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名人网
世界名人网 | 名人文摘 | 新月文摘 | 回到前页 | 微信版 | 关闭窗口   Back «   ×
       全屏显示 大字显示 小字显示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王妍丁
生活给了她一副铠甲,也给了她一种别样的优雅 | 一个诗人的样子(图)
戴 墨、王妍丁
于 July 14, 2017 at 02:03:02:

王妍丁,鲁迅文学院第十一届中青年作家高研班学员。生于上世纪60年代。诗人,画家,朗诵家。美国世界文化艺术学院名誉文学博士学位。著有《王妍丁世纪诗选》《在唐诗的故乡》等。诗集《手挽手的温暖》入选中国作协“21世纪文学之星”丛书。作品多次获奖,入选国内外多种文学选本。

她不耀眼,但绝不幽暗。似一团光亮,明明白白。你弱小,她是这个样子。你强大,她也是这个样子。从不会拐个弯,照拂一下谁人的情绪或保护一下自己。

人生可能遭逢的种种变故,她没落多少。一般人腰早弯下了,她还那么直直地站着,尽管白发比从前稠密,但还是一个诗人的样子——当“生活以痛吻我,而我报之以歌”。在失意的生活面前,她始终扬着脸,用力剔除沿路的荆棘,留下可能的温情。

春天了。薰衣草会如期到来,来的还有苍耳。都是上天的馈赠。她是个认真的人。因为认真,总是伤人或被伤。伤人不过是触及了一些所谓面子等问题,被伤则不只是没了工作,没了“饭碗”。伤得深了,也会问,他们怎么可以这样?样子极其天真。好在,她不是一个记仇的人,转眼便风轻云淡了。这便是我认识的诗人王妍丁。

在鲁院读书期间,妍丁多次邀我去探望她敬重的一些诗家,牛汉,屠岸,艾青夫人高瑛,台湾的向明先生,他们大都是妍丁的忘年交。给我留下极深印象的是“七月派”诗人牛汉。那个身高一米九〇的矍铄老人,妍丁称他“牛伯伯”。“牛伯伯”则称妍丁为“可爱的小友”。牛伯伯91岁那年秋天去世,妍丁听到消息第一时间赶到家里。牛伯伯的孩子们说,老爷子一生都不肯向命运折腰,告别仪式那天他一定不喜欢用哀乐送他,问妍丁可不可以朗诵一首父亲生前的诗作,为老人家送行。妍丁欣然从命。想到上世纪七八十年代就广为流传的《华南虎》与《悼念一棵枫树》,妍丁选定了“一棵枫树”。在妍丁心里,她敬重的“牛伯伯”就是那棵“表皮灰暗而粗犷,发着苦涩气息,但它的生命内部却贮蓄了那么多芬芳”的枫树……在多灾多难的中华大地上,刚直不阿的牛伯伯一身傲骨,直挺挺站立了近一个世纪,为着生命的尊严呕心沥血。现在,“那棵枫树”虽然躺在了那里,可它还是“那么庞大,那么青翠”,甚至“看上去比它站立的时候还要雄伟和美丽”。她觉得那正是她要对牛伯伯“说”的心里话。为了音域的厚重磅礴,妍丁还请出好友、演员石维坚与她一起送别这棵高大的枫树。在录音棚录音那天,当读到“枫树被解成宽阔的木板,一圈圈年轮涌出了一圈圈凝固的泪珠”时,妍丁泪流满面,声音几近撕裂。录音不得不一次次停下来,等待妍丁平复思绪。

一个人是不是诗人,一个诗人在他有生之年是不是写出了名篇,虽也是重要的,但人们更看重的还是这个人在大地上行走的灵魂。这些令诗人也生出敬意的诗人,无疑是一个时代的理想之城,也是诗人妍丁的精神之城。

上世纪80年代久负盛名的剧作家、诗人白桦,也是妍丁相识二十来年的忘年诗友。诗人写就的长诗《从秋瑾到林昭》,前后用去10年时间,可诗人仍担心自己写得不够好。他把这首长诗特意发给妍丁,很想听听妍丁的意见。妍丁作为这首诗的第一个读者,几乎是流着泪读完的,她告诉诗人她被深深感动了,建议诗人尽快发表诗作,好让后人更多地了解中华民族最美丽的女性,她们用热血和青春留给这个时代的财富。她认为所有美和信仰给予这个世界的力量,一刻都不能停止奔跑的脚步。没多久,《诗歌月刊》刊发了这首长诗,同时刊发了妍丁对白桦的访谈。

时隔多年,还清晰记得妍丁和我谈到这首诗作时的情境。她叹息,一个诗人的使命就该是这样的,为着一个民族的伟大与崇高发声。只是当今这样的真诗人越来越少了……

一个有着干净的、不被世俗同化的灵魂,才可能照亮生活和被生活照亮。正是那些一脉相承的精神反哺,我看到了妍丁诗作中越来越深刻的自我审视与逆向生长。她由小我不断观照大我,并由浓烈到淡泊,充盈着诗人内心可贵的自省式的诘问与悲情。生活给予她的磨砺,一点都不曾销蚀,她的诗与人正由内而外不断呈现出一种理想主义的光芒。一个能够自我拯救、懂得向内心仰望的人。一个能够不断强大自我、坦坦荡荡追求美好的人,无疑是具有感召力的。妍丁有一个庞大的诗友群,诗友们因喜爱她的诗相聚在一起,他们切磋诗歌中的真善美,探讨诗作创作的背景,并多次自发地举办“妍丁诗歌诵读会”,由诗而艺再到美好人生。我从妍丁那里认识了“让诗歌回到生活”的真正意义。

“尽管生活很不轻松,我们也要让自己活得更像一个人。不管经历什么,还是要真诚地拥抱生活”。这不只是妍丁对生活的坚守。其实,认识也好,坚守也好,生活分分秒秒都在那里,远非我一笔带过的那个样子。每次打不通电话的时候,我知道妍丁一定又在寻找她的精神世界。她会把自己关在家里听音乐,会大声朗读诗文或者剧本片段,会用鲜亮的油画颜料在画布上呈现丰富的内心世界,会花很多时间给学校里的孩子们回复邮件,会给她的微友寻找好听的音乐,会用独到视角拍摄刹那而逝的风景。她也会种些花花草草,会自己动手粉刷墙壁,甚至不惜精力体力,让公共走廊也焕发出盎然的诗情,让这栋楼里每个回家的人,都像是走向春天的田野……她还节衣缩食买了一台价格不菲的钢琴,使那小小陋室有了倾听的灵魂。她还会给自己酿酒,让那一樽红蓝淡紫亲吻依旧温热的心底。

能够独自举杯消解痛感,同时又能为生活营造精神质地,并非人人做得到,但妍丁让我看到了这样的一个她——就像人们说的,生活给了她一副铠甲,也给了她一种别样的优雅。

我喜欢出发,且兴致勃勃。不在乎远方的远,有时可能总也不能抵达,却依然愿意成为它忠实的旅者,成为它沿途的一抹沉香。

生活常常被琐事塞满。要么把自己也塞进生活的底子压实,要么像一朵莲蓬那样从藕塘深处倔倔地探出头来。从没有两全其美的事情,束缚和解脱总是互为角色,彼此打量。我们不得不从中学会些什么,比如妥协,或者让对抗来得更为强烈。在一种规则里打破僵化,或在一种所谓的道德里发出沉重的低吟。

爱上此生的行走,尽管走得很是缓慢。一年一年的时光流水般逝去,总是恍惚脚步才刚刚挪移。我喜欢出发,且兴致勃勃。不在乎远方的远,有时可能总也不能抵达,却依然愿意成为它忠实的旅者,成为它沿途的一抹沉香。在纷繁的人流之中,不必担心自己被裹挟或者被淹没。那是别人的事情。何况一个人即使躺着不动,也会中枪。

一个幸运者,因为常常被莫名其妙地击打,心脏和骨骼的韧度总会超出想象。它与写作无关,它与写作有关。错过无缘的,珍惜本该要珍惜的。感恩每一次出发,感恩每一个理想中的彼岸,感恩旅途给予我的温暖。让人忘记寒冷、倦意,甚至忘记同一条路上满溢的污泥浊水。一个有洁癖的人,行动起来常常不计后果。幸好,人生可以那样繁复,也可以这样简单,感谢大地的每一次馈赠,让我一次比一次更坚定地朝向心灵的早春,朝向灵魂的彼岸。我从不怀疑自己,将与这世界有着最美的遇见。

记得一天夜里,当我在旅途中写下:一切痛苦刚好来过/一切幸福,刚好拥抱生活/今天,只有一滴雨水/一朵花开/花香足足飘过十里/十里之外,我已经缝好了所有的伤口/哭着或者笑着,都不再重要/我决定迈开步子,在你灼灼的燃烧里/那些暗礁已浮出水面/让我来折断荆棘/让每一滴海水都不再流血/像大地给予春天/我们的爱,也需要这样的博大/捧住花枝,要在心里默默谢过,泥土,水滴/谢过一寸一寸上升的朝阳/我们彼此都不那么完美,你我都需要学着,把什么/淡忘……不知为什么,泪水忽然止不住奔涌。有时,与其说是诗人给诗歌插上了翅膀,我倒觉得,是诗歌给了我们温暖和力量。诗与人是一种相互的认同与需要。在彼此找寻等待的过程当中,有很多难以言说的痛苦,也有很多难以言说的快乐,特别的不可思议。

不因私欲而困住灵魂的轻盈。

不因野蛮而失去理性与纯真。

也许,当你无视黑夜,黑夜便不再是黑。这就是生活掰开揉碎之后,呈现给诗歌的箴言。

天光乍泄的时候,窗外总是透过薄薄的光亮。尽管微弱,但微弱的光亮也是光亮。我庆幸自己发现并握住了那些光亮。我显得无比的富足。我用真诚小心翼翼汲取了那些微光,做成一盏盏灯笼。也许,夜色阑珊之时,总有一两个人,恰好需要提着它。我喜欢这样的想象,我会为它感动。这个世界已经被物质化了,每个人的内心都有一个孤独的角落。只是我常常觉得自己太弱小,只能发出萤火虫一样的微光。但我仍然确定,这也是一种幸福。

一棵紫藤的风骨

请止住嘘声,风
让我静静地闻一闻,花香
它走了那么远的路
从一颗心灵抵近另一颗心灵
它的风骨,睿智,旷达
依然吸引我

我忍不住暗暗的揣想,当年
那个人,栽下海棠,又栽下
这一棵紫藤的心情
与风华雪月相关的
叙事,已无从考证
我手边,只有一部“阅微草堂笔记”
翻出了些,旧时模样

一个才气横溢的男子
也有不能直抒胸臆的
困窘
我只愿记住他
弯下腰身,凝神低眉
栽下的
这片清凉与繁华

世间儿女总多情
只是繁花落尽,也难道出心底
长长一叹
一个人爱着,就有一个人苦着
若这藤,这蔓
这僻静中的,望


去远方

一只鹰的天堂
也是我的信仰

不要告诉我太多真相
我不相信 那些被折断的
翅膀

就像黑夜里的黑
谁不知道 
它是一块煤

一块地下的煤
最危险的不是沉默
而是一辈子 
都觅不到 一个知音

年轻的生命 这烫人的
琴弦
请不要挥霍 
哪怕是慢慢涌来的
苦涩

我们也应该对他 
有个交待 

本文同日发表于《文艺报》2017年7月14日5版。

《文艺报》由中国作家协会主管主办,每周一、三、五出版。创办于新中国成立前夕1949年9月25日,是展示名家风采,纵览文学艺术新潮,让世界了解中国文艺界的主要窗口之一。
文艺报1949
微信号:wyb19490925



王妍丁
Email: 王妍丁
责任编辑:005
回 [ 王妍丁 ] [世界名人网]
本文相关内容仅提供信息参考,敬请指正。

★………………欢迎读者推荐投稿…………………▲
★……………所有作品版权归原作者………………▲
★………所有图文音影未经授权禁止转载…………▲

欢迎建议和提问. 写给 : editor@famehall.com
神州商厦 ZZInet News HCCBBS TheBestUSA.com 德州中国贸易机构
Auto Houston 中国数据库 ZZI.Net 网站设计 广告中心
Copyright © famehall.com. 1996-2017. All rights reserved. All other designated trademarks, copyrights and brands are the property of their respective owners.
版权信息和免责声明】 【隐私保护】 【鼎力支持】 【编辑部 ~.*

本站由 遴璘工作室 设计并维护