜你过得此劫,西天不远,趁早上路吧。”
  桃儿紧紧地握着我的手,“不要!”她虚弱但坚定地说,“我不要你去,我不要你离开我!”
  她头发散乱,脸色苍白,两行清泪滑过她秀美的脸庞,鬓边的桃花血迹斑斑,那是一个芬芳的梦。
  我痴痴地看着她,胸中波涛汹涌,她再也不是那个法力高强的妖精,而是一个需要我去疼、去爱、去温柔拥抱的姑娘。一种从未有过的情感在我心中迅速升腾,象烈火一样灼热着我的灵魂。
  “师尊!”我突然双膝跪倒,大声地说:“我不去取经!我不想成仙成佛,也不想长生不老!我要留下来当一个平凡的人!”
                 
  有的人一生只会勇敢一次,为了一个人或者一份真情。多年来我无数次想起我那天的宣言,我知道,在那一刻,我最接近幸福。
                 
  如来脸色阴沉,大喝:“小小情欲,就让你意丧魂消,你还是不是我的弟子?!”他迅疾无伦的伸出手,在我头上重重敲了一下,“你还不悟?!”
  桃儿从地上艰难地爬进我的怀里,我紧紧地抱住她,不肯放手。我们目光相对,彼此都感到无限欣慰。
  如来大怒,“心魔不除,你就是妖孽!”
  我大声回答:“弟子今日愿为妖孽!哪怕堕入苦海万劫不复,也在所不惜!”
  如来怒不可遏,右手高高举起,“那你们就一起灭亡吧!”
                 
  霹雳裂天而来,山岳摇动,江河倒流。桃儿突然勇敢地扑上前去,挡在我的身前。
  “你不要杀他,”她看着如来,“我一定会还你一个忠心耿耿的和尚!”
  她拿起宝剑,一剑刺进自己的胸膛,鲜血象最桃花一样绽放在她胸前。
  “不!桃儿,不!”我大叫,一把抱住她,胸口如同千万把刀剑同时刺入,无比的疼痛。
  桃儿缓慢地转过身来,看着我泪如雨下。“和尚,你告诉我,真的有来生吗?”
  雷声在我空空的心中流响,往事如火花闪耀,我的眼泪终于决堤,在脸上滚滚流淌,“有!真的有!”我哭着说。
  “那么,来生你还要我吗?”
  我拼命地点头,在风雨里大声呼喊,“我要你!要你!!”
  桃儿用尽最后一点力气扑进我的怀里,锋利的宝剑刺穿了她的身体。她紧紧搂住我的脖子,“和尚,你要说话算话!”她说,最后一滴泪水叭嗒叭嗒地落在我的头上。
                 
  (八)
  “师父!”一个声音在外面叫。
  “不要吵,我很累,我要睡觉。”我喃喃地说。
  我看见自己在天空飞翔,云图不停变幻,流星纷纷坠落,一颗蓝色的星球在眉间缓缓滑过。白云深处是谁的目光?让我在光阴的梦里如此悲伤。
  “师父,你醒醒啊!”悟空哭着说。
  我倏地睁开眼,看见一只痛哭流涕的猴子,他两眼通红,鼻涕和眼泪把他的脸搞得一蹋糊涂。
  我拍拍他的手,“你为什么伤心,猴子?”
  悟空扑过来,伏在我胸口号啕大哭,“师父啊,我可怜的师父啊………”
                 
  桃儿呢?
  没有桃儿。
  你骗我!
  师父,是你自己在骗自己。根本就没有桃儿,也没有那片桃林。
  也许悟空是对的,但枝头那朵桃花为什么哭得如此伤心?
                 
  如果没有路,你就停下来歇息。如果没有忧愁,你就真诚地微笑。但幸福,如果没有幸福,我还拿什么活着?
  悟空突然停下脚步,转过身来看着我。
  “你幸福吗?”三千年前,我幽幽地问道。
  他笑了。他哭了。一颗晶莹的眼泪凋谢在无邪的笑容里。
                 
  “师父,你终于醒了。”
  “我已经醒了,你呢?”
  “我还在那个梦里。”
  那是多么悠长的一个梦啊。
                 
  三千年。雪山融为江河,沧海凝固成岩石,桃花开过,人间又是春天。岁月的四壁题写着不朽的传奇,总有一些让人心潮难平。
  “我吃了你好不好?”
  “不好。”
  “为什么?”
  “我还没洗澡呢。”
  她咯咯地笑,粉红色的长裙轻轻摆动,象一朵美丽的红霞。
                 
  “有一句话我一直想对你说。”
  “你想说什么?”如来微笑着问。
  西天的红霞轻轻拂过双眼,我看见那张美丽的脸在千千万万年光阴之外向我深情微笑,在生命的彼岸向我频频招手。
  “操你娘。”我轻轻地对如来说。



回 [ 名人幽默 ] [世界名人网]
本文相关内容仅提供信息参考,敬请指正。

★………………欢迎读者推荐投稿…………………▲
★……………所有作品版权归原作者………………▲
★………所有图文音影未经授权禁止转载…………▲

欢迎建议和提问. 写给 : editor@famehall.com
神州商厦 ZZInet News HCCBBS TheBestUSA.com 德州中国贸易机构
Auto Houston 中国数据库 ZZI.Net 网站设计 广告中心
Copyright © famehall.com. 1996-2017. All rights reserved. All other designated trademarks, copyrights and brands are the property of their respective owners.
版权信息和免责声明】 【隐私保护】 【鼎力支持】 【编辑部 ~.*

本站由 遴璘工作室 设计并维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