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名人网
世界名人网|名人文摘|新月文摘|微信版 全屏显示 大字显示 小字显示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海外中国统一论坛]

“一位了不起的中国人”韩华中国和平统一促进联合总会总会长韩晟昊

海外中国统一论坛          于 April 17, 2008 at 06:53:24:
餐饮指南
德州旅馆订房
The Clarion inn & Suites near the Woodland
The Grand Inn
中国城聯合酒店式旅舍Villa Corporate
地产

赞助商广告
AD from Our Sponsor
韩国第十三届总统卢泰愚在谈起著名爱国华侨韩晟昊博士时,说他是“一位了不起的中国人”。

1993年2月19日上午十时,在汉城市政府礼堂,韩国几百名政府官员在这里举行了一个庄严隆重的仪式。韩国政府代表韩国四千八百万国民第一次向一个外国人颁发国民勋章。这位韩国国民勋章获得者就是爱国老华侨韩晟昊博士。

在许多中国华侨被韩国人瞧不起的环境里,韩晟昊先生何以如此受到韩国总统和社会各界如此的尊重?

一、 扶困救孤

韩晟昊先生于1948年来到韩国,到汉城不久就被台湾驻汉城总领事馆招为秘书,从此开始作侨务工作,直到1960年,他到光州市行医时,才算真正溶入韩国社会。生活在韩国社会几十年,他以爱心,热心、孝心,善心对社会,不但对所有前来求医就诊的中国人免费治疗,对生活困难的韩国平民也是免费看病送药,遇到生生活困难的韩国人,他总是慷慨相助,并经常参加社会慈善捐助活动,因此受到韩国社会的尊敬和爱戴。

韩晟昊以博大的爱心对社会,不分尊卑贵贱,一视同仁。自从大光州行医后,他家中常常宾客盈门,既有市长一级的政府官员,也有文化界的名人,既有富翁,又有因被他免费治疗而感激万分的穷苦平民,可谓谈笑有鸿儒,往来有白丁。

当时是朴大总统执政时期,韩国社会自然分成了四个阶层。第一阶层是“入党”,即在朝党。第二阶层是“野党”,第三阶层是“在野圈”,第四阶层为市民团体。 “在野圈”的人多是一些关心政治,关注国事,思想激进,行为偏激的以青年人为主体的社会团体。社会上的一般人对“在野圈”的人没有亲近感,特别是执政阶层,对“在野圈”充满敌意。因为“在野圈”的人们经常集会、游行,引发社会的不安,给执政者制造麻烦。

有一位在韩国较著名的思想家、文学家张俊和,年轻时曾在中国参加抗日战争。回韩国后创办了杂志《思想界》。他的文章对韩国的影响力极大。朴大总统执政后,促进了经济上的大发展,但在政治上压制民主,实行独裁。张俊和以《思想界》为阵地,以犀利的文章反对独裁,结果杂志被停办,张俊和也被判刑。因病获假释后,家人均不敢接近,朋友们不再交往。韩晟昊了解到张俊和的情况后,不但免费为其治病,还资助其生活费用,在韩晟昊的治疗和救助下,张俊和的身体得以康复,也视韩晟昊为恩人、知己、文友。

二00三年,我去汉城采访韩晟昊博士时,几次见到一位韩国老人拜访韩晟昊博士,又似乎没有什么事,只是想与韩博士闲聊,韩博士对他也很热情,我深以为奇。韩博士向我介绍,这位韩国老人名叫李铉益,几十年前,大学毕业的晚会上,因为酒后说了一句戏言,第二天李铉益就被定为侮辱大统领之罪而入狱。李铉益的爸爸当时是一个地方的警察署长,也因为这一句话被免职。李铉益先是被判死刑,后被改判为五年徒刑,巨大的精神摧残使他在狱中得了病,被释放后,因为自己是政治犯,没有公司敢招聘,没有人敢接近,亲友也像躲避传染病人一样远离他。生活无来源,有病无钱医,实在支持不住了,听说韩博士为很多贫困的韩国人免费医治,他于是就来到了这里。韩晟昊听到他介绍的情况后不但免费为他治病,还送钱送物解决他的生活困难,从此, 韩晟昊又多了一位穷朋友。

听说韩晟昊交上李铉益这样的朋友,一些有地位的韩国朋友劝他:“韩先生,我们知道你是一片好心,可是,像李铉益这样的政治犯,你最好不要和他来往。这将对你不利。”

韩晟昊爽朗的哈哈大笑:“怕什么?我是一个外国人,既没打算在你们国家当官,更没有打算竞选总统,不参加你们国家的政治活动,更不反对你们的政府。何况,我帮助这些贫困的人,也是为你们的政府和社会减轻负担,化解不安定因素,你们应当感谢我才是呀。”

二、 宣扬爱国

韩晟昊博士不但热爱自己的祖国,而且提倡韩国人爱国,这种博大的爱国意识和他的行为深深感动了韩国人。

韩国有自己的国花,名无穷花,此花在中国叫做木槿花。也许因为此花的花期长,一茬茬的花儿盛开不断的缘故吧,韩国人称此花为无穷花,即无穷无尽之意,所以此花荣登了韩国国花的宝座。一九六0年,韩晟昊到光州,看到的是,韩国平民百姓由于长期以来精神上受到压抑,生活无保障,没有人去关心和爱戴自己国家的国花。

他在韩国,每次看到那些美丽的无穷花生长在牛栏边,猪圈里,不被人们重视的情景,就为这些国花的不公平待遇而痛心:国旗,国歌,国花,都是一个国家的象征。一个国家的人民不爱自己的国花,此事让他觉得沉闷。他想:一个人,怎么能不尊重、善待、喜爱自己国家的国花呢?他为冤案所害,被迫流落到这个国家十几年了,呼吸着这里的空气,沐浴着这里的阳光,喝着这里的水,吃着这片土地里的粮食,以这里的人们为友,这里已是他的第二个故乡。身在异国为异客,就像一个客人看到主人家中的儿女们不爱自己的家而提出善意的劝说一样,他萌发了劝说韩国人爱护国花的想法。

他开始动笔写文章,以一个外国人的身份,坦诚直言:韩国人应当爱自己的国花,要把无穷花种植在受尊敬的环境里,爱国花也是爱国,一个不爱国花的民族是不会有民族凝聚力的。

他的文章没有引起社会的广泛重视。一次次的投稿均没被录用。当时,韩国人似乎更重视的是怎样摆脱贫困,满足自己的物质享受,毕竟,他们已经几十年甚至上百年没有摆脱困境了。

韩晟昊不相信韩国人会不爱自己的祖国。他坚信自己的这一倡议,一定会启发韩国人的热爱国花意识。他又是一个不达目标决不罢休的人,在写文章提倡韩国人爱国花这种方式没有取得效果之后,他又想到了另一种宣传方式。每一天,有多少人家从他的医院配了中药之后,提着他汉医院的方便袋子,走过大街小巷,走到家家户户?韩国的药品方便袋子上一律印着人参、鹿茸,灵芝等图案。他决定在他的医院的药品方便袋子上印上几朵美丽的无穷花的图案,然后再印上一句话:“我们的国花,我们要爱它。”

他立即到塑料厂订做几万个这样的药品方便袋子,当塑料厂的老板接到他这一笔业务,感慨万千:韩国人没有呼吁爱国花,一个中国人却采取了这样的宣传方式。为了表达对这位中国人的尊敬,塑料厂老板以最优惠的价格为他印刷。几天之后,印着美丽的无穷花和 “我们的国花,我们要爱它”图案的漂亮药品手提袋,从他的医院里涌出,由每一个前来就诊的人提着出现在光州的大街小巷。

他的这一行动让韩国人感到惭愧:一个外国人都提倡爱他们的国花,而他们本国人却对此一直没有重视。在他们的意识里,从此有了爱国花的概念。

直到今天,韩晟昊博士的汉医院仍然用无穷花图案的药袋装药。他用这种方式倡导韩国人要爱自己的国家,已坚持了四十多年。

三、 义薄云天

韩晟昊博士从小就受到中国传统美德的教育,特别是受儒教影响最深,在他的世界观里,忠,孝,仁,义是做人的基本原则,他在与韩国人交往是,也是按照中国的传统美德交友处事,他重义而轻利,使与他交往的韩国人对他极为佩服,仅举两例:

1979年10月26日夜晚,在韩国的总统府青瓦台“宫井洞”,即朴正煕大总统的地下密室里,朴大总统正与总统府的几名要员在一起研究问题,因为意见不和,警护室长车智澈与中央情报部长金载圭又争吵起来。

两个人因为意见不和而积怨多年,众人皆知,在总统面前发生争执也不是第一次,以前发生的每一次争吵都在朴正煕总统的训斥声中结束。但是,这一次争吵的特别凶,互不相让。争吵中,中央情报部长金载圭竟掏出了手枪!还没等别人反应过来,“砰”的一声,子弹从车智澈的脑袋一侧呼啸而飞。

与会者大惊。

朴大总统愤怒地站起来,厉声训斥金载圭:“金载圭!你干什么?你要打死他?”

金载圭听到这声训斥,不但没有冷静下来,反而激发了心中的怨恨,多年以来,每一次与车智澈发生争执,朴大总统都是训斥他,因此早已对朴大总统有不满情绪,听着这一声训斥之后,失去理智的金载圭竟然把枪对准了朴大总统扣动了扳机。

朴大总统的训斥声未落,又是一声枪响,子弹直奔朴大总统而来!朴大总统惊恐不解的瞪着金载圭,眼睛还没有闭上,就倒下了。朴大总统怎么也不会相信,经他一手提拔的情报部长竟向他开了枪,真是死不瞑目。他像一座大山轰然倒了,他惊骇的两眼一直瞪着,鲜血如注地流满了密室。与会者见金载圭竟然枪杀了总统,顿时吓懵了。

看到金载圭枪杀了大总统,车智澈怒狮一样向金载圭扑来,枪声又响了,车智澈也倒在血泊之中……

青瓦台的枪声震惊了整个世界。谁也不会想到,这位执政十八年,把韩国从一个因为战争摧残而经济贫困的国家带入经济发展快车道,雄才大略,治国有方的朴大总统,竟然死在他亲自任命的情报部长枪口之下,死在总统府的密室里。

第二天早晨,韩晟昊听到这个消息非常震惊,车智澈是他的朋友,他立即驱车向车智澈家中奔去。

车智澈的门前一片肃杀之气。往日宾客盈门的景象早已成为了过去,门口两边站着几个表情冰冷的警察。

看到这种景象,韩晟昊倍感凄凉,他知道韩国政权之争的激烈、官场的险恶与市侩丝毫不逊于中国。假如朴大总统还在而车智澈被杀,此时车家门前绝不是这种局面。如今想争权者没有一个愿意来到这个是非之地看望这位已经死去的昨天的权贵。

韩晟昊不想在与韩国官员的交往中谋取什么政治利益,他与每一个政府官员都是诚心相待,君子之交,韩国的官场利益之争与他无关,他重视的是友情与义气,可谓无欲则刚,所以,毫不顾及此时韩国的政局问题,他心中只想到的是朋友之谊。

他来到车家的大门口,那些木雕一般的警察突然对他说话了:“不许进!”这话透着一股冰冷的阴气。

“我是车智澈的保健医生。”他大声说。

“保健医生也不许进!”警察的声音也提高了。

“如果此时车家出了人命,你们敢负这个责任吗?你们韩国哪一条法律规定不准医生防止意外死伤?”他正义凛然。

听到他的这一质问,几个警察被竟想不出一句话来答复,他们相互交换了一下眼色。在这个时候,他们只是奉命前来警戒,但谁也不想陷进这个是非之中。韩晟昊知道他们此时的心理,没等他们说什么,就大踏步地进了车家。

车家笼罩在一片悲恸之中,韩晟昊的到来,让车家的亲属感慨万千,他们像见到了最亲的人,以哭声向他倾诉心中的悲痛。在车家,只来了一位车智澈生前的官场朋友金复东。韩晟昊与金复东也是好友,两人在此时此地相见,只有挥泪示意,竟想不起一句要说的话来,他们一起帮着车家料理车智澈的后事。

不久,警察们进来了,劝韩晟昊尽快离开车家,说车智澈的死涉及政治问题。韩晟昊愤怒地说:“我不是你们国家的公民,也不参与你们国家的政治,你们韩国的政治问题与我一个中国人有什么关系?我是车警护室长生前的好友,我此时来为他守灵,尽朋友之情,守朋友之道,行朋友之礼,难道你们韩国人不重人情和道义?你们如果认为我为死去的朋友守灵犯了什么罪,你们就给我定罪好了。我现在就是要陪着这位连自己的生命都被剥夺了的可怜朋友。”警察们被他的侠肝义胆所震撼,找不出一句再劝他离开车家的理由。

韩晟昊足足为车智澈守灵五天,直到参加完车智澈的葬礼,把这位生前好友安葬。

与朴正煕敌对的政治团体没有因为韩晟昊不听警察劝阻,为车智澈守灵和参加车智澈的葬礼而治韩晟昊的罪。韩国的政界在清查朴大总统的经济问题时,竟发现朴大总统执政十八年,却是为官清廉,没有利用手中的权力贪占一点钱财。与朴大总统打了多年交道的御医韩晟昊也没有利用与朴大总统的关系谋取一分私利,是真正的君子之交。

韩国新一届政府班子不久就产生了,无论韩国的政界还是社会上,对这位前总统御医韩晟昊不但没有歧视,反而更加尊重。因为韩晟昊与朴总统之交不是以谋取私利为目的,特别是韩晟昊为车智澈陪灵和参加葬礼一事,让韩国人看到了韩晟昊对朋友的真情大义。

一九九三年,卢泰愚从总统的宝座上退下来之后,也没有逃脱被判刑入狱的命运。卢泰愚被关进监狱,韩晟昊十分惦念这位蒙受苦难的老朋友。他立即找到有关部门要求看望卢泰愚。面对有关政府官员的解释,他据理立争:

“卢泰遇前总统犯了什么罪,应当接受什么刑罚,是你们司法机关的事,与我一个外国人无关,我是卢泰愚前总统的私人医生,做为一个医生,必须尽医生的职责,我必须立即见到我的患者。请问,你们韩国哪一条法律规定,犯人有病不准医治?”

“韩先生,监狱内部专门配有医生,假如卢泰愚患病,会得到及时治疗。”对方说。

“我是卢泰愚的私人医生,卢泰愚的身体状况与疾病情况只有我最了解,我也必须经常为我的患者体检,这是我的职责权利和义务。我做为一个医生的这些权利与义务,你们无权剥夺。我要求马上见到我的服务对象,如果你们决定不了,可以向上级请示,如果有法律依据,请你们拿给我看,否则,你们就是渎职。”韩晟昊据理力争,理直气壮。

不久,韩晟昊的要求得到批复,他立即向卢泰遇被关押的监狱奔去,他想尽快见到失去了人身自由的老朋友。

面对闯进监狱的这位中国医生,监狱的警护人员高度戒备。韩晟昊来到监狱后,有两个警护人员一直跟在身边。

卢泰愚被关进监狱之后,由于精神上的痛苦,压抑,焦虑,烦闷,不久就引发了咽炎,膀胱炎,尿道炎等疾病,监狱按照规定,为卢泰遇服用的药品还必须向有关部门上报批准后才能使用,所以,卢泰愚得病后得不到及时治疗,连小便都困难,苦不堪言。正在忍受着精神与病痛折磨的卢泰愚见到这位中国老朋友的到来,百感交集,潸然泪下。

“老朋友,近来身体还好吗?”韩晟昊一见卢泰愚的面,就关切地问。

在这个特殊的时候,韩晟昊的到来宛如一缕春风,一缕阳光,让卢泰遇立时感到温暖与光明,他紧缩的心,紧锁的眉,终于舒展了起来,他感激这位真正的朋友。

韩晟昊详细询问了卢泰遇的身体状况之后,立即就找到了监狱长:“你们国家的法律没有规定犯人在服刑期间有病可以不给予及时疗吧?卢先生得了这些病,这样痛苦,你们为什么不及时给予治疗?”

监狱长急忙解释了监狱已经申请用药的事,并说这是监狱的规定。

韩晟昊说:“我想,你们监狱的这个规定,大若是为了卢先生的安全负责吧?如今卢先生身上的炎症这样重?难道你们的监狱中连起码的消炎药也没有吗?如果卢先生因为这个病引发了不好的后果,你们能负得起这个责任吗?”

监狱长知道这位韩先生在韩国的地位,又见他说的也无可辩驳,于是立即让狱医对卢泰愚进行治疗。韩晟昊这时才坐下来,仿佛就像在家中闲谈一样,与卢泰愚海阔天空的畅谈,仿佛在场的只有他两个人,而没有警护人员站在一边。这样的畅谈,使卢泰愚一时也忘掉了自己的烦恼,有时也情不自禁的发出了笑声。

站在一边的警护人员对韩晟昊与卢泰愚的谈话进行记录。他们真佩服这位中国老人的谈话魅力,但是,又很为难的一次次看看表,催促这位中国老人离开这里。按照有关管理规定,犯人的监护医生不得在监狱内停留三十分钟以上,而这位中国医生好像忘了这是在监狱。

“我是经过你们的法务部批准来为卢先生看病的。我和他的谈话,就是治病的过程,你们不要打断我的治疗好吗?”韩晟昊对警务人员说。

警务人员也知道与卢泰愚谈话的这位中国老人非同寻常,又见他的谈话没有半点政治敏感话题,只好由着他了。韩晟昊于是想方设法为卢泰愚排解心中的苦恼。

“唉,我这一生,就这样完了。被判刑十七年,我已没有活着走出这个地方的希望了。”卢泰愚向面前这位老朋友感叹。

“老朋友,你是为韩国做出了巨大贡献的一届大统领,历史会对你做出客观公正评价的。即使真的在这里十七年,又算得了什么?中国有句古话,叫做达则兼济天下,穷则独善其身。您身为总统时,为国为民造福,可称得上是兼济天下了。如今在这里,不能兼济天下,就要独善其身,修身养性,保重身体。十七年算什么,在你一生中,只是一段时间与历程。你要记住,一个人的品格,能力,气度,不仅仅是在顺境时展现出来的,在曲折困难的厄运中,更能考验一个人。你是一代大统领,你不能被眼前这一点挫折所击败。韩国人民怎么评价你,是要看你的一生,而不是看你的一时一事,中国还有句俗语,叫做大丈夫能屈能伸。”

谈社会,谈人生,谈修身养性,谈处世哲学……。韩晟昊与卢泰愚一谈就是几个小时。

从此之后,韩晟昊经常来监狱看望卢泰愚,他的友情,他的关怀,他的谈话,一步步把卢泰愚从精神的苦恼与压抑中解脱出来。

四、其他方面

韩晟昊对韩国社会所做出的贡献是多方面的,现在摘录韩国社会各界团体共同推荐韩晟昊博士为国民勋章获得者的推荐书的一部分为证:

 一、军中针炙医术及食品疗法之教育贡献

(一)、韩晟昊博士曾编著《军中医疗术》与《食品应急疗法》教材,教授并临床指导特殊战斗部队(空降部队)军官与卫生兵,提高官兵之急救医术,增强韩国国军之战斗力量。

(二)、韩晟昊博士自一九七五年至一九八0年十月,在五年六个月期间,被聘担任韩国特殊任务部队‘特殊教育团’的指导讲师与编辑教材的咨问官。负责研究编著《军中针灸术》与《汉药食品应急疗法》的教材,担任讲师与临床指导;此教材已成为‘特殊教育团’的正规教材。

(三)、现在全军的军医官与卫士兵,均会针术与食品疗法,也是必修的军医教育课程。

(四)、由于韩晟昊博士将汉医与针术导入军中,效果极佳。引起国防部之重视,始认准‘汉医师作用军医官’之制度,使汉医师得到与洋医师同等之待遇。

二、无料患者医疗贡献

韩晟昊博士的汉医院,只要有各机关、团体、教会、寺院、军队、养老院、孤儿院之推荐,或中国人,一律义诊义治,不收任何费用,几十年如一日,从无拒绝,仁人仁术,服务社会。

三、社会福祉事业贡献

救灾济苦之捐献,向不落人之后,奖学金最多到过二十几名,少年少女家长之生计负担,最多到过几十户,自发自助的,长期默默的,做着不为人知的善行贡献,值得敬佩。

四、自然食品疗法(传统医学)之首倡与推行贡献

韩晟昊博士在一九七0年代,认为‘公害时代’已来,‘药祸情况’严重,首先提出自然食品之防公害、防药祸、防病治病之重要性,除著书宣传以外,又在报纸上、杂志上、电视台上、广播台上,各种集会讲演时,强调食品医疗之优秀性,并反对为了产业开发破坏自然环境之行为,同时公开发表《食品秘方》,韩国国民获益颇多,韩国自然食品医疗之普遍认识与爱用,即是由韩晟昊博士首先倡导所致,韩国国民赞扬感激。

积极参加韩国民间各种团体活动,韩晟昊博士不分国际,不分与野,不分宗教,不嫌贫富,广结朋友,互敬互爱,增进韩中民间之友谊,堪称是一位民间外交大使 。

五、为促进韩中邦交及经贸之合作发展,做出重大贡献。

一九八八年三月一日,韩晟昊博士做为卢泰愚入主青瓦台后的第一位外国贵宾,承蒙邀宴于青瓦台总统府官邸。在长达近三个小时的交谈中,卢大总统一再表示,为了贯彻推动新政府的北方政策,希望他的老朋友韩晟昊博士能在对促进韩中两国的邦交及经贸关系上,给予协助和支持。双方在韩晟昊博士的斡旋协助下,一九八八年五月中旬,韩国政府即派遣由大宇财团金宇中会长为团长,金复东将军、韩晟昊博士为顾问的十五人经济访问团到达山东、辽宁及北京访问,揭开了两国访问的外交序幕。同年八月,山东国际商会作为中国第一个官方代表,由李瑜会长率领山东经济访问团到达汉城答访,使韩中邦交迈出了第一步,奠定了双方正式建立外交关系的基础。韩晟昊博士在这一伟大历史事件中,历尽艰苦,饱尝辛酸,做出了使韩中两国国民永远感念的贡献。

六、促成一九八八年汉城世界障碍者奥运会中国选手团来韩参加大会的贡献。

一九八八年汉城奥运会结束后,在十月即举办‘世界障碍者奥运会”。世界上主要国家都来参加。苏联亦来参加。而中国选手团迟迟不做答复,颇使韩国政府着急为难。如果中国选手团不来参加,大会将无意义,也失韩国的威信。韩国百般邀请,中国一无反应。为此,韩国奥运会组织委员长朴世直先生无奈即前往二十年前老友韩晟昊博士处,请求协助。韩晟昊博士即只身赴北京试探情况。经韩晟昊博士将韩国政府恳切邀请之诚意传达给中国残疾人协会,终于达成圆满之协议,中国残疾人选手始来韩参加奥运会。韩晟昊博士之外交智慧及说服能力,博得韩人之赞佩。

七、创办中文报纸,中文杂志,宣扬中国文化,提高华侨之社会地位,对促进韩中文化之交流,做了很大的贡献。
……



海外中国统一论坛
Email: tongyi@famehall.com
责任编辑:005
回 [ 海外中国统一论坛 ] [世界名人网]
本文相关内容仅提供信息参考,敬请指正。

★………………欢迎读者推荐投稿…………………▲
★……………所有作品版权归原作者………………▲
★………所有图文音影未经授权禁止转载…………▲

欢迎建议和提问. 写给 : editor@famehall.com
神州商厦 ZZInet News HCCBBS TheBestUSA.com 德州中国贸易机构
Auto Houston 中国数据库 ZZI.Net 网站设计 广告中心
Copyright © famehall.com. 1996-2017. All rights reserved. All other designated trademarks, copyrights and brands are the property of their respective owners.
版权信息和免责声明】 【隐私保护】 【鼎力支持】 【编辑部 ~.*

本站由 遴璘工作室 设计并维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