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名人网
世界名人网|名人文摘|新月文摘|微信版 全屏显示 大字显示 小字显示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名律師]

美国言论自由流水账

2011年11月,《批评官员的尺度》读书笔记          于 December 11, 2011 at 06:57:28:

餐饮指南
德州旅馆订房
The Clarion inn & Suites near the Woodland
The Grand Inn
中国城聯合酒店式旅舍Villa Corporate
地产

赞助商广告
AD from Our Sponsor
1791年,美国国会通过宪法第一修正案,即《权利法案》。其中第一条规定:

“国会不得立法:确立国教或禁止信教自由;侵犯言论自由或出版自由;剥夺人民和平集会或向政府请愿伸冤的权利。”

言论自由的界限在哪里?颠覆政府和政体的言论受不受宪法保护?批评政府和官员的言论受不受宪法保护?诽谤他人的言论受不受宪法保护?暴力诉求的言论受不受宪法保护?

这些疑问,美国的国父们没有给予精确的答案。他们“为避免后人受制于精确的条文”,以便于后人与时俱进,灵活诠释这些条文,刻意令词义宽泛。

“因为条文愈是细致,时代气息愈是浓厚,一旦时过境迁,反会成为阻碍后人与时俱进的枷锁。”

于是,回答这些问题的任务也就留给了后人,尤其是历任美国联邦最高法院的大法官们身上了。

1798年,由于联邦党人和共和党(现代民主党的前身)对联邦政府权力的分歧,相互猜忌、对立。

联邦党人渴望建立一个强有力的联邦政府,要求扩大联邦政府权力;而共和党则认为,联邦政府权力的扩大,会压制公民自由以及各州自治权,甚至走向极权统治。

由于联邦党人控制国会大多数席位,受政党利益驱动,压制批评政府的声音,美国国会通过了《防治煽动法》,其中规定,

“任何针对联邦政府、国会或者总统的不实、诽谤和污蔑之词,意图损害政府、国会、总统声誉,煽动良民仇恨、对抗政府者,最高判处两年徒刑,处2000美元罚金。”

《防治煽动法》确立的“煽动诽谤政府罪”,引发共和党人的激烈抗议。“美国宪法之父”麦迪逊,认为该法违宪的,“因为它不仅约束了人民自由检视公众人物和公共事务的权利,还限制了人民自由沟通的权利。更重要的是,这些权利正是维系其他权利的唯一有效保障。”

1800年大选,这部法律激起众怒,导致联邦党人失去了国会控制权,亚当斯败于杰弗逊。1801年,杰弗逊在总统就职演讲时说:

“如果我们当中有任何人试图令联邦解体,或者改变共和政体,就让他们不受任何干扰地畅所欲言吧。容忍错误意见的存在,让不同观点辩驳交锋,正是我们得享安全的基石所在。”

由于“限制言论自由的权利,落入各州立法机构之手”,权利法案问世后的一个多世纪,联邦最高法院机会从未就言论自由和出版自由做出过判决。最高法院的法官们也是刻意回避此类议题。直到20世纪,联邦最高法院通过一系列的案件,试图明晰理清有关言论自由与出版自由的疑问及界限,扩大对言论自由的保护范围。

1917年,美国参加了一战。爱国热情泛滥,反战声音受到打压。国会通过了《防治间谍法》,其中规定:

“凡诱使官兵抗命、不忠、不服从”以及“蓄意妨碍政府征兵”之行为,均视为犯罪。随后数以百计的人因发表反战言论被追诉。

1919年,联邦最高法院受理了涉及《防治间谍法》的案件,虽然被告都判定有罪,但是在这过程中,大法官霍姆斯开始对言论自由进行了精确化的限定,包括,言论是否“带来一种明显而即刻的危险”,是案件的关键;随后在“艾布拉姆斯案”的异议意见中写道“美国有权惩治导致或意图导致明显而迫在眉睫的危险,并可能引发刻不容缓的实质危害。”对有罪言论提出了三个标准,即该言论会引发明显而即刻的危险”、“迫在眉睫”、“刻不容缓”的不法行为。

在这份异议意见中,霍姆斯大法官写道:

“如果我们想确定一个思想是否真理,就应让它在思想市场的竞争中接受检验,也仅有真理,才能保证我们梦想成真。……当那场实验成为我们制度的一部分时,我们应当对某种做法时刻保持警惕,那就是对那些我们深恶痛绝,甚至认为罪该万死的言论的不当遏制,除非这种言论迫在眉睫地威胁到合法、紧迫的立法目的,惟有及时遏制,方可挽救国家命运。”

之后,在“吉特洛案”中,桑德福大法官主笔的判决意见中,首次确认,宪法保护言论、出版自由免受各州侵犯。而在此之前,“权利法案”仅适用于联邦政府。1925年前后,各州的言论自由案件开涌入联邦最高法院。

“吉特洛案”中,吉特洛因协助共产党人印发煽动民众建立“无产阶级专政”的声明被指控有罪,霍姆斯大法官在异议意见中指出,

“任何思想都有煽动性,总想得到他人的认同,如果他人认同了,就会付诸行动,除非其他想法超越了这一想法的影响,或者因自身缺乏力量使这一想法在诞生伊始即止步不前。……从长远来看,如果无产阶级专政的理念终究会被社会主流接受,言论自由的唯一含义,就是给予这一理念被传播的机会,使它有自己的发展空间。”

1927年,“惠特尼案”中,由于协助创立加州共产劳动党,号召进行“工人阶级革命运动”,被判处“工团主义罪”,即煽动他人以武力或暴力促成政府变更之罪。最高法院维持了有罪判决。布兰代斯大法官在协同意见书中,“确立了比霍姆斯大法官之前的论述更全面、周延的界定言论自由的宪法原则。”

布兰代斯大法官在协同意见中,写道:

“国家的终极目的,是协助人们自由、全面地发展。……自由思考,畅所欲言,是探索和传播政治真理不可或缺的途径。如果没有言论自由和集会自由,所谓理性商讨就是一句空话。有了言论自由和集会自由,才能保障理性商讨,防止有害学说的蔓延传播。自由的最大威胁,是思维僵化、消极冷漠的民众。参与公共讨论是一项政治义务,更是美国政府的立国之本。……”

“禁锢思想、希望和想象会招致更多危险;恐惧会滋生更多压迫;压迫会引发更多仇恨;仇恨必将危及政府的稳定。保障安全的万全之策,在于保证人们能够自由讨论各种困境及解决方案。纠正坏主意的最好办法,就是提出一个好主意。……对社会危害的恐惧,不能成为打压言论自由和机会自由的正当借口。……”

“言论自由的一大职能,就是将人们从非理性恐惧的桎梏中解脱出来。想要证明限制言论的正当性,必须存在合理的依据,证明一旦施行言论自由,将导致恶劣后果。同时,还必须合情合理地令人相信,这种危险迫在眉睫……”

“勇敢、自信的人们,将自由、理性的力量,注入民治政府的良性运转中,他们有足够的信心,相信多数言论不可能带来明显而即刻的危险,除非危险在大家充分讨论之前,就已迫在眉睫。如果有足够时间,应当让人们借助讨论揭示谬误,通过教育祛除邪念,靠更多言论矫正异议,而非强迫他人噤声沉默。”

在1929年,“美国诉施维默案”中,霍姆斯大法官在异议意见中写道:“思想自由,这项自由,不仅属于那些我们所赞同的思想,也包括我们深恶痛绝的思想的自由。”

1931年,最高法院迎来了第一起重要的出版自由案件——“尼尔诉明尼苏达州案”。尼尔是一名记者,他在报纸《周六新闻》上“用污秽、下流的文字”批评某郡检察官奥尔森,奥尔森提起诽谤诉讼。最终该案上诉到最高法院,尼尔胜诉。首席大法官休斯在判决意见中援引麦迪逊的话:

“任何事务一旦实际运转,总难避免某种程度上的滥用,这类情形在新闻界体现得尤为明显。……留存一些芜枝杂叶,任其自由凋敝,回避直接剪除更有利于树木的生长。”

随后,休斯大法官写道:“对勇敢、警觉的媒体之需要,显得尤为迫切,在大都市里更是如此。”

1936年,在另一起新闻自由案中,萨瑟兰大法官在判决意见中援引麦迪逊的话,写道:“人民有权获知政府的日常作为,无论这些作为是否正当。充分的资讯是遏制恶政的最有效手段。”

1940年,在“坎特韦尔诉康涅狄格州案”中,最高法院推翻了下级法院关于传教士诋毁天主教会的有罪判决,罗伯特大法官在判决意见中写道:“尽管存在滥用自由现象,但从长远来看,这些自由在一个民主国家,对于促成开明的公民意见和正当的公民行为,可谓至关重要。宪法第一修正案从来不拒绝对不恰当的、甚至错误的言论进行保护。”

1941年,“布里奇斯案”即有关被告对在审案件的庭外言论被判“藐视法庭罪”之案件上诉到最高法院,大法官们判处撤销定罪。其中,布莱特大法官在判决意见中,引用布兰代斯大法官的话:“仅仅为了维持法院尊严,就用法律迫使他人沉默,哪怕只是有限度的沉默,其可能引发的仇恨、猜忌和轻蔑,将远远超过它所能带来的尊重。”这份判决书认定,法官应是“坚忍不拔之人,能够在任何恶劣气候下生存”。

1959年,在“史密斯诉加利福尼亚州案”中,最高法院撤销了一个书店老板持有淫秽书籍而被判有罪的判决,布伦南大法官撰写判决意见:

“如果书商不知道书刊的内容,也要负刑事责任,那么,书商就会之销售那些经过他自我审查的书籍。这样,政府就对宪法保护的书籍和淫秽书籍的流通施加了同等程度的限制。因为面临绝对的刑事责任,书商将心存恐怕,进而限制公众可接近的、以印刷形式出现的、国家依宪法而不能压制的言论。在国家逼迫之下,书商所进行的言论自查将影响到整个社会,结果是淫秽书籍和费淫秽书籍的流通都受到遏制。”

1960年,《纽约时报》刊登了一份“社论广告”,批评南方阿拉巴马州蒙哥马利市的警察们封锁州立学校的事件,指责其为种族主义行为。然而由于部分描述与事实不符,该市警察局长沙利文(准确称呼为市政专员)控告《纽约时报》涉嫌诽谤。结果,在州地方法院,《纽约时报》碰壁败诉,要求赔偿50万美元。随即《纽约时报》接到其他四起诽谤诉讼,亦要求赔偿50万,在上诉到州最高法院后,法院判定维持原判。《纽约时报》的辩护律师韦克斯勒,撰写诉状提交联邦最高法院。1963年,最高法院同意复审,该案在1964年1月6日,开始了庭辩。之后,经过九位大法官的不断讨论,终于以9:0的比例,判定撤销原判,《纽约时报》胜诉。

此案改写了以往之外例,撰写此案判决意见的是小威廉·布伦南大法官(该判决意见先后八易其稿)。在谈及第一修正案对言论的保护时,他引用了布莱克大法官在“布里奇斯案”中的判词:“尽情阐述自己对公权力的看法,不管这种看法多么不中听,这是专属于美国人的无上荣耀。”并指出“美国自由的本质所在:容忍不受限制、甚至刻薄、尖锐的争论”。其后,援引了“全国有色人种协会案”的判词:

“在自由争论中,错误意见不可避免;如果自由表达要找到赖以生存的狐疑空间,就必须保护错误意见的表达。”

在论及法院是否应当以诽谤为由,将对官员的批评言论排除在保障范围之外时,布伦南写道:

“政府官员名誉受损,并不意味着我们要以压制自由言论为代价进行救济。”接着他阐述了麦迪逊的立场:“是人民,而不是政府,拥有绝对主权。”“如果有检查言论的权力,那也应当是人民检查政府的言论,而不是政府检查人民的言论。”

在论及诽谤法须有被告举证证明自己所言属实时,布伦南写道:

“如果迫使那些批评官方行为的人,必须确保其所述事实的真实性,并以漫天要价的损害赔偿责任作为威慑,也必然导致言论自查。……提出法律证据,一一证明所控诽谤在全部事实细节方面的真实性,是相当困难的。在这种规则下,本来打算对官方行为进行批评的人,将受到阻摄,从而保持沉默;即使能信以为真,甚至在事实上为真,他们也会担心:能不能在法庭上证明这是真的,能不能花得起钱在法庭上证明这是真的。”

由此,“沙利文案”改变了诽谤诉讼中的举证责任,从被告转移到原告。

他提出一项规则——“沙利文案规则”:

“禁止政府官员因针对他的职务行为提出的诽谤性虚假陈述获得损害赔偿,除非他能证明:被告在制造虚假陈述的时候的确有恶意,即被告明知陈述虚假,故意为之;或玩忽放任,罔顾真相。”

其中,对“恶意”证据制定了“清晰无误、令人信服”的宪法标准。

该判决意见中还提到“公民履行批评官员的职责,如同恪尽管理社会之责。”仅仅保护实事求是的陈述是不够的,因为人们有时会害怕犯错,而不敢对政府提出批评。为了防止人们自我审查,必须允许他们存在“犯错的空间”。

最后,布伦南大法官提出了一项重要观点:“美国不存在‘诽谤政府罪’之说”。

“沙利文案”引发了疑问:公众人物和私人提起的诽谤诉讼是否也应遵循“沙利文案”之先例呢?

在此之后的“巴茨案”之后,最高法院确定了如下规则:若原告是政府官员或公众人物,就必须证明被告蓄意造假或罔顾真相。若原告是普通公民,则不必受宪法第一修正案之影响。“沙利文案”的使用范围扩展到公众人物诽谤案之上。

在1974年的“葛茨案”中,鲍威尔大法官撰写的判决意见中,写道:

“在宪法第一修正案项下,没有什么错误思想之说。无论一个思想看起来多么有害,我们赖以校正它的,不是法官或陪审团的良心,而是其他思想的竞争。”

同时,鲍威尔大法官将公众人物分为两类,

本来就有名气的且一直被认为是公众人物;

自愿将自己卷入特定公共议题,并在相关情境下接受各方评论,即“漩涡型公众人物”。

这两种分类限定了公共人物之范围。同时,鲍威尔大法官指出如下规则:个人提出诽谤诉讼时,不能仅限于不实陈述对本人的伤害,还至少应证明被告存在疏忽大意的过失。从此开始,私人提起的诽谤诉讼也需接受第一修正案之检验。在之后的另一起案件中,最高法院要求,私人诽谤诉讼的原告必须证明被告陈述不实。“沙利文案”的适用范围延伸到私人诽谤诉讼之上。

几年后,鲍威尔大法官通过另一起案件,主张如果私人因为与公众关注无关的议题受到诽谤,就不能适用第一修正案。由此可知,政府官员、公众人物、涉及公众关注的私人诽谤诉讼均适用于宪法第一修正案。其中关于“公众人物”之含义亦得到理清:“但凡非自愿卷入正义而背负骂名者,都不算公众人物。”

“沙利文案”虽然阻止了某些人压制舆论的努力,却使一些试图从谎言、污蔑中挽救个人名誉的人灰心丧气。之后人们提出了诸多改革诽谤法的方案,但终究纸上谈兵。

回到开头的问题。言论自由的界限已经不断得到限定。颠覆政府和政权的言论、鼓吹暴力的言论只要不能引发“迫在眉睫、刻不容缓”的不法行为,就受美国宪法保护;批评官员及政府的言论受美国宪法保护;只要无法证明是“恶意”、明知故犯、“罔顾事实”的诽谤言论,就受美国宪法保护。

为什么美国宪法要保护言论自由呢?言论自由究竟有什么可贵之处?

《论自由》中,提到:“首先,那些被迫噤声者,言说的可能是真理。否认这一点,意味着我们假设自己永远正确。其次,就算那些噤声之语存在错谬,但也可能,而且通常是,包含部分真理。任何普遍意见,又或主流观点,都不可能囊括全部真理,只有让各种观点彼此辩驳印证,真理才会越辩越明。第三,就算我们相信眼前的意见是真理,若不容它接受对立意见的挑战和检验,人们对待这一意见的态度,将如同保留偏见,对它的理性依据将缺少领会与感知。”



名律師
Email: 名律師
责任编辑:005
回 [ 名律師 ] [世界名人网]
本文相关内容仅提供信息参考,敬请指正。

★………………欢迎读者推荐投稿…………………▲
★……………所有作品版权归原作者………………▲
★………所有图文音影未经授权禁止转载…………▲

欢迎建议和提问. 写给 : editor@famehall.com
神州商厦 ZZInet News HCCBBS TheBestUSA.com 德州中国贸易机构
Auto Houston 中国数据库 ZZI.Net 网站设计 广告中心
Copyright © famehall.com. 1996-2017. All rights reserved. All other designated trademarks, copyrights and brands are the property of their respective owners.
版权信息和免责声明】 【隐私保护】 【鼎力支持】 【编辑部 ~.*

本站由 遴璘工作室 设计并维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