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名人网
世界名人网 | 名人文摘 | 新月文摘 | 回到前页 | 微信版 | 关闭窗口   Back «   ×
       全屏显示 大字显示 小字显示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木子美的新闻发布会实况(搞笑版)
特约记者          于 December 03, 2003 at 23:22:46:
餐饮指南
德州旅馆订房
The Clarion inn & Suites near the Woodland
The Grand Inn
中国城聯合酒店式旅舍Villa Corporate
地产

赞助商广告
AD from Our Sponsor
主持人:
小姐们、男人们,午夜好!
应广大媒体和有关单位的强烈要求,木子美小姐今天公开答记者问,希望大家发扬木子美精神,敞开衣服、敞开胸怀,问提越暴露,木子美小姐就越有快感。按照我国所有正规新闻发布会的惯例,所以我想把首问权交给AATV的记者。

AATV记者:真不好意思,我们的制片人请示台领导,台领导说报道木子美会闹得不好会惹麻烦,没有批我的选题,我今天是给一个电视节目公司干私活来的(全场轰笑),还让别的媒体先问吧,我们在这里拍就是了,等到发布会结束,我把台标贴上,给你做个专访。

木子美:(起身致意)谢谢,如果我能上AATV,什么都好说,我的意思你明白吧(AATV记者点头,脸红)?现在什么媒体上都有我,就差上电视了。那请现在其他媒体提问。

B:你在成名之后,除了11月16日发表的日记《木子美:那个在新浪被全国人民咒骂的著名女人,此刻与我没有关系》之外,在网上就开始断货,我们的读者很惦记什么时候有日记补充发表?

木子美:我知道是你惦记吧!那一篇日记是我成名和成熟的标志,你就琢磨那篇日记的题目吧,那是我两可态度的宣言。我现在是名人,是大名人,不能没有姿态,没有点架子还算什么名人?我现在要发新的日记就必须是更有爆炸性的。你们就傻等吧!

C:现在有一种声音很强烈,就是要封杀您,对此你做何评价?

木子美:谁封杀?你去问问新狼网愿意不愿意?鸨客网、榕树上,还有别的网站愿意不愿意?这个问题我说了不算,你说了也不算。(主持人插话:其实开始木子美小姐也担心封杀,但现在不担心了,几个网站的编辑、网管私下里和木子美小姐通气了,喊叫封杀一方面是为了制造紧张气氛,刺激大家的浏览欲望,另一方面是保全自己的一种姿态和策略,万一哪一天主管部门真的下令封杀,他们就有个台阶下,请各位宽心!)再说了,我现在已经出名了,不在乎封杀,其实你也不要在乎,我目前最刺激的内容主要在《遗情书》里面,你肯定已经下载了吧?(全场笑)

D:现在社会各界对木子美现象反应不一,我自己也不知道该持什么态度,请问木子美小姐,你本人觉得对社会产生哪些影响?

木子美(一边在抚弄衣扣,一边和台下某男人钩眉弄眼,吸引了很多人的注意力。主持人在木子美耳边低声把D记者的问题重复了一遍):哦,这个问题太笼统,我听了头都大,请我的新闻发言人回答吧!

木子美红粉工作室新闻发言人:我很荣幸担任木子美小姐的新闻发言人。我前不久在成都报考新闻发言人没考上,没想到成了名人的新闻发言人。关于木子美小姐现象产生的社会影响,我想从以下几个方面回答。首先是对国民经济发展产生重要影响,尤其对电信产业、IT产业影响巨大。经过木子美现象的刺激,互联网行业是全线飘红,我们不小心透露了木子美小姐将有视频文件上网,结果许多网民窄带转宽带,北京的ASDL一下子就火起来了。此外,纸媒体上关于木子美小姐和木子美现象的报道和讨论也占很大版面,这样对传媒产业也有促进。至于会使GPD的指标增加多少百分点,目前无可奉告。

(场下有人起哄,E记者大声嚷嚷:难怪你在成都考不上新闻发言人,成都新闻发言人岗位培训最重要的一点就是不允许说“无可奉告”!你丫的还不快滚!)

主持人:大家息怒、息怒,看在木子美小姐的份上,大家继续提问吧!

E:我是E网站的高级主管,我们网站为传播木子美费尽了心思,可是现在
许多网站在转发您的作品和照片时都声称是“由木子美授权本网站独家发布”,我们老总叫我问一问木子美小姐,对于这个问题你有什么态度?

木子美:我能有什么态度?你们自己协调去吧!哎呀,只要网民不介意,那点事就算了吧!你们要是受不了这个窝囊气,就把“由木子美授权本网站独家发布”撤了吧,我也不计较。什么独家不独家,不都是哄哄网民同志?我看你们老总是没结婚吧?试想想,一个结了婚的男人在外面搞了很多女人,但他在老婆面前不还是口口声声表白“你是我的惟一”吗?(全场笑),你看你看,我这个比喻大家都明白了,你回去跟老总就那么说。

F:嗨,木MM,我是小F,FANS!好久没跟你泡了,我今天是代表全体娱记向你表示抗议的,自从你成名以后,给我们娱记的料就显得少了,我们要向你讨说法。

木子美:你够伪劣的,我们才几天没在一起就说好久没泡?你们太贪心了,总想独占我。FANS,FANS,烦死啦!不过你的问题我特别喜欢回答。首先我要说,我无论成了多大的明星,我都是属于娱乐界的(若干娱记起立,鼓掌、欢呼),我的名声是从娱乐界起来的,我不是指我以前在娱乐圈当编辑,那点经历不足挂齿。你们都知道,现在全国都说我是“一炮而红”,是哪一炮呢?不就是王磊在酒吧外面的空地上给我的那一炮吗?(全场爆笑)在我和王磊的那一炮上,是我们的娱记炒的,所以,我木子美和娱乐界有血缘关系,是割不断的。不过,小F,你说你是代表全体娱记来抗议、来讨说法的,那你就把我的说法带给他们。我的说法是,你们不要太小气。我刚才说了,作为一个明星,我首先是属于娱乐界的,但同时,我更是属于社会各界的、属于祖国和人民的!(全场起立,热烈鼓掌)。你们想一想,光是几个娱乐记者、几份娱乐杂志、报纸,几个网站的娱乐频道,能把我木子美炒到现在这个知名度?绝对不可能!现在的局面是,木子美已经成了风潮、现象,上升到了社会层面,我已经进入了媒体的主流视线,出来说话的是些什么人?是社会学家、性学家、大学教授,反正是权威,是名流,要不是他们全体出动,我木子美充其量也就是跟你们这几个小GG混一混了。你们都看电视剧的宫廷戏吧?看过皇帝的轿子吗?那是十六抬大轿,少一个都不行啊,如果说我木子美是皇帝,你们各界记者、学者、批评家、教育家、理论家等等,都相当于十六个轿夫中的一个,也是少一个都不行,少了一个,那规格就起不来,阵势就上不去,知道了吗?小F!

F2:知道是知道,可是他们有好些是骂你的呢!

木子美:你真应该跟我姓木,你是木脑袋!(全场笑)他们骂我,我就喜欢!我看了他们的好多长篇大论,从古代讲到现代,从国内讲到国外,从哲学讲到政治,从医学讲到法律,但都没离开我的日记中的那几个核心词,比如做爱、搞、淫乱、快感,无论是批评还是表扬,都离不开这些词,这就传播了木子美啊!说实在的,现在批评、谴责比表扬更让我有快感。还举刚才说的给皇帝抬轿子的例子把,我不喜欢电视剧中那种整齐划一、四平八稳的抬法,我喜欢有的出力,有的偷懒,有的向东,有的向西,有的往上跳,有的往下沉,只有那样才会颠起来,颠,懂吗?颠就是快感,这和做爱的道理是一样的呀!嗨,我看你们嘴都张老大的,渴了吧?我也渴了!我这两段话的篇幅顶得上几篇日记了,我们休息13分钟,休息的时候,有胆量有性趣的同志们可以来跟本小姐磨蹭一会。
(场间休息,略)

木子美新闻发布会(下半场)

主持人:好了好了,13分钟的时间早就过了,各位现在请回到自己的位子上,继续提问。

G:请问木子美小姐,关于木子美现象,你觉得媒体的焦点是什么?

木子美:焦点?当然是我木子美了!怎么?还想是你呀?

G:我不是那个意思,我是问媒体对你的批评,主要是哪些方面?

木子美:这个问题,我想请H哥哥帮我总结一下。

H:谢谢木MM给我这个机会。在我看来,媒体对木子美小姐的批评主要包括:道德沦丧、风骚妖冶、败坏社会风气、毒害青少年,还有……

木子美(打断H):H哥哥你真笨,媒体对我的批评概括起来只有一条,就是木子美不漂亮,木子美太丑了。可以说,如果我是像张柏芝麻、章子仪器、周迅速,哪怕能赶上她们一半漂亮,那些批评的声音就会185度大转弯!我可不是瞎说,在他们看来,我木子美丑得连卖淫的资格都没有。你们想想,要是张柏芝麻发表日记描述跟某歌手或某大学教授做爱的细节,他们会怎么样?他们只会闪烁其辞不置可否,心里准会美滋滋的;那些批评者呢?还能不怜香惜玉之心泛起?还不心旌摇荡得不知道怎么敲键盘??心里只会懊恼、抱怨:我怎么没有那个艳福啊!可是我很丑,大家心里不平衡,严重不平衡!有人批评我是出于对社会的报复,就算是的话,能怪我吗?丑女和美女当婊子的权利都不在一个起点上,这公平吗吗吗吗吗吗吗??!

I:你刚才说的那些美女明星也许和其他男人有性往来,可是我可以保证,他们不会公开那些细节,恕我直言,这正是你激起舆论批评的一个重要原因。

木子美:I、I、I、哎呀,还亏你是记者,怎么不动脑筋?我公开细节是为了勾引男人,她们不公开细节,或者说只做不说,也是为了让男人上钩。你想想吧,她们和我不一样,我和男人只要做爱别无所求,她们除了做爱,还要玩感情,还要与事业、前途挂在一起,有几个美女明星和没有来头的男人睡觉了?他们只跟大导演、投资商睡觉。他们做爱也好,玩感情也好,都叫绯闻,叫情感故事,让一般的人产生望尘莫及的羡慕,我呢?叫丑闻,听了让人恶心,表面上看,人们是站在公共道德的角度唾弃我,表示他们的高尚,骨髓子里面呢?是瞧不起我的长相!我看出来了,网上骂我道德沦丧、风骚妖冶、败坏社会风气、毒害青少年,那都是幌子,如果我是个美女,他们肯定心甘情愿地和我一起堕落、一起沦丧。前一段时间,媒体把巩利益和孙红雷雨在北京秀水街逛街的事给曝光了,逛街这点事这要是摆在我这里、摆在你那里算什么?但在他们那里就成了天大的事,我们的媒体也特别上杆子,穷追不舍,开始他们矢口否认,谴责媒体不尊重他们的隐私,后来呢?慢慢松了口,最后呢?孙红雷说,巩利益“是咱们中国的骄傲”,言下之意你们明白吧?小孙子的话巩利益听起来肯定受用,但我觉得恶心。当然他们那种恶心和我这种恶心,形式上有天壤之别,但本质上有什么差别?可惜木子美不是巩利益,没有男人那么不要脸地抬举我。呜呜呜!

J:我认为你这是顾影自怜,你行为的下贱与漂亮和丑没有关系,请木子美女士给个说法。

木子美:这位男的是纯官方媒体的吧!我是顾影自怜,我不仅丑,还地位低下,只是一个四流杂志的五流编辑,所以我的罪名也特别多。如果我是让万民仰止的上层人物,说法就绝对不一样。民工和发廊的小姐调情叫 “嫖娼”;延安有一对平民百姓夫妇在家里看了点三级片叫“传播色情”;作家张贤亮在法国逛妓院叫“体验生活”;我在媒体上看到那么多在高官在倒台以前乱搞我们女同胞,叫“工作接触”;前一段时间,小日本那些杂种,专门跑到珠海来玩弄女性,你们就不知道怎么命名,就暧昧、含混地叫做“买春”!春,多含蓄、多美的词啊!可是他掩盖的是民族仇恨和纠葛!我木子美是下流,是丢人现眼,但只和我能接受的男人做爱,谁买都不行,要是日本杂种碰到我,我要割了他们的JB,让他当太监!

K:木子美小姐,你扯远了,那些事情我们不感兴趣,我们只想谈木子美现象。我觉得刚才那些问题都太严肃,我问一个轻松一点的问题,你是不是准备出任某品牌避孕套的形象代言人?

木子美:避孕套的广告允许发布吗?

L:刚才K先生是说假设,我也知道你的潜台词,如果有什么避孕套请你做形象代言人,你肯定当仁不让,而且那效果肯定倍儿棒。广告词我都给你想好了:“有了××套,随便搞,随便要,就像我木子美,不怕怀孕不起泡”。我现在想问你一个问题,你自己做爱用避孕套吗?

M:这位先生真讨厌,木子美在日记里说的很清楚啊,我问的问题是,你有爱滋病吗?你是怎么看待爱滋病的?

木子美:你有两个问题,我知道你第一个问题是要搞清楚我有没有爱滋病,如果我有爱滋病,你就不会和我做爱是吧?(全场哄笑)。我拒绝回答这个问题,你要是想知道,自己来试试。(全场再笑)

你问我对爱滋病的态度,我实话说了吧,一提到爱滋病我就觉得悲凉。大家不要以为是我小心眼,因为《京华时报》发表了评论《情感世界里的“艾滋病”》,这我接受,我认,还有的说我是“网络罂粟”,著名是社会学家周孝正先生说“木子美的性爱日记比色情VCD还可怕”,这些我都理解,总而言之,我木子美是黄、赌、毒都沾了。

O:可没有媒体或专家说你赌啊!

木子美:算我自己讲的还不行吗?我这么放荡,求一时欢快,不就是拿我的未来、拿我的家庭幸福来赌吗??别打岔,让我接着说。我说一提到爱滋病我就觉得悲凉,是指克林顿到情话大学做演讲的事,克林顿耍得我们媒体痒痒,你们觉得很舒服是吧?那几天,网络媒体上我还是第一红人,而在纸媒体上就算克林顿最红了,大家都知道他是来讲爱滋病的,他的身份是国际爱滋病基金会主席,但他讲什么了?在情话大学半个小时的演说中讲什么了?关于爱滋病,他只讲了他年轻的时候不喜欢用避孕套,其他都是闲篇。这我也不怪克林顿,因为大家对克林顿讲爱滋病没兴趣,相反,要是克林顿真的讲两个小时的爱滋病,我们的听众肯定失望,他们就是希望领略克林顿的迷人风采,最好是听他讲一讲是怎么搞女人的。这次演讲还做了一个秀,安排我国第一位主动公开姓名的爱滋病患者宋鹏飞向克林顿提问,老道的克林顿“出人意料地邀请他上台”,这一举措把我们的媒体感动得一塌糊涂,在记者围堵宋鹏飞的时候,克林顿悄然离去,哈哈!悲凉啊,悲凉!中国人民是克林顿的好朋友,借研讨爱滋病来中国,点走了剑南春四十万美元,在北京一个房地产公司侃了20分钟又镐走了二三十万美元;不过克林顿也是中国人民的好朋友,媒体每次都没忘记报道克林拿钱都交了税,我就想,北京地税局找徐帆、姜昆做形象代言人多没意思?应该找克林顿啊!

P:木子美小姐又扯远了,我都等不及了,我要问的问题是,有媒体报道说,“金庸评点木子美表示不赞成长篇性爱描写”,你怎么看?
木子美:今天是怎么回事?你们尽问一些我来劲的问题。你讲的这篇报道我这里正好有,看来我今天算是给你们办讲座,秘书先生,请打开投影仪,你们先看着,我得上个厕所发泄一下。请问服务生,男厕所在哪儿?有人陪我去吗?

(有人陪木子美上男厕所,投影仪演示以下文字:

金庸评点木子美 表示不赞成长篇性爱描写

本报讯 (记者 ×× ××)忠贞不渝、生死相许的爱情是金庸作品的一大主题,对于近年来一批美女作家以性爱体验为内容的“身体写作”,尤其是近日引起满城风雨的木子美网上“性爱日记”,金庸昨日下午在与书迷对话时鲜明地表达了自己的观点。

本报记者:您在小说中描写了不少生死不渝的爱情,但在现代爱情中,性和爱正在分离。出现了以“身体写作”的美女作家,有一个叫木子美的还把她的“性爱日记”发表在网上,您怎么评价这种行为?

金庸:对于文学作品中性爱的描写好不好,我自己是不写的。我想性爱是生活的一部分,但是小说和生活是不一样的。我自己的小说里就不写(性爱描写)。当然在小说里也可以写,比如说《金瓶梅》也有很多性爱的描写。但我个人是不大赞成,我觉得人的一些具体生活状况不能在小说里详细描写,比如用不着花大篇幅去写刷牙、太阳升起、上厕所这些事情。)
(大家看完,狂笑不止,木子美回到座位莫名其妙)

Q:真是搞笑,木子美小姐上厕所,金庸也说到了上厕所,木子美小姐,你赶紧跟我们说说吧!

木子美:(大笑)说我上厕所的事?那不行!金庸先生讲了,“用不着花大篇幅去写刷牙、太阳升起、上厕所这些事情”,我还是借这篇报道给你们讲讲传播学的道理吧!

凡不是猪脑子的人都看得出来,金大侠并没有评点我木子美!这个只爱美女的老糊涂怎么可能有性趣点评我这么个丑八怪?我几斤几两心中有数,可是媒体为了吸引眼球,需要金庸“点评”我,于是记者先和金庸过招,用“马虎眼招法”抛出一个性和爱的话题,金庸的回答中有木子美的一个字角吗?没有,这个自恋的老家伙他只顾谈自己的创作态度,难道这就叫评点木子美?记者然后伙同编辑和读者过招,用“移花接木术”弄出了那么一个标题。报道本身没什么可看的,可是标题诱人啊,哇塞,金大侠都评点木子美了,赶紧瞅瞅吧!这样的报道吸引浏览啊,你们学着点吧!这篇报道是够棒的,而媒体上尤其是网上,比这更棒的那就太多了,你们回去慢慢研究。

反正我和所有的名人一样,和媒体是一种奇妙的关系。本人的做派和媒体的做派的格格不入的,大家也都知道了,我是怎么想的就怎么做,怎么做的就怎么说,而媒体不是。我有个比喻,有些媒体有点像和我做爱的男人(包括想和我做爱的男人),不懂是吗?我说细致一点吧!媒体(你这里就姑且听成某男人的名字,昵称MT)想和我做爱,我逮了一个空地,撩起裙子说,干吧!MT很想试试这种刺激的游戏,但又怕别人看见了说闲话,于是找了一个折衷的偏僻地点(比床上要刺激,比大街上要稳妥)和我干了,干了之后呢?觉得无聊又觉得不过瘾,想把我抛了,又想今后还有机会干我,总之心情很复杂。至于我们干过以后,他背着我干了些什么,我全然不知道,我也不感兴趣,估计是贬低我,或向其他同类炫耀和我的经历,反正头头是道。总之,许多媒体像势利的男人,是墙上的草,哪里有利就往哪里倒。举个例子吧!某个网站(这个网站是我的恩人,请大家原谅我不能点名),开始是传播木子美的急先锋,恨不能独家代理。后来批评我的声音多了起来,尤其是有些媒体指名道姓地批评它在传播木子美的事情上热情太高,误导了公众。在这种情况下,我的恩人网站就把我的要害部位(就是私处)放到了不起眼的位置,但是老顾客还能熟门熟路地找得到(这一点特别像扫黄新闻中说的淫窝),而且对我的外表进行了重新包装,我的日记的篇目看上去不毒害青少年,内容提示变得很淑女很小资,很高雅甚至还有点高尚,既体面又安全,顾客来了可以玩,检查的来了也没事(这一点更特别像扫黄新闻中说的TMD淫窝),这就是我说的趋利避害。那么那些对我的恩人网站含沙射影的那些网站呢?其实也奈不住寂寞,硬是把我掰开了揉碎了挂出来卖,只是看上去像国营商店能让人信任罢了。

嗨!不说了,再说又要扯远了,不过我上面讲了一些媒体的做派,当然我说的有些是极少数极少数,如果一定要我给一个明确的比例,我只能说接近于1/1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我要是说高了,你们恐怕就要对号入座,并会说我污蔑你们。我也得表述一下我对MT的态度,你们都以为我做爱只喜欢在工地上玩,实际上也喜欢找一个有情调的地方和MT慢慢玩,一般来说我喜欢直奔主题、直来直去、来了就玩、玩完就走的,如果有选择的话我选择这样,但如果没得选择,我急不可耐的时候,管他MT是个什么东东我都要,即使像上面我讲的那样虚伪、势利的,我也要。另外,我虽然知道,MT虽然会超乎我的预料地满足我,让我发狂,但最后都会抛弃我的,我不指望和MT白头到老,我知道MT和任何人都只搞一夜情或多夜情,虽然他对谁都说长相守。既然是这样,我只要和MT混一夜,我就会小心伺候,把我的轻蔑藏起来,不得罪他,就像所有的歌星都敢不得罪AATV的“春玩”总导演一样。



回 [ 名人幽默 ] [世界名人网]
本文相关内容仅提供信息参考,敬请指正。

★………………欢迎读者推荐投稿…………………▲
★……………所有作品版权归原作者………………▲
★………所有图文音影未经授权禁止转载…………▲

欢迎建议和提问. 写给 : editor@famehall.com
神州商厦 ZZInet News HCCBBS TheBestUSA.com 德州中国贸易机构
Auto Houston 中国数据库 ZZI.Net 网站设计 广告中心
Copyright © famehall.com. 1996-2017. All rights reserved. All other designated trademarks, copyrights and brands are the property of their respective owners.
版权信息和免责声明】 【隐私保护】 【鼎力支持】 【编辑部 ~.*

本站由 遴璘工作室 设计并维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