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名人网
世界名人网|名人文摘|新月文摘|微信版 全屏显示 大字显示 小字显示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海外中国统一论坛]

解放军将领:台独仍是影响中国安全最大隐患

海外中国统一论坛          于 March 29, 2007 at 14:55:15:
餐饮指南
德州旅馆订房
The Clarion inn & Suites near the Woodland
The Grand Inn
中国城聯合酒店式旅舍Villa Corporate
地产

赞助商广告
AD from Our Sponsor
中国军事科学院世界军事研究部副部长罗援少将指出,当前中国周边安全潜在隐患不容忽视;传统安全的诱发因素尚未消除,非传统安全的威胁又呈上升趋势,而台独分裂主义势力仍是影响中国安全的最大隐患。

  罗援少将是在接受《瞭望》新闻周刊采访时作上述表示的。他指出,当前中国周边安全形势总体稳定,但潜在隐患不容忽视;传统安全的诱发因素尚未消除,非传统安全的威胁又呈上升趋势;国际影响力和国际地位持续上升,但新的压力和挑战也随之而来。

  传统安全问题一般是指外部国家对本国主权与领土完整构成的军事威胁。中国在传统安全方面,在保持总体和平稳定局面的同时,周边安全环境中仍存在一些不稳定因素和安全挑战。

  罗援分析说,冷战结束至今的十多年时间里,中国没有同任何国家发生任何形式的战争和武装冲突,周边地区长期处于相对和平稳定的状态。

  首先,一些长期悬而未决的老大难问题取得了突破性进展,例如中俄边境划分问题、中越陆上边境和北部湾边境划分问题。中印之间也已达成解决边境问题的政治指导原则。

  其次,睦邻友好关系发展,周边区域合作深化。例如上海合作组织成立5周年、中国─东盟建立对话关系15周年和中非合作论坛三大峰会的成功举办,巩固和提升了中国与东盟的全面战略伙伴关系,推动了上海合作组织在各个领域的务实合作,促进了中非双方在政治、经济等领域的进一步合作。

  第三,与大国关系进一步改善和发展。胡锦涛主席成功访美,就全面推进21世纪中美建设性合作关系达成共识。在中美战略对话机制的基础上,又启动了战略经济对话机制;中俄战略协作伙伴关系进一步深化,“俄罗斯年”活动加深了两国人民的传统友谊,两国在重大国际和地区问题上配合密切;中日两国打破了政治坚冰,促成了安倍晋三访华,两国关系出现转机;中欧全面战略伙伴关系保持良好发展势头,启动了中欧伙伴合作协定谈判。

  尤其是中国提出推动建设和谐世界的安全新倡议,符合当今世界发展潮流和各国人民的利益和愿望。胡锦涛主席等领导人成功出访许多国家,频繁开展和参与双边和多边外交活动,增进了中国与有关国家的战略互信与共识,提升了伙伴关系和互利合作水平,扩大了中国的国际影响。

  在保持总体稳定局面的同时,中国周边安全环境中仍存在一些不稳定因素和安全挑战,从而呈现出局部动荡的态势。

  中国海军指挥学院副教授高子川分析,中国周边安全环境在地缘方向上存在较大的差异性,表现为“北稳、南和、东紧、西动”的不同态势。

  中国北部地缘方向仅有俄罗斯和蒙古两个邻国。近年来,与中国毗邻的俄远东地区和蒙古的政治、经济、安全形势相对稳定,不存在重大现实热点和安全隐患,这一有利环境将具有一定的持续性。

  中国南部地缘方向主要面对东南亚国家,联合与合作是该方向安全环境的主导面。虽然中国与一些东盟国家之间存在南沙主权争端,但南海地区的总体形势是平稳和可控的,通过对话与谈判和平解决争端的趋势在进一步发展。

  中国西部地缘方向包括南亚和中亚地区,该方向的安全环境可谓喜忧参半。一方面,印巴对抗依然持续,中亚局势仍潜伏危机;另一方面,中国同南亚和中亚国家的睦邻关系进一步发展,尤其是同对中国西南方向安全有重大影响的印度的关系明显改善;同时,上海合作组织在维护中亚地区稳定、促进中国西部安全方面正发挥着日益重要的作用。因此,中国西线的安全环境正处于新的变动之中,其总体形势好于东部方向。

  中国东部地缘方向面临朝鲜半岛、日本列岛和美国。在这一方向,中国面临着一系列现实和潜在的安全挑战与威胁。一是朝鲜半岛局势的发展复杂多变。二是东部海域有岛礁主权争端、海洋油气与渔业资源争夺以及海域划界争议,局部恐有冲突激化的可能。三是美国在亚洲的军事调整和不断强化的美日同盟,对当前中国周边安全构成长远威胁。

  罗援少将分析说,美国当前战略重心明显东移,强化美日军事同盟、把关岛建设成为美军在亚太地区的“力量投送中心”,优化美军在亚太地区的驻军结构、指挥关系和部署态势,其动机和战略指向尤其引起人们的高度关注和警惕。

  专家指出,中国面临的非传统安全问题主要分为两个方面,一是非国家行为体对国家主权与领土完整构成的军事或非军事威胁;二是与“人的安全”以及社会平稳运行紧密相关的能源与资源、公共健康、环境、跨国犯罪等安全问题。

  非国家行为体对中国主权与领土完整构成的军事或非军事威胁,主要包括民族分裂主义、国际恐怖主义和宗教极端主义等势力对国家安全构成的威胁。

  首先,“台独”分裂主义势力仍是影响中国安全的最大隐患。

  罗援指出,从军事威胁的角度来看,台湾问题是中国内战的延续,理所当然应该列为传统安全威胁。但也有观点认为,从安全威胁的行为主体来看,来自台湾的威胁是非国家行为体对主权国家的挑战,其采用的手段是极端的民族分裂手段,可列为非传统安全威胁。当前,台湾海峡两岸关系仍然复杂严峻。陈水扁当局肆意挑舋两岸同属一个中国的现状,图谋分裂中国的“台独”活动明显升级。陈水扁最近大搞所谓“正名”运动,抛出“四要一没有”的“台独”言论,企图通过“宪改”谋求“法理台独”,对中国的主权和领土完整、台海及亚太地区的和平稳定造成严重威胁。

  此外,中国新疆及毗邻境外的“东突”分裂势力,也已对新疆等地区的稳定构成现实威胁。

  其次,恐怖主义威胁现实存在。

  高子川分析说,近年来,阿富汗和中亚地区、东南亚地区、南亚的印、巴等国,恐怖袭击事件不断发生,恐怖主义活动出现新的发展势头。由于地域相连或相近,再加上恐怖主义的国际流动性和扩散性,周边地区恐怖主义的蔓延和发展将不可避免地对中国产生影响。

  罗援也指出,近年来国际恐怖势力活动频繁。仅2006年,中国近邻阿富汗已有2300多人在各类暴力冲突中丧生,其中包括110多名外国士兵;伊拉克仅 2006年1~10月份就有15300余人在各式各样的袭击事件中丧生;欧洲已成为恐怖活动的新重点。中国周边的“中东、中亚、南亚、东南亚”已由点成线,形成了新的恐怖链条。

  在与“人的安全”以及社会平稳运行紧密相关的安全领域,中国也面临着诸多挑战。

  第一,对外依存度高带来经济与社会安全问题。有关专家指出,中国与世界经济的联系越来越紧密,经济的对外依存度越来越高,国际经济、政治动荡,有可能导致中国经济与社会的混乱,加剧或激化中国社会现有或潜在的矛盾。

  第二,能源与资源供应已经凸显安全性压力。专家指出,至多一两年,中国石油对外依存度将超过50%。国际原油价格的正常或非正常波动将更深入地影响中国油品以及相关生产资料的价格,甚至影响中国整个价格的波动趋势。

  在资源方面,到2010年,中国主要矿产资源,包括铁矿石、铬铁矿、钾肥、铬、钻、铂、钾盐和金刚石、锰、铜、镍、金、银、硫、硼等资源的对外依存度都将大大提高,部分优势矿产如钨、锡、锑,也将因过度开发成为短缺矿产。

  中国是发展中的经济大国,世界局势很不安宁,为了应对突发事件、维护经济和国防安全,建立战略性矿产资源安全供应体系刻不容缓。

  第三,公共健康问题不容忽视。2003年发生的非典事件,已经给中国敲响了警钟。非典的爆发与跨国传播由于没有受到及时控制,极大干扰了中国经济的正常运行。国家不得不投入大量的人力、巨额的财力进行控制与防范,分散了国家本应用于其他方面的资源。

  近年来,一些传染性疾病时常随着人员与货物的交流传入中国,如禽流感、疯牛病和艾滋病等,今后可能还会出现传染性疾病传播事件。在人类医学尚不能有效根除这些传染病之前,如何开展国际合作,及时防止这些疾病的传入,有效地切断其传播,较快地采取救助手段,是政府面临的迫切问题。

  第四,跨国犯罪呈上升趋势。如毒品走私、洗钱、商品走私、非法移民等。这对社会的稳定、国家的国际影响和经济的健康发展都具有潜在威胁。

  此外,有关专家指出,信息安全、生态安全、粮食安全等非传统安全问题,也是中国必须加以重视的现实威胁。

  发展是解决非传统安全问题的基石。专家指出,全面提高中国经济、科技、文化等方面的实力,是打造内部安全网的基本条件。

  中国国防大学教授王宝付指出,在发展经济、科技、文化等方面实力的同时,加强民族凝聚力;不断提升国家对涉及国家安全的重大问题进行宏观指导与策划的能力;加强国家职能部门在国家最高决策层形成决策后,实施快速组织、将决策转化成实际行动的能力,也是发展的题中应有之义。

  在发展的同时,国防是解决传统安全问题的支柱。传统意义上的国家安全主要靠军事实力保障,今天它仍是维护国家安全的最有力的手段之一。

  未来一段时间,中国和平发展的努力,将面对来自外部的军事威胁和内部分裂势力突破底线的图谋,面对新军事革命的挑战和高技术局部战争的现实危险,面对涉及国家主权的领土、领海及海洋权益被侵蚀的现实威胁,中国必须具备捍卫国家领土主权、制止分裂和外部干涉的国防实力与战略筹划,并切实做好军事斗争准备。

  罗援分析说,2006年,全球军费已达1.06万亿美元的冷战后历史最高点,我周边主要大国的军费开支都较2006财年有所增加。中国为了紧跟世界新军事革命潮流,满足最低限度的防卫需求,弥补以往的国防差距,逐步改善官兵福利待遇,国防预算有所提高是合情合理的。

  改革开放以来,中国的和平发展为国家安全提供了“和平红利”,这种“红利”用在国防建设上,将进一步保障和促进中国的和平发展。这种良性互动对中国和地区的和平稳定,有百利而无一害。

  最近10来年,中国的军费预算连续保持两位数的增长。

  有些国家的防务部门以及智库界的一些人以此制造“中国军事威胁论”,散布说中国的军费开支“超出了正常的安全需要”,有对外实行“军事扩张”的“战略企图”。对这类嚷嚷声,我们没必要大惊小怪。中国是个主权国家,最清楚自己的国防和安全需求;每年该拿出多少钱搞国防建设,并不需要别人拍板。我们已经一再申明:当代中国走和平发展之路,奉行防御性的国防政策。中国加快国防现代化步伐,既不是为了跟别人搞军备竞赛,更不是为了推行军事扩张。近些年增大军费投入,这里面有着多方面的客观原因。

  原因之一:还旧账,军费开支多年负增长

  从上世纪80年代前期到90年代中期,与党和国家的工作重心转移到经济建设上来相适应,中国国防建设实行“忍耐”、“让路”的方针,军费投入长期呈负增长状态(绝对数不变,扣除物价上涨因素,实际上是负增长,降幅曾达5个多百分点)。由于军费紧缺多年,需要解决部队装备普遍老旧、国防设施失修、军队人才流失等问题,否则,国防建设连维持已有的军事防卫能力都颇为吃力。

  从90年代中后期起,中国开始增加军费投入,实际上带有“追补”的性质,以便国防和军队现代化建设能够恢复和保持必要的发展活力。既然是“追补”,一段时期内就自然需要加大投入力度,保持必要的增长幅度。换句话说,谈中国的军费,不能只看近10来年的两位数增幅,还应当追溯头10多年的负增长,把前后两笔账综合起来一并算。

  原因之二:中国军事变革起步晚,底子薄,加大投入势在必行

  目前,新军事变革在世界范围内广泛展开并加速发展。这场变革大潮,美国处在遥遥领先的地位。近年又不断加快向全面网络化以及智能化、太空化的军事转型。日、英、法、德等其他发达国家也紧紧跟进,中国周边的俄、印等国都在加速军力的更新换代。相形之下,中国的国防现代化尚处在机械化半机械化的阶段,总体水平比发达国家相差15~20年。

  面对世界军事领域变革迅猛、竞争激烈的现实,我们只有积极推进中国特色的军事变革,使中国现代化的军事防卫能力得到增强,实现和平发展才能有安全保障。讲国防现代化,以前指的机械化,如今指的是机械化加信息化。问题是搞军事信息化变革需要花大钱。美军仅全球信息栅格一个建设项目就高达几百亿美元的预算。中国是个发展中国家,搞新军事变革底子薄,起步也晚,军队既需要补好机械化的历史任务课,又需要向新的信息化历史任务进军。这个客观实际,决定了中国的军费在一个时期内不得不保持必要的增长幅度。

  原因之三:国防建设任务繁重,国际维和使命增大

  中国国防建设的使命需求日渐扩大。中国幅员辽阔,陆地边界线和海岸线之长,地面接壤和隔海相邻的国家之多,所处地缘战略环境之复杂,在世界各大国里都是少有的。这本来就使中国的安全防护任务十分繁重,军费投入必须保持一定的水平。

  最近这些年,中国的国防建设又至少面临来自三个方面的新需求:一是国际社会普遍要求中国作为安理会的常任理事国,在执行国际维和使命、开展国际反恐合作、开展国际人道救援等方面承担更多的义务;二是应付非传统安全威胁的任务显着上升,包括打击公海匪徒、毒品走私等跨国犯罪活动;三是随着中国经济发展对海外能源的需求加大,如何与相关国家共同维护海上运输通道安全的问题日益凸显。满足这类新需求,解决这些新问题,每一项都需要增加相应的经费。例如,中国政府不久前向苏丹达尔富尔地区派去1000人的联合国维和部队,这笔费用就不能说是个小数目。奇怪的是,有些国家的军政要员一方面表示希望中国成为“负责任的大国”,另一方面却对中国增加军费说三道四,这只能说明他们心术不正。

  原因之四:某些大国卡压中国,技术发展代价高昂

  大多数国家提升军队现代化水平,都需要进口一些高新技术装备,中国也不例外。所不同的是,那些军事结盟国和附属性小国,可以用优惠的价格,从他们的“盟主”、“老大”那里直接买进先进武器。像日本、英国、以色列、澳大利亚等美国的盟友,就可以分享美国多种最新兵器和作战软件。印度虽然未参加军事同盟,但由于种种国际政治因素,在进口高技术兵器上也享有种种便利和优惠。而中国奉行独立自主的和平外交政策,不和别人搞军事结盟。美国等西方国家为防范和遏制中国崛起,在对华出口军用技术上卡得特别严。中国在这种情况下建设现代化国防,必须主要依靠自力更生。

  对于我们这样一个高新技术家底薄、工业化水平相对落后的发展中国家来说,自主研制先进武器装备,所需成本在若干年内必然要比发达国家来得高。即使能进口某些高新技术装备,花的价钱也比前面提到的那几类国家贵得多。别人一块钱就能买到手的东西,到我们这儿往往需要花一块五甚至更多。这是造成中国近年增加军费投入的又一个重要背景。

  原因之五:维护国家主权和领土完整义不容辞

  多年以来,为维护台海和平稳定,发展两岸互利往来,推进祖国和平统一进程,大陆方面采取了大量善意举措。可是从李登辉到陈水扁,台湾当局变本加厉地推行 “台独”路线,一心想把台湾从中国分裂出去。正如世界上任何一个大国都决不可能容忍国家版图横遭肢解一样,中国政府和全国军民也决不会听任“台独”势力为所欲为。大陆方面以最大的诚意、尽最大的努力为两岸同胞谋和平、谋发展、谋福祉,在努力推动两岸关系朝着和平稳定方向发展的同时,不得不做应对不测的军事准备,把“以武止独”作为维护祖国统一的最后手段。

  除了以上五个方面原因外,还有一个因素是各国共同的,那就是随着原油、矿产原料等国际价格的攀升和国内物价的上涨,军费也不得不“水涨船高”。明白了上述原因,就可以懂得,中国近些年持续增加军费,完全是一件很正常的事。需要特别指出的是,尽管中国的国防预算近年持续增长,但无论是就各个年度军费开支的绝对数字而言,还是就军队的人均军费而言,在世界上都仍然属于低水平之列。国际上某些人想拿中国的军费问题说事,用来炒作“中国威胁”论的“根据”,是根本站不住脚的。



海外中国统一论坛
Email: tongyi@famehall.com
责任编辑:005
回 [ 海外中国统一论坛 ] [世界名人网]
本文相关内容仅提供信息参考,敬请指正。

★………………欢迎读者推荐投稿…………………▲
★……………所有作品版权归原作者………………▲
★………所有图文音影未经授权禁止转载…………▲

欢迎建议和提问. 写给 : editor@famehall.com
神州商厦 ZZInet News HCCBBS TheBestUSA.com 德州中国贸易机构
Auto Houston 中国数据库 ZZI.Net 网站设计 广告中心
Copyright © famehall.com. 1996-2017. All rights reserved. All other designated trademarks, copyrights and brands are the property of their respective owners.
版权信息和免责声明】 【隐私保护】 【鼎力支持】 【编辑部 ~.*

本站由 遴璘工作室 设计并维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