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名人网
世界名人网|名人文摘|新月文摘|微信版 全屏显示 大字显示 小字显示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海外中国统一论坛]

馬英九的統獨夢

文 揚 tongyi@famehall.com

餐饮指南
德州旅馆订房
The Clarion inn & Suites near the Woodland
The Grand Inn
中国城聯合酒店式旅舍Villa Corporate
地产

赞助商广告
AD from Our Sponsor
十三日那天夜裏,倫敦天氣一定很冷。馬英九從街上散步回來,一眼看見蔣經國坐在自己的房間裏,嚇得頭皮炸裂,但卻沒出汗。

蔣經國手裏拿著剛才被馬英九留在了寫字臺上的廣告文宣稿,兩眼直刺站在門口的活人雕塑,一言不發。

“我正在修改,還沒最後定稿…,您看,我的意思是,獨立、統一、維持現狀,都是選項…,您不是不知道,現在這個臺灣,它民主了,這不是當年您幹的好事嗎?黨禁報禁也都是您開放的,您忘啦?…”。馬英九近來時常看見老領導半夜光臨,按經驗,趕緊把事情交代清楚,也就沒事了,下半夜還能睡個好覺,所以剛緩過神來,就先開口為強。

蔣經國還是兩眼直射,一言不發。

馬英九心裏有點不高興了:您老敢情天天在陵墓裏邊睡覺,白天睡足了,半夜起來折騰人,您知道我這個大活人現在多不容易!就說廣告上這幾個詞,這還算是文字嗎?根本就是地雷啊!我剛才出去轉了一圈就是休息眼睛去了,您沒來的時候這些漢字個個都在我眼前冒青煙!今天夜裏您就饒了我吧,明天見了報,我馬英九還能不能活著回臺灣都不知道。

心裏這么想,話到了嘴邊還是拐了彎:“我知道‘獨立’這個詞一亮相,藍營這邊肯定炸鍋,這不,連您老都飄洋過海跑? ^來了。可是‘統一’這個緊箍咒實在是害死我啦,我在‘統一’前邊加了一大串條件狀語,還加了‘終極’這個時間修辭,就差說‘地老天荒’了,可還是讓綠營窮追猛打。摘不掉‘統派’這個半紅半藍的套,國民黨就打不過民進黨,04年打不過,08年還是打不過,這話您信不信?今天的民進黨就跟當年的共產黨一樣,為達目的不擇手段,國民黨當年輸就輸在死守偽君子那一套,現如今是真小人橫行的時代,再不放下身段玩點花活大家都完蛋。我這也是為了黨國呀!”

只見蔣經國坐在椅子上挪了挪身子,眼睛不再向兇神似的那么奪人了,但還是沒說話。

畢竟是跟隨多年的老部下,馬英九從老領導的目光裏就能猜出其心思,他知道,蔣經國的內心是矛盾的。想當年,“讓臺灣人治理臺灣”這個口子就是經國先生您擔任行政院長的時候打開的。如果說,國民黨49年丟了大陸要歸因於36年“西安事變”後開了共產黨這個口子,那么國民黨2000年丟了臺灣就要歸因於86年開了民進黨這個口子,這么算起來,您蔣經國就是五十年後的張學良第二啊。世上的事情就是這樣,要想長堤不潰,連一個螞蟻洞也不能留,甭管螞蟻們多有理,除非這千里長堤咱們不要。事到如今,我馬英九是在國民黨全線崩潰的大堤廢墟上重新? 就粒荒苷f守土失職之人反過來責備壘土有功之士吧。

蔣經國也畢竟是看著小馬哥一步步成材的老首長,從他的嘴角上就能讀出其想法,他知道,馬英九的處境是艱難的。國民黨的百年歷史教訓到底是什么,憑這小子的聰明他不會不明白。都說國民黨蔣介石獨裁專制,這其中苦衷唯有我們爺倆知道,實在是輸在太民主太自由了!西安事變期間,乃父還對前去陪伴的美齡言之鑿鑿地說:“餘絕不存絲毫僥倖之心,蓋唯以至不變者,馭天下之至變,而後可以俯仰無愧,夷險一致,且為戰勝艱危唯一之途徑也。” 可就在第二天,卻又鬼使神差地同意了“停止剿共政策,聯合紅軍抗日”的協定,真是一念之差啊,這“蓋唯以至不變者,馭天下之至變”的信條為什么就沒能堅持下去呢?

當年的共產黨要民主,沒堅持住,給它了,結果…

後來臺灣的民進黨要民主,沒堅持住,給它了,結果…

丟給了赤色分子再壞起碼還留在了中國人自己手裏,丟給了台獨分子弄不好他們把大好江山白送給日本人!中國的事情怎么就這么難辦呢?挺好的三民主義為什么一到了民間就被江湖亂黨鑽了空子呢?事到如今這位堂堂國民黨黨主席連個‘統一’都不敢直說,為了能在臺灣島上繼續混下去不得不搭配著‘獨立’一塊說,這民主到底是個什么東西呢?

蔣經國站了起來,把手裏的廣告文宣稿扔在了桌上。

就算你馬英九改了又改,補充了“不論…,都必須由人民決定”,我實話告訴你,都沒有用!你不會不知道,世上所有的政治家也都不會不知道,人民什么事也決定不了!你臺灣今天以民主的名義說,兩千三百萬人多一半要獨立,明天大陸舉行全民公投,十三億人有十二億人說堅決要統一,你信不信?到那時,連共產黨也控制不了!

我承認,事情到了今天這個地步,我有很大責任,但我還是不能眼看著你重犯我們父子二人? 腻e誤。國民黨眼看就到百年誕辰了,外人會怎么看?就知道你國民黨最後什么也堅持不住,不能堅持原則的政黨還叫政黨嗎?改叫老鼠會算了!

這時,經國先生的眼睛裏一點光亮也沒有了,濁濁的兩汪水窩朝著南方的夜空望著。本來,中正先生、中山先生二老也準備來倫敦興師問罪,後來還是動了惻隱之心,平心而論,小馬這孩子也不容易了。

馬英九第二天早上是被電話叫醒的,迷迷糊糊覺得自己做了個挺複雜的夢,可後來一忙起來全給忘了。

此文聊作備忘。



海外中国统一论坛
Email: tongyi@famehall.com
责任编辑:005
回 [ 海外中国统一论坛 ] [世界名人网]
本文相关内容仅提供信息参考,敬请指正。

★………………欢迎读者推荐投稿…………………▲
★……………所有作品版权归原作者………………▲
★………所有图文音影未经授权禁止转载…………▲

欢迎建议和提问. 写给 : editor@famehall.com
神州商厦 ZZInet News HCCBBS TheBestUSA.com 德州中国贸易机构
Auto Houston 中国数据库 ZZI.Net 网站设计 广告中心
Copyright © famehall.com. 1996-2017. All rights reserved. All other designated trademarks, copyrights and brands are the property of their respective owners.
版权信息和免责声明】 【隐私保护】 【鼎力支持】 【编辑部 ~.*

本站由 遴璘工作室 设计并维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